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百九十五章钱不是万能的,澳门赌博网站:但是没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和约瑟夫正式签约后,沈云芳心里的大石也算是放下了,不出意外的话,她这几年的学费、生活费、拉拉杂杂的其他费用都有着落了。

  李红军看着媳妇那志得意满的样子,就忍不住把人往怀里搂,“你说你咋就这么稀罕钱呢?”

  沈云芳斜睨了他一眼,“说的像你不稀罕钱一样。切,我就不相信了,这个世界上谁的境界能那么高,钱都不稀罕。”

  李红军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原本他是觉得钱够花就好,他对物质生活没有太多要求,够吃够穿就行,当然这也并不说明他不稀罕钱。这次大姐家的孩子得病让他的触动很大,钱这个东西真的就像媳妇说过的,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沈云芳看李红军听进去了,赶紧的继续忽悠。

  “咱们人活在世间,过着柴米油盐的生活,包括孝顺长辈、养育子女这些都离不开钱这东西,这足以可见钱的重要性。

  当然世间的事也不是说有钱就是万能了,咱家的人的健康、快乐、幸福这些确实金钱买不到的。

  像这次佳佳有病,如果咱们没有钱帮着佳佳交医疗费,她会有什么样后果我就不说了。同样的,假如咱们是有钱人但是却没有亲人,咱们要是像佳佳这样有病在医院里,都没有一个人来关心和照顾咱们,那种滋味顾忌也不能好受了。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人将亦死其言也善、鸟将亦亡其鸣也哀。’所以咱们的生活当中有很多东西都是由一个个重要的环节组成,不是钱最重要而是都重要,你能明白我说的吗?”

  “你说的意思就是没钱万万不能,但是,金钱也不是万能的。钱能买到房屋,”李红军环视里下自己的新家,“但是买不到可心的媳妇,买不到可爱的孩子,买不到咱们的家。”

  哎呀,都会举一反三了,真是不容易啊。

  沈云芳为了奖励李红军的睿智,主动的亲了她一口,“孺子可教也!部队选你去党校进修真是选对了,像你这么思想成熟,个性稳重,精明能干、为人实诚的人才,就该予以重用。”

  “是吗,你好像还少说了一个优点。”李红军微笑的看着身下的媳妇。

  “什么?”沈云芳瞪着大眼睛问道。

  李红军看着这个和满满一样一样招人疼的大眼睛就没有任何的抵抗力,“你男人我还精力旺盛呢,你忘了啊。”

  沈云芳立马明白他是啥意思了,小脸粉红粉红的,“流氓,臭不要脸。”

  “哈哈,媳妇你说我是不是好长时间没让你骂我是流氓了,你都不习惯了,都怪我,工作做的不到位啊,必须检讨必须改进,来来来,咱们今天晚上就来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

  十月二十号,李红军去党校报道的日子。

  原本沈云芳是想请假送他去的,但是李红军大男子主义又犯了,自己一个大男人哪能让媳妇给送学校去呢。

  沈云芳争辩不过他,最后只能是两个人一大早一起把孩子送进托儿所,然后在李红军把沈云芳送到学校,李红军在拎着行李到党校去报道。

  “在学校里,你多说点话,说话又不要钱是不是,这样你和同学们老师们有了交流,人家才能了解你,认识你。”沈云芳在校门口苦口婆心的嘱咐着。

  “行了,这些我都知道。”李红军没好气的打断媳妇的婆婆妈妈,他一个人在外面闯荡的时候,媳妇还在家穿着开裆裤呢,“我不在的时候,你自己接送孩子和上学放学的时候都小心,骑车子慢一点。”

  沈云芳嗯嗯的点了点头,心里也腹诽,你才来首都几天啊,你不在的时候,还不是我天天的骑着自行车可哪转悠,从来也没出过什么事,真是闲吃萝卜淡操心。

  李红军看了看媳妇白里透红的小脸,还是不放心的嘱咐道:“学校没课了就老实的在家待着,要是有那不长眼的过来跟你搭茬,你也别抹不开面子,该掘就掘,我周末就回家啊。”

  等沈云芳都要走进教室了,才寻思过味儿来,啥叫不长眼的?合着能看上她从而来骚扰她的男人都是不长眼睛的呗,切,那李红军就是那个最大的瞎子。

  再说李红军这边,嘱咐完后就放心的坐着公交车拎着行李去了党校报道了。

  能来党校进修,是所有现役军人的梦想,在这里进修,就意味着离升值不远了,也意味着未来的前途一片光明。

  李红军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从来了党校以后,他就拿出了吃奶的力气,发愤图强,和书本做斗争。而且还真是让他说对了,党校里有外语课,当然因为进修人员基本上对外语都一窍不通,所以外语这门科目不是必修课,算是选修。

  那李红军也学习的非常认真,而且他和别的同学比起来,他有优势啊,他可是上过媳妇的好几堂英语课的,有的时候在家里媳妇和孩子们说英语,他也能留边说些简单的。而那些简单的语句,拿到这里来,他都成大拿了。

  党校开学一个星期之后,李红军正跟同学一起准备去吃饭,却被班主任给叫住了。

  和同学打了声招呼后,就跟着班主任一起往办公楼走去,进了二楼的一个房间,那个房间的上面贴着几个烫金大字,‘校长办公室’。

  李红军以标准的军姿站立在房间内,目不斜视的看着办公桌后面的那个头发有些花白的男人。

  花白头发的男人慢慢的翻看着手边的资料,那正是李红军从参军以来的详细资料以及在党校这几天的学习情况。

  好半天后,老人才抬起头,眼神锐利的看着面前的年轻人,“你的英语很不错,可以解释一下吗?”

  一个农村小兵,会说英语,值得人怀疑啊。

  李红军不卑不亢的回答道:“报告首长,我爱人是大学生。”他觉得这一句就足以解释自己为什么会英语了,当然他并不认为自己像首长说的那样,英语很不错。不说跟媳妇比,就是和胖胖比,他都比不过的。

  这一句里有骄傲有自豪,对面的老人听出来了。

  老人扯了扯嘴角,“没想到你这么一个莽汉还是性情中人。”从李红军的话里他听出了李红军对他爱人的在乎。

  嗯,这点很让老人欣赏,军人虽然要时刻准备着为国家奉献一切,但是他以为爱家护家的男人才能有那种为家付出一切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李红军不知道要回答什么,只能站的更加笔直。

  “行了,找你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督促你要好好学习,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