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百九十章不是我们家孩子的错
  穆华新看双方都平静了下来,这才缓了口气道:“这事原本就是孩子们之间的一些事,孩子吗打打闹闹的都是常事,只是孩子下手没个轻重,陈树含的鼻子出了点血,现在也已经没什么事了,孩子以后毕竟还要在一起相处,所以我看这件事情李世辰的家长给陈树含的家长道个歉就行了……”

  穆华新的话还没完,对面抱着孩子的老太太就哭了起来,还边哭边唱,“我的个孙儿啊,你可是遭了大罪了,你看看这脸,被人打成这样了,还没处理去呦,这是不让人活了呦……”

  那个年轻男人也不同意,“所长,你这么处理我们可不服气,那个……”

  原本还想些不好听的,结果被对面一对男女瞪着,这话就没敢出口。

  “那个孩子把我们家孩子打了,怎么可能就道个歉就完事。”

  “那你还想要什么?”穆华新冷静的看着这几个作闹的家长,他们心里想什么,屋里的人心里都明镜一样。

  “我儿子早上流了那么多血,他们家不得给点补偿让我们家孩子补补身体啊。”那女人天经地义的道。

  穆华新往沈云芳那边看了一眼,也是想看她是什么意思,按她的想法,这样的家长,陪她一块两块赶紧打走就完了,和这样的人讲理也讲不明白,就是不知道沈云芳是个什么意思。

  沈云芳对于给对方赔偿医药费什么的没有意见,毕竟是自己家孩子把人给打了,相对比较,她还是希望自己是赔钱的那个。

  只是她看了看对面坐在那个老太太怀里的孩子,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感觉好像比自己家胖胖高啊,胖胖真把人家打了吗?

  “所长刚才我来的晚,还不知道我家胖胖为什么和别的朋友生矛盾,能不能让我先了解了解情况,然后咱们在谈其他的。”

  “哎呀,是我的疏忽。”穆华新其实想的是,她都被对面这三个家长气糊涂了,忘了跟胖胖的妈妈是怎么回事了。“这样吧,正好你们家长都在,我把胖胖也叫来,让两个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不大一会儿,一个阿姨就带着胖胖兄妹过来了。

  进屋后,满满看到自己妈妈也在,倒腾着腿就冲向了妈妈,“妈妈,有坏人,满满,呜呜……”没两句话呢,满满就委屈的哭了。

  哎呀,这下可把沈云芳心疼坏了,自己家满满长这么大一般情况下都不哭,这是今天被人欺负狠了才看到自己就哭的吧。

  胖胖也凑到沈云芳的跟前,手悄悄的搂住妈妈的大腿。

  马立国看孩子委屈的,心里的火就腾腾的,欺负了我家孩子,还想管我们要补偿,补偿你妈b。

  “胖胖,来马叔抱,跟马叔,到底怎么回事,那孩子到底干什么了?”这明显就是偏袒自己家孩子的问话。

  “呜呜,马叔叔,那个新来的骂妹妹,妹妹是赔钱货,她丑,还抢妹妹的玩具和好吃的。我让他不要那样妹妹,妹妹听了该伤心了,他不听,还推我,我没站住摔地上了,然后他也没站住,鼻子就出血了。”胖胖简单的把事情了一遍,当然他把偷偷伸脚把人绊倒的事情删减了。

  他这么一,双方家长的眼神都不对了,没有想到两个孩子是因为这个吵起来的,而且那个孩子的鼻血也不是胖胖打的,而是那个孩子自己没站住摔的。最主要是那个孩子是先动手的那一个。

  沈云芳刚才看到了胖胖的细微表情,总觉得事情不应该完全是这样,估计是自己家胖胖的比较含蓄。

  “好啊,你们家孩子欺负我们家孩子,最后自己摔了,出了鼻血还来找我们要赔偿,你们咋寻思了呢,要不要脸了。”马立国听完胖胖的,立马就进入到了战斗模式。

  “这、这、这哪能就听你们家孩子了就算数啊,我们家孩子可不是这么的。”那男人没想到是这么回事,不过他们过来的时候,可是听孩子那孩子也骂他了的,“宝宝你,到底怎么回事。”

