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百零二章馊主意
  “娘”沈云秀拉长了声音喊娘。

  沈大娘立马心就软了。

  她看了看沈大爷,老头也没给她个好脸色,都老夫老妻了,他当然知道自己老伴看自己这眼是为了啥。

  沈大娘看老头不反对,这才遮遮掩掩的开始解裤腰带,然后从棉裤里掏出一个小手绢来。

  沈云秀双眼放光的看着手绢,她当然知道自己老娘的习惯,她老娘最喜欢用手绢包钱了。

  果然沈大娘小心翼翼的把手绢打开,里面豁然就是一沓子人民币,多大面值的都有。沈大娘从里面抽出五张大团结,这些是老两口回去的车票钱,想了想,又从手里的五张拿出两张来,放到了手绢里,这才把手绢往闺女那边推。

  “秀啊,你爹和你娘一辈子土里刨食,也没多少钱,也帮不了你太多,这些钱你拿着,去外面租个差不多的房子,好让城建好好复习,等考上大学你的日子就有盼头了。”沈大娘笑着对闺女说道,不过最后她还是不放心的嘱咐道:“这钱你可别乱花了知道吗,有点正事。”

  “娘,我知道,我都多大了。”沈云秀撒着娇,就把手绢和钱不客气的接了下来,“还是我爹娘最好。”

  “你瞅瞅你那样,还说自己长大了呢。”能帮闺女一把,让她把日子过好,沈大娘和沈大爷也跟着高兴了。

  方城建的目的可不是就这百十来块钱,他看云秀还在那捧着钱高兴的像什么似得,心里就厌恶的不行,可是现在要改变现状只能靠她,他不得不继续忍耐下去。

  “云秀,我看时间不早了,咱爹娘来了也肯定没吃饭呢,要不我先出去买点菜,等我爹娘回来了咱们一家人好好吃一顿饭吧。”方城建把我爹娘回来咬的很重,意在提醒沈云秀赶紧的说正是,一会儿家里就回来人了,再说什么就不那么方便了。

  果然沈云秀被她一提醒,想起来让老两口过来的最主要目的了。

  “行,你赶紧去吧,我和爹娘再唠一会儿。”两口子对了下眼神,方城建就拿着沈云秀给的两块钱出门了。

  沈云秀拉着沈大娘接着诉苦,“娘,你不知道,首都是咱们国家最大的城市。”这纯属是她瞎掰的,很多人都认为,首都是祖国的中心,那肯定是整个国家最大的一个城市。“在这房子可紧张了,有的时候就是有钱都租不到房子啊。”

  “是吗,那可咋办?”沈大娘哪知道那些,立马就被忽悠住了。

  沈大爷也看了过来,他虽然是个生产队长,但是也没来过大城市,大城市里租房子是个什么样的,他还真拿不准。

  “娘,沈云芳也来首都了。”沈云秀突然说道。

  “什么,她来这干啥,她不是在s市吗?”沈大娘一脸惊讶的问道,“她不是考上s市的大学了吗,咋又来首都了?”

  “她考上大学了?”沈云秀控制不住的尖声喊道。

  “可不,她给你爹写的信里是这么说的,你爹还感叹了好几天,说你三叔家虽然是咱老沈家命最短的,但是云芳却是老沈家最有出息的。”沈大娘也觉得不可思议,在她的意识里沈云芳还是那个啥也不会的小丫头呢,咋一转眼就是大学生了呢,再说她不是已经结婚生孩子了吗,咋还能上大学呢。

  这下把沈云秀恨得,她沈云芳凭啥能考上大学,她凭啥比自己过的好,她哪点比自己强了。

  “骗人的,她肯定是骗人的,要是考上大学了,她为啥现在来首都了,她肯定是骗人了,给我爹写信说考上大学是想回去显摆呢,反正你们也不出门,当然她说啥是啥了。”沈云秀很快就自以为是想通了,沈云芳你个大骗子,看这次我怎么揭穿你。

  “不能,云芳不是那样的孩子。”沈大爷第一个不相信。

  “对啊,秀啊,是不是你看错了,也许你在首都看到的不是云芳呢,长得像的人有的是。”沈大娘也算是看着云芳长大的,所以也觉得沈云芳不能这样。

  “我才不会看错呢,她就是化成灰我也能认得。”沈云秀很肯定,她看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就是第一次看错,也不可能看了这么多次还认错啊,肯定是沈云芳,肯定是沈云芳骗人。“再说,我想跟你们说的就是沈云芳在我们跟前这买了处房子,她来这的时候,我偷摸的看了很多次了,肯定是她没错。”

  “那可真是奇了。”沈大娘也觉得自己家孩子不能撒谎,有些想不明白了。

  “等回家后,我给云芳去封信问问就知道了。”沈大爷也觉得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爹,哪还用得着你回去在写信这么麻烦啊,刚刚我不是说了吗,沈云芳在我们跟前买了一处房子,而且她好像也不住这里,我寻思,我跟她关系不好,你和我娘咋说也是她的长辈,你们跟她说说,让她把房子借我和城建住住呗。”沈云秀终于是把她的目的说了出来。

  她也有些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要是跟沈云芳说要借房子,那沈云芳肯定不同意。所以她和方城建商量了一下,这才写信给沈大爷老两口,让他们过来,然后由他们跟沈云芳张嘴,晾沈云芳也不敢回绝。

  “哦,她在这买房子了,那老家的房子咋办?”沈大娘显然思路和闺女的就不在一条线上。

  “哎呀,娘,老家那破房子和这的房子能比吗,你知道在这买一处房子得多少钱吗?”沈云秀一翻白眼,自己爹娘在农村住了一辈子,目光短浅。

  “多少钱?”沈大娘真不知道。

  沈云秀伸出两根手指头。

  “哎呀,二百块,这不是跟咱家那也差不多吗。”沈大娘误会了。

  “娘,哪是二百啊,是两千块,两千。”沈云秀重点强调了一下。

  “啥,澳门赌博网站:两千,哎呀我的娘诶,那老多钱啊。”沈大娘吃惊了,她这辈子也没看到过那么多钱啊,应该说她这辈子也没看到过多余五百的人民币啊,就是家里有个二三百的存款,她都觉得在村里是头几份了。

  沈大爷也是吃了一惊,主要是对自己侄女有这么多的钱吃惊,他心想着不是侄女干了什么违法的事情了吧。

  “对啊,娘,沈云芳现在有的是钱,你去帮我说说呗,反正她闲着也是闲着,让我住一阵子呗。”沈云秀拉着沈大娘的胳膊开始撒娇。

  “这、这、能行吗?”沈大娘觉得这事有些不妥,“上次你想住她老家的房子她都不干,这次是这老贵的房子,我看还是够呛。”

  “娘,你和我爹去帮我求求她呗,你们是她的大爷大娘,帮着我三叔养了她不少年,这些恩情她总得还吧,她要是真不同意,你就去和她哭,找她闹,给她下跪,我就不相信,你们都这样了,她还能不答应。”沈云秀阴测测的给出着馊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