|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百一十七章不能和怪叔叔说话
  大年初一沈云芳一家五口睡了个懒觉,期望未来的一年都能像新年第一天一样,日子过的富足又惬意。 .

  等睡到自然醒之后,一家人就都开始忙碌了起来,因为今天李红军和马立国已经约好,中午和晚上马立国一家三口要来他家吃大户。

  在马立国嘴里,李红军现在依然是跨入共产阶级的少数人民了,所以他这还在贫困线上挣扎的人必须代表人民消灭你。

  李红军对于他这种吃外扒里行为已经见怪不怪了,当年他在部队里就是这个油滑的性子,为了攒钱攒票娶媳妇,没少挂吃他们这些战友。

  他们一家五口刚收拾好没多久,马立国一家就到了。

  “胖胖、满满,想不想马叔叔啊,快过来,快过来,马叔叔给压岁钱了。”马立国刚进门就开始咋呼。

  两家人也都熟悉了他的这个性子,不过压岁钱的名头还是为他吸引来了两个小粉丝。

  “马叔叔压岁钱。”胖胖伸着小手等着接钱。

  “要钱。”满满则更加简便。

  “哎,好好好,都有,不过啊,给之前你们两个小家伙是不是也应该有点表示啊。”马立国逗着孩子。

  “又开始没正溜了。”穆华珍在旁边揭底。

  “去去去,赶紧的跟小沈做饭去,到了别人家也不说勤快点,别给我丢脸啊。”马立国在人前就牛上了,像那么回事似得,比手画脚的。媳妇就这点好,不管在家怎么收拾他,在外面可给他面子了,所以他一般都是在家是孙子的待遇,出来之后就是大爷了。

  穆华珍不跟他一般见识,到是真的钻进厨房和沈云芳忙活中午饭去了。

  马立国尾巴翘得更高了,回过头继续忽悠小孩,“快来啊,谁先亲马叔叔一下,马叔叔就立马给他压岁钱怎么样?马叔叔说到做到。”

  旁边沙上坐着的李红军听不下去了,这人纯属就是大灰狼正诱拐自己家小红帽呢。他站起身把满满一把抱了起来,“闺女,咱不跟这个怪叔叔一起完了,走,爸爸给你讲故事去。”

  满满最喜欢爸爸了,听爸爸说要给她讲故事,立马欢呼一声,把马叔叔和压岁钱都忘光了。

  马立国看这半路截胡的人很是气愤,不过还好截走一个这不还留一个呢吗。

  “胖胖……”

  “马叔叔,你的哈喇子流出来了。”胖胖淡定的说道。

  马立国下意识的就抬起手擦了下自己的嘴角,然后立马知道上当了。

  胖胖小朋友已经转身追着爸爸和妹妹的脚步走了,其实他内心里也泪流满面了,爸爸,你不能这么重女轻男啊,妈妈说这是不对的,你怎么能就把妹妹抱走了,而留下你的宝贝儿子呢。

  马立国看着这父子三人消失在屋里的身影,顿时张口结舌,妈蛋,这日子没法过了。大年初一就给他憋屈,这一年还让不让他好了。

  还是马凡有些良心,看自己老爹吃瘪了,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算是无声的安慰了,然后也跟着胖胖的脚步进屋听李叔叔讲故事去了。

  呜呜,这些人都太没有良心了,他的心受伤了,哗哗流血啊。

  不行,你们想甩下我,没门。

  马立国化悲愤为力量,也冲进了卧室,然后求着胖胖和满满收下他的压岁钱吧。

  李家到处充满了欢声笑语。

  沈云芳和穆华珍在厨房里边做饭边聊天,聊得是踏雪找对象的事。小公安已经和穆华珍沟通过了,想过完年初六就领着踏雪去相看相看,想问问沈云芳这个主人的意思。

  “那条狗我也看过,虽然比不上你家踏雪,但是也非常不错了。”穆华珍帮着同事做推销,嗯,这民警同志有的时候都是全能,媒婆这高难度的活也能兼职。

  “行,我没啥意见,只要我家踏雪愿意就行。”沈云芳笑着说道,她可是好家长,原来是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现在意识到该给踏雪找对象了,她也是责无旁贷的,不过她这个家长很开明,只要自己家踏雪喜欢,啥样的她都能接受。

  昨天她和李红军已经就踏雪的问题讨论过了。像踏雪这样的大狗,早就已经到了情期,以前很可能这些方面的事情都是他自己在外面解决的。

  不过现在跟着他们到了城里,对象不好找啊,他们这些做家长的为了孩子的性福得尽尽心了。

  “那初六的时候,我来接你,咱们就带着踏雪去相看相看。”穆华珍对于这事信心很足,把狗狗带去了,它们肯定能相互来电。

  之后,穆华珍又跟她说了些沈云秀婆家老方家的事,这是穆华珍特意去调查的。

  沈云芳认真听着,虽然她和沈云秀算是彻底的撕破了脸,以后见面的时候应该不多,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对敌人多了解一些比较保险。

  她也知道了沈云秀为什么会知道她买的赵大娘的房子,原来沈云秀和赵大娘的儿媳妇还有这样拐着弯的亲戚关系啊。

  最后总结一句,哎,这都是孽缘啊。

  沈云芳和穆华珍在厨房里说说笑笑的,中午一大桌子菜就已经摆好了。

  最中间了有两个比较特别的菜,第一个就是他们家昨天已经吃了一次的铁板烧,第二个就是蒜泥大龙虾。

  马立国看着那造型别出心裁的龙虾啧啧有声,“哥们我吃的饭店也不少了,不过还就今天弟妹做的这个菜最让我有食欲,你们谁都别跟我抢啊,中间那大龙虾都是我的了。”

  他这话还没说完,就遭到了几个孩子的一致抨击。

  最后被打击的低头耷拉脑的沦为服务员,给几个孩子夹龙虾吃。

  有马立国在中间插科打诨的,一顿饭吃的热热闹闹的,四个大人都喝了点白酒,是沈云芳自酿并加了料的白酒,入口绵甜细腻,回味无穷。

  马立国喝了一口就惊为天人,在得知这酒是弟妹自己酿的之后,就开始死皮赖脸的索要,最后李红军扛不住了,答应给他两斤,他这才恢复正常。

  穆华珍可能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老公,所以始终都能保持优雅的餐桌礼仪,从始终没放下的筷子上也能看出,她对这一桌子饭菜的味道也是极满意的。

  下午时间,孩子们在屋里玩自己的,剩下四个大人收拾完桌子之后,在穆华珍的提议下拿出麻将开始修起了长城,这可是国粹啊,不知道迷倒了多少人。

  穆华珍就好此口,也是每年都期盼着过年的最主要原因。

  不过这场麻桌上的决战被迫在下午四点就结束了,穆华珍一脸阴沉的看着对面笑容如花的夫妻俩。

  “这两人太不是人了。”她在和自己老公咬耳朵。

  “嗯嗯嗯。”马立国同仇敌忾。

  “学习好能考上大学就不说了,做饭好吃我也不嫉妒,有钱我眼红也认了,怎么我唯一能拿的出手的麻将也打不过她呢,这还让不让我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