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百八十九章找家长
  “云芳啊,在家不?”

  沈云芳刚下课骑车子回家,进屋鞋还没脱呢,就听到外面有人喊她。

  听声音怎么像马大哥呢?

  “哎,在家,马哥,你咋过来了,不忙了?还是有啥事?”这几天是居委会各种票据的日子,马立国天天的领着手底下的几个人各个家属区的跑,一个月最忙的时候就是这几天。

  马立国站定身,抹了把额头的汗水,说道:“我没事,是你家俩大宝贝有事?”

  沈云芳立马脸上就煞白,双腿就有些软。

  “唉唉唉,你别急,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你家胖胖把人打了,老师要找家长,这不找不到你的人,就找我那去了,让我通知你下午去托儿所一趟。”马立国看沈云芳脸色都变了,就知道这是误会了,也怪自己没说清楚,也不打趣了赶紧的把事情说了一下。

  沈云芳这才吐出一口气,脸上也缓和了过来,真是吓死她了,她还以为、她还以为……

  不过刚刚马大哥说什么了,她家胖胖把人打了?她家胖胖才两岁半好不好,一共就那么大点,他不被打就不错了,他能打谁啊。

  “马哥,你确定是我家胖胖把人打了?”沈云芳再次确定。

  “可不,人家来找我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马立国在听到人家来说是胖胖把人打了,干脆就没着急,只要咱没吃亏就好,打别人?打了就打了呗,都是孩子,打两下还能打坏了啊,真是的,这么点事还值得找家长。

  “那行,我现在就去看看。”沈云芳作为家长,不管是谁打谁,她都想第一时间了解情况,得给孩子处理善后啊。

  “行,我也跟你去看看。你还别说,胖胖像李红军啊,都那么驴性,两岁多就懂得打架了,这以后不得了啊,而且还打赢了,那就更不得了了。”马立国边跟在沈云芳后面下楼边笑。

  人家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现在看可不就是这样,李红军刚当兵那会就尿性,那些老兵从来都不敢欺负他,李红军那是真的往死了壳啊。胖胖这是随了根了,小小年纪就能把人打趴下,长大了也是一个。

  沈云芳在前面听了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这是作为大人作为家长应该说的话吗?

  “马哥,一会儿你在胖胖面前可别这么说啊,他本来就有点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儿了,你在这么说,他更嘚瑟了。”

  “嘿嘿,你放心,咱家的孩子都差不了,那根在那摆着呢。”马立国不以为意,都说淘小子出好的,他就稀罕那淘小子。

  两个人走到托儿所,因为马立国认识看门的大爷,就把他们两个放进去了。

  两人一路就去了马立国大姨子也就是托儿所所长的办公室,隔老远,两人就听到办公室里有人哭,有人喊的。

  沈云芳皱起了眉头,不会是被胖胖打了的那个孩子的家长已经过来了吧,那自己家胖胖是不是也在里面,会不会被这些人吓到啊。

  想着有可能孩子在里面担惊受怕呢,她的步子就迈的大了。马立国和她想的差不多,于是两个人小跑着就来到了办公室门口。

  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就是沈云芳在着急也不能没有礼貌推门就进,自己家孩子还想继续在这里,那自己就得控制情绪,作为家长得给孩子做足面子。

  沈云芳平复了下情绪,伸手在门上轻轻扣了几下,然后她就听到里面的骂声突然停了,有脚步声往门口来,然后门就被从里面打开了,来开门的人正好是马立国的大姨子穆华新。

  穆华新看到门口的人是沈云芳也是松了口气,还以为得应付这些人到下午呢,现在好了,双方家长都来了,孰是孰非的当面锣对面鼓的说清楚,然后都滚蛋,她可伺候不起这些个家长。

  “你是李世辰的家长吧,快进来吧,我们正等着你呢。”穆华新像不认识沈云芳一样。

  沈云芳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也像从来不认识所长一样,嘴里客气道:“不好意思,刚知道这个事情我就赶过来了,让您久等了。”

  看来是里面的人不好处理,所以穆华新故意装不认识,要不穆华新以后说什么,对方都会认为穆华新在偏帮。当然那肯定是要偏帮的,这不是还有个马立国吗。

  沈云芳走进办公室之后,就看对面一个老太太抱着一个男孩坐在椅子上,后面分别站着一对年轻的男女。

  她特意转了转头,确定自己家孩子不在这里,心里对穆华新这个所长更加喜欢。

  “你就是那个小无赖的家长吧,你来的正好,你说说吧,你家那个小畜生把我儿子给打了,你看看,你看看,都打成什么样了,你说这事怎么办吧?”那个年轻男人一看对方来的是一个年轻女人,立马就精神抖擞了起来。

  沈云芳因为他的话眼神都变了,要是眼神能杀人,这个男人早就死个十万八千次了。

  “你这人会不会说人话,什么小无赖,什么小畜生,你骂谁呢,你在说一遍试试看,看我不削死你。”马立国不干了,这人吃大粪了吧,满嘴的喷粪,要是不会说话,他不介意教教他。

  那男人没看到后面的马立国,突然看马立国窜出来,撸胳膊挽袖子的,吓得往后一跳。

  “你想干啥?还想打人是吧。怪不得呢,有啥样老子就有啥样小子。”

  “哼,你这话还真说对了,就你这当老子的这德行,出口成脏的,也怪不得你家孩子会挨打呢。”沈云芳冷笑的嘲讽道。

  “你说啥呢,你家孩子打人还有理了。”后面那个年轻女人不干了,也跑前面来吵吵把火的。

  “行了行了,你们都消消气,咱们今天是为了把孩子之间的矛盾处理了,不是让你们家长在这吵架的,要是你们想这么处理的话,那这事我不管了,你们出去想怎么打就怎么打。”穆华新飙了,太不把村长当干部了。

  这下双方都消停了下来,沈云芳是觉得所长说的有道理,原本她就是想来好好解决问题的,自己家孩子打人了,她作为家长来给对方赔礼道歉这都是应该的,就是骂她几句说几句不好听的,她也得受着。要不是那个孩子的家长进屋就开始骂自己家孩子,她也不能火。

  至于对方,虽然横了点,但是绝不是傻子,以刚刚短短的交锋看来,对方也不是个善茬,看看对面孩子的家长那凶横的样子,要是所长不主持公道,恐怕他们想管对方家长要补偿的想法就破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