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百零五章走,咱们回家唠
  “是吗,秀也没说啊!”沈大娘一脸我不知道啊的表情。

  她确实不知道,一辈子生活在农村的老太太,第一次来到大城市,没走丢了都是她能耐了,哪还能知道什么居委会什么街道啊。

  沈云芳没接话,你闺女没跟你说这些,就不知道存的什么心思了,这个就得他们老两口自己琢磨去了。

  “估计秀也不知道。”沈大爷皱眉说道。

  谁家家长都会不自觉的为自己家孩子的错误找各种借口,这个沈云芳理解。至于沈云秀知不知道这事,她也说不准,不过她记得沈云秀已经跟着回城两年多了吧,也许她真的在这里还不熟吧。

  “对,肯定是秀也不知道,你说说这城里就是麻烦,这儿那儿的一点都不好找。”沈大娘抱怨道。

  “哈哈,大娘这里地方比咱们屯子可是大多了,人口也多多了,所以在这里你想找什么,不能自己闷头找,得开口打听。你要是实在找不到,你就去找派出所,那里有公安,肯定就能帮你找到了。”沈云芳教他们一个最简单的办法,只是给公安同志增加工作量了,很是不好意思啊。

  “哎呀,那可不用那可不用,派出所那都是啥人进的啊,要是我们进了派出所,传到咱们屯子里,我和你大爷也不用做人了。”沈大娘赶紧的摆手,派出所那地方听了都吓人,她可不进。

  沈云芳被她逗得哈哈大笑,坐在前座的满满有些听不懂,迷蒙着呢,但是后座的胖胖可是听懂了的,也跟着妈妈一起捂着嘴偷笑。

  “你家孩子可长得真好。”沈大娘看着后座上调皮的胖胖和前座可爱的满满有感而,自己闺女也生的儿子,结果那天吃饭的时候孩子回来了,她一看吓了一跳,她从小看大的小外孙像个小叫花子一样,穿的破破烂烂,鼻子下还挂着两管焦黄的大鼻涕,都不敢在老家的时候利索。原本她还以为城里的孩子都是那样的,可是现在看着白白净净利利索索的胖胖和满满,她就知道老方家肯定是没好好照顾自己外孙子,连孩子的妈也就是她自己的亲闺女也没对她外孙上心,要不孩子不能那样。

  “他们啊,听话是挺听话的,不过就是认吃。”沈云芳这话都听了无数遍了,自己家孩子确实长得好,结合了她和李红军的优点长得,这么小就能看出长大了肯定是俊男美女,当然这里面也有一些当妈妈的自以为是在。不过确实走到哪这俩孩子就被人夸到哪。沈云芳不能赞同自己孩子长得好吧,只能是挑点无关痛痒的缺点谦虚一下了。

  “小孩子哪有不认吃的,你这么大的时候,也认吃。”沈大爷突然说道。

  “就是,爸爸说了,我们在长身体,必须要多吃一点。”胖胖也在后面抗议,他可不是贪吃哦,他是在努力的长大。

  “好,那你就多吃点,快点长大吧,那就不用妈妈在驼着你了,太沉了。”沈云芳取笑他。

  沈大爷看到侄女和孩子这么温馨的说笑,有些呆愣。

  “老头子,你干啥呢?”咋走走的就停了呢?沈大娘赶紧的去看自己家老头,不是这几天给冻坏了吧。

  “没事,走吧。”沈大爷没说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刚刚是看到侄女和孩子的相处想到了自己闺女对外孙子的呼来喝去,差距真的很大。他虽然也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是就是觉得侄女这样的才是对的,才能培养出好孩子来。

  几个人很快就走到了沈云芳家楼下,踏雪一看到家,从后面蹭蹭蹭的就跑进了楼道。

  “大爷,大娘到了,咱们上楼吧。”沈云芳把孩子从自行车上抱下来,然后把车子锁好,就带着人上了楼。

  到了三楼,果然对门的门是开的,孙姨正站在门口,把门拉开一条缝往外看呢。

  嗯,她怕踏雪,所以有踏雪在的时候,她就没有那么嚣张了。

  “哎呀,孙姨你要出去啊?”沈云芳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不得,我就是看你回来了,出来看看。咋地,你身后这两位是你谁啊?”孙姨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耽误八卦。

  “啊,这是我大爷和大娘,从老家过来看我的,那孙姨我就不跟你聊了,我们先进屋了。”沈云芳把自己家门打开,让大爷大娘进屋,在关门之前才喊道“踏雪”。

  踏雪嗖的一下从门缝里钻进了家,然后门咣当一下关上了。

  进屋后,沈云芳在门口鞋柜里给老两口拿拖鞋,让两个人换了。

  沈大娘和沈大爷有些不想换,不过最后还是脱了鞋子,袜子上的补丁一点没有遮掩的暴露在了日光灯下。

  “你们城里就是穷讲究。”沈大娘嘟囔了一声。

  沈云芳这才明白自己好像好心做坏事了,她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这外面冷,老头老太太在外面都蹲了一天了,到家了脱鞋暖和暖和多好啊。

  鞋已经脱了,在让他们把鞋穿上好像更不好了,那就赶紧的略过略过吧。

  沈云芳给两人倒了杯热水,让他们喝点暖暖身子。

  “云芳啊,现在你住这啊,这房子可真不错。”沈大娘坐在沙上有些拘谨,不过却抵不住心中的好奇,抬头四处张望。

  “也没比别人家好多少,就是家里东西不多,显得利索点。”沈云芳谦虚的说道。家里东西确实不多,但是她布置和收拾的却很用心。

  “我能进屋看看不?”沈大娘有些坐不住,她这辈子也没上过楼,第一次看着这种房子,心里稀罕着呢。

  “看吧,随便看。”沈云芳当然不能不让看。

  沈大娘听沈云芳说让看,就站起身推开几个屋的门都转悠了一圈,在厕所看的特别仔细,而且出的感叹声最大。

  “可真是不得了,这城里和咱老家真是不一样,这可是比咱家茅坑好多了。”最起码冬天上厕所不用冻屁股了。

  沈大爷也好奇,不过他比较矜持,每次沈大娘出惊叹的时候,他只是欠了欠身子,往那看了几眼。

  “哎呀,行了,别跟土老帽似的,赶紧的坐着吧,都让云芳笑话了。”沈大爷最后也受不了老婆子那样了,澳门赌博网站:赶紧的把人叫过来坐好。

  “你说啥呢,云芳又不是外人,笑话啥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