  那个坐老太太怀里的孩子看这么多大人看着他,立马怂了,什么都不肯出声。

  那个男人看儿子的怂蛋样,这个来气啊,连哏喽带吓唬的终于让那个孩子话了。

  “他还我不是咱家孩子呢,是垃圾道捡的,什么分换的。再奶奶了,女孩子都是赔钱货,都应该让着我,奶奶她手里有蛋糕,我要吃。”

  “好好,奶奶给你要,乖孙乖乖的啊。”老太太满口答应着,在她认为,把好吃的给她孙子吃那是天经地义的。

  沈云芳听了偷偷翻了个白眼,那什么分换的她知道,因为她曾经开玩笑似得和孩子们过,他们是积分换的。

  “听到没有听到没有,你们家孩子骂我们家孩子是垃圾道捡的,我们推他一下都是便宜他了。”那个女人喊道,她还惦记着让对方赔钱呢。

  “哼,你家孩子是不是垃圾道里捡来的我们可不清楚,我们家孩子只是了一句可能是事实的话,怎么就是骂人了呢。要这么你们家教育孩子都女人是赔钱货,那是不是你就是赔钱货,你家所有的女性长辈都是赔钱货呗。”沈云芳开口讽刺道。

  “你谁是赔钱货呢,看我不撕了你的嘴的。”那女人张牙舞爪的就想冲过去。一般变态的人都这样,她别人行,别人她就不行。

  沈云芳转了个身,把满满护到身后,嘴上道:“你敢碰我一下试试看,我立马上公安局告你去,屋里可是有证人。”

  那个年轻男人赶紧的把自己媳妇拉住。

  “行了,事情已经都明白了,主要还是陈树含的责任……”穆华新看陈树含的妈妈还要话,于是冷着脸问道:“你还有什么意见吗?”刚刚问出事的时候,就听陈树含是怎么怎么回事了,她因为看胖胖,以为他不清楚,就没让他,看来自己还是自以为事了,应该两个孩子都问问的,要不也不容忍受陈树含家长这么长时间了。

  “没有,刚才所长也过了,都是孩子,打打闹闹实属正常,我们做家长的就要大度一些,让孩子们自己处理这些事情。”陈树含的爸爸勉强的维持着脸上的笑容。

  “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本来我还想着,要是陈树含和李世辰的矛盾真的和解不了,那就只能是有一个孩子得离开咱们托儿所了,现在这样就皆大欢喜了,孩子们以后还能做好朋友,我们这些当老师的工作也能更好的开展,你们是吗?”

  陈树含的爸爸赶紧跟着点头,他明白,要是有一个必须走的孩子,那肯定是自己家孩子,毕竟自己家孩子是后来的,而且据孩子的,还是自己家孩子先动的手,所以走的那个肯定是自己家孩子。

  “你个臭子,没事还学会了欺负女孩了,你给我等着,看回家我怎么收拾你。”陈树含的爸爸对着孩子狠叨叨的道。

  那个老太太可不乐意听儿子这么孙子,但是又不好儿子,只得在凳子上转了个身,让孩子的爸爸看不到孩子。

  “咱们就这么走了?”陈树含的妈妈还有些不情愿,声的问着自己家男人。

  “不走,你还想怎么样,都要被你这笨儿子给气死了。”

  陈家人骂骂咧咧的走了。

  刚到门口就听到陈树含那杀猪般的哭声,肯定是挨打了。

  胖胖在马立国怀里一缩肩膀,马立国还以为孩子是害怕了呢,赶紧的安慰。

  沈云芳可是看到了,自己家胖胖捂眼睛的手露着一条缝,正一脸坏笑的看着门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