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百零八章你怎么能这么六亲不认呢
  沈云芳还是第一次看到沈大娘这么骂自己大爷,在家的时候,大爷家可是大爷说的算的,也不知道大娘这是去沈云秀家受什么刺激了。

  以前在老家,沈大娘一直都自持身份,毕竟大爷是生产队长,她在盖家屯那嘎达也算是第一夫人那个级别的,所以沈云芳一直看到的都是比较美好的一面。现在当娘的为了闺女,啥脸面也不要了,也就露出本性了。

  “大娘,你消消火,沈云秀也不小了,孩子都要能打酱油了吧,你管她小还能管她老啊,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就不用多操心了。”沈云芳偷偷的把凳子往后面挪了挪。

  沈大娘被她这话噎住了,这人不按套路说话,没法往下唠了啊。

  不过当妈的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放弃了呢,她看沈云芳不往这上面唠,干脆就直接把目的说了出来。

  “云芳啊,你和秀是亲姐妹,虽然你们以前有些不愉快,但是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事了,你也大度点,别跟你秀姐生气了。你秀姐这两年过的真的不容易,我和你大爷过来看了这个揪心啊。”沈大娘说着又开始眼泪巴叉的。“云芳啊,大娘看你家住的这么宽敞,就厚着脸皮问问你,你看你能不能帮帮你秀姐?”

  沈云芳挑眉,其实她隐约的也明白大娘今天所求是什么了,只是她有自己的底线,对于沈云秀这样的人,她一直都本着我不报复你就是对你最好的帮助了,所以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和沈云秀再有什么交集。

  “大娘,你说你想让我怎么帮?”虽然肯定不会答应,但是她还是想知道大娘是想要什么,应该说是想要多少。

  “不用多了,你家三个屋子,就空出一间屋子给你秀姐他们一家三口住就行。”沈大娘恐怕沈云芳不答应,紧接着赶紧的下保证,“你放心,你秀姐他们肯定不能打扰你们娘仨的生活。”

  沈大娘打的好算盘,虽然闺女说想去四合院住,但是那个四合院哪有这个楼房好啊,要是闺女能住到这里来,那可是一步到位啊。

  至于侄女能不能答应,沈大娘还是很有信心的,她和老头子怎么说也是云芳的长辈,在老家的时候,他们想让云芳把房子借云秀住,云芳就没答应,算是色(sai)了她一次面子了,这次不能再色她面子了吧。

  她可从来没想过,人家既然色过一次,那在色一次又有什么难呢。

  “你说啥呢,咋能让云秀他们三个住在云芳家,那成啥了。”沈大爷一听老婆子这么说当即就皱起了眉头,云秀说想住云芳家的四合院他都不怎么同意,更何况老婆子现在是说想住到云芳家里呢。他就是在没见识,也知道住到人家里有多不好,将心比心,谁要是想整家搬到自己家住个大半年,别说自己了,老婆子肯定也不带同意的。而且云秀一家一住时间就不能短了,就以云秀那个性子,万一以后她们两姐妹又打起来了可怎么办。

  “咋就不行了,云芳家这么多屋,连狗都能自己住一个屋了,秀他们三个过来住一个屋怎么就不行了。云芳你说是不是,你和云秀那是打断骨头还连着筋的亲姐妹啊,你可不能看着她受苦不管啊。再说你一个女人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有你秀姐跟你住在一起以后要是有个事什么的,也有个人帮你一把。要是你真的觉得不方便,那就让你秀姐再开一个门,这样你们自己住自己的也行。”沈大娘说的这个起劲啊。

  沈云芳默了,大娘这是三楼,你再开一个门是想让沈云秀从三楼直接跳下去吗。

  不过沈云芳知道现在大娘什么也听不进去,她已经钻到自己遐想好的那种理想情况下出不来了,所以这个时候还是和保有理智的人说更有用。

  “大爷,我记得我小时候你总说一句话,‘有多大能耐就享多大的福’,沈云秀以前增命的想来城里,现在这样也是她求来的,我想她就是暂时受苦也是甘之如饴。我家就这么大点地方,我和李红军一个房间,我家孩子一个房间,我家踏雪也得有个房间,实在是没有地方让外人来家里住了。再说我们一家人住的好好的,为啥非得没事找事让一些不省心的人住进来,反而让我们一家人挤挤插插的住的不舒服。”沈云芳说话的语气很平静,但是言语却很是犀利,算是没有给两老留面子了。

  沈云芳主要是希望大爷和大娘能看明白她的态度,这个话题就此打住,对大家都好,要是在说下去,那肯定是要吵架的,这是沈云芳不想看到的。

  沈大爷觉得自己的脸被人啪啪啪的打的山响,对于老伴能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他也是汗颜,但是心里还是隐隐期盼着侄女能看在自己的面子上答应下来。

  沈大娘听到沈云芳的话立马把脸就耷拉下来了,不过这个时候,她还心里有所期盼,不敢这个时候和沈云芳吵吵起来,所以只能冲着老头子火,“喝喝喝,就知道喝,你还当在自己家炕头上呢,咋不嘎嘣一下喝死你呢。”她说着还不解气的从沈大爷手里把酒盅抢下来,扔到了桌子上。

  酒杯在桌子上滚动了几圈,啪嗒一下,摔在了地上。

  踏雪蹭的一下从卧室里窜了出来,冲着沈大娘就汪汪汪的叫了起来。

  “踏雪。”沈云芳也没了笑模样,她请人来家里是因为沈大爷是她的亲人,但是这并不能代表沈大娘就可以在她家摔盘子摔碗的。

  “好啊,沈云芳你可真行,你家的狗都能出来欺负我啊,你是不是还想让它来咬我啊,行行行,你让它来咬,最好把我咬死了,我到地下找你娘你爹好好评评理,当初我对你家咋样,我对你娘咋样,就是个狼崽子这么多年我也该给捂热乎了。我还没求你点啥大事呢,就是让你给我家秀找个地方住,你就不乐意,你说说,你对得起我吗,你对得起你大爷吗?”沈大娘说说就呜呜哭了起来。

  沈云芳顺着踏雪背上的毛,安抚着它,静静地听着沈大娘的抱怨。

  “你秀姐现在是真难,要不你以为我能舍得下这张老脸来跟你低声下气的说这事啊,我知道你们两口子有能耐,可是你们就是在有能耐,我也是你大娘,你怎么能这么六亲不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