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百零七章我其实是外人
  饭菜上桌后,沈云芳还给沈大爷热了一壶酒,这个天气,喝一盅小酒全身都舒畅。

  可能是因为喝了酒的关系,吃了一会儿饭之后,沈大爷也不那么拘谨了,打开话匣子开始和沈云芳说起来这两年老家的变化。

  “我来城里才听说,现在南方搞了个包产到户,土地让咱个人种了,而且听说国家也答应了,这可是大好事啊,等我回去之后,就和咱们屯子的人好好说道说道,让大家赶紧的准备。要是田都分到各个人家了,我看他们谁还偷懒。只要咱们好好干,多种地好好种,好日子不远了啊。”沈大爷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那个激动啊,他都有些不敢相信,后来听说报纸上都报道了,而且还是首都的报纸,他这才相信了的。

  “大爷,这可是好事啊,要是咱们村那也实行分田到户了,你帮我看看,能不能也给我分块田,等我过几年也回老家种田去。”

  “你不是都考上大学了吗,咋还要回咱们那穷地方?”沈大爷瞪大眼睛问道。这个侄女算是山窝窝里飞出去的金凤凰,咋都飞出去了还想回来呢。

  “我学的是农业,最后肯定还是要种地的。在哪种地不是种地啊,咱们屯子我都熟悉,还是回去种地好呗。”沈云芳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现在正一步步的往自己目标前进。

  “行,你要是真想要地,等要是咱们屯子真的分田地了,我就也给你分一块,反正咱们那地多人少。”沈大爷一口答应的下来。

  之后沈大爷又跟她说了很多对未来的设想。

  沈云芳笑着听着,她喜欢听这些,也希望听到这些。

  不过沈大娘可不愿意了,这些都是土掉渣的事了,在老家那嘎达说不完还跑城里说来了,真是没正溜。沈大娘偷摸的在桌子底下捅咕沈大爷一下。

  “哎呀,你干啥,我正和云芳说的好好的呢。”沈大爷说的正兴起,被老伴突然来的这么一下吓了一跳。

  沈大娘看了云芳一眼,然后尴尬的笑了笑,这个死老头子,这么大岁数了,还是死脑子,那猪脑袋都不带转一转的。

  “哎呀,云芳都来城里了,你还说那些家里的事干啥,要说就说城里的事。”看沈大爷还没懂她的意思,她干脆就直说了。

  沈大爷这回听懂了,也想起了姑娘的事,原来还神采飞扬呢,立马就皱眉沉默了。他还是觉得这是不可行,可是为了孩子,他也只能厚着脸皮来求侄女一求了。

  沈大娘看老头子不顶事,只能自己上了,这可是闺女交代的,要是办不好,闺女可不得怨她啊,再说她看云芳现在过的挺好,应该会答应的。

  “云芳啊,这次我和你大爷这次来城里主要是想来看看你秀姐。你也知道你秀姐那脾气,我就怕她离了我和你大爷身边,过的不好啊。”沈大娘说的语重心长。

  沈云芳点了点头,真该担心,就沈云秀那样的,日子绝对过的好不到哪去。

  “你不知道啊,我去你秀姐的婆家一看,他们家老中少三代十口人就憋憋屈屈的挤在一个小屋里过日子,那可真是没有个转身的地方,还没咱老家地方宽裕呢。你秀姐也是命苦,跟你姐夫回来的时候,老方家的老闺女还没嫁人呢,他们就欺负你秀姐和你姐夫啊。到家了晚上都不让他们两口子住一起,你秀姐每天晚上就跟她小姑子一起挤,孩子和你姐夫就跟她婆婆一起睡,你说这两口子咋过日子,这夫妻感情能好吗?你秀姐过的苦啊!”沈大娘最后还总结了一句,眼泪也在眼圈晃动,虽然这些她是有意说给沈云芳听的,但是说着说着她自己也是真心疼了。自己好好的闺女,让老方家这么对待,哪个当妈的听了能不心疼呢。

  沈云芳不是沈云秀的妈,所以不心疼,而且她还在心里说了声该,这条路是沈云秀自己增命一样非要走的,拉都拉不回来,现在有任何苦果都是她自己该受的,怨不了任何人。

  沈大爷听老婆子跟侄女说闺女这么私密的话,脸上有点挂不住,呵斥道:“你瞎嘚嘚啥,啥话都往出说,这是好事咋地。”

  “你跟我喊啥,我这不也是心疼闺女吗,再说,云芳也不是外人,我跟她唠唠咋地了。”沈大娘也不让人,直接就给沈大爷顶了回去。“你老实的喝你的酒,我和云芳唠我们的。”

  沈云芳在旁边很想说,我其实是外人,你这些事情真的不用跟我说,你忘了咱们之前一次还因为沈云秀生气了吗,我跟沈云秀的关系真的不好,我真的不能和你同仇敌忾,咋的过了两年你就忘了啊。

  “云芳啊,别理你大爷,他这是喝了两杯猫尿又不知道咋地好了。咱们唠咱们的。”沈大娘暗地里瞪了沈大爷一眼,让他闭嘴,看他低头喝闷酒之后,这才又扬起笑容拉着沈云芳唠她家秀的事。

  “大娘,咱也别说了,先吃菜、吃菜,这菜一会儿都凉了。咱吃完饭再唠。”沈云芳赶紧的给大娘夹了一筷子的菜,试图堵住她的嘴。

  只是这个效果不太理想。

  “我可不吃了,吃饱了,吃不下了,你让你大爷自己一个人吃吧,咱们接着唠。”沈大娘不为所动,坚决要把自己的事说完。从见到沈云芳的那一刻她就想张嘴了,只是不好刚见面就说这些,这才忍到了现在,现在是实在忍不下去了。

  “咱刚才唠到哪了?对了,你秀姐过的苦啊,回了老方家,不说伺候他们一家老小吃喝拉撒的,就是晚上都没有个自己的地方睡觉……”沈大娘边说边看着沈云芳,想看看她有没有什么触动,就是同情也好啊。

  沈云芳啥触动都没有,同情那更是不存在了,沈云秀那就是自作自受,她想来城里享福,那就继续享福下去吧。

  “哎呀,你说我这个命苦啊,就这么一个闺女,自己捧在手心里不舍得打不舍得骂的,现在却让老方家人遭禁,是我这个当娘的无能啊。你个老头子,还是生产队长呢,你闺女都要没有个容身之处了,你还就知道喝。喝、喝、咋不喝死你呢。”沈大娘说了那么一大堆都没有得到预期的效果,这火就上来了,只是这火还不能向正主发,只能发邪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