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百八十五章真是够了
  下午两口子就拎着东西去了医院,正好看到大夫正在给李香莲解释佳佳现在的病情。

  李香莲一脸的无措,她听不懂啊,又怕听差了耽误自己家孩子,看到李红军两口子来,她激动的赶紧把他们拉过来,“大夫,你把刚刚跟我的在跟我弟弟和弟媳妇一遍呗,他们是有文化的人,能听懂,我这也听不懂啊。”

  大夫脾气还是很好的,又跟李红军两口子了一下佳佳的病情。

  “……体温昨天来的时候是399c,营养较差,昏迷状态,两眼瞳孔缩,舌有……白血球25,未做分类,脊椎液细胞42个,多核45个,淋巴……安脑丸六粒,非此用药引煎服三粒,三时一次,药引用了犀角二钱、生地黄六钱、当归身三钱……”

  大夫交代的很清楚,把佳佳刚入院的情况和现在的情况都了一遍,又了一下现在的治疗方法。

  沈云芳和李红军也不是学医的,所以对他的这些也都一知半解,后面的什么什么药听不懂,但是前面那些还是能听懂的,也就是从昨天孩子进来以后,他们医院做出了诊断,这一天来,初步看到了一些效果。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只要见好,孩子就有希望。

  沈云芳给李香莲解释了一番,李香莲也明白了,拉着大夫就是一阵的感谢。

  等把大夫送走后,李红军把手里拎着的东西递给了李香莲。

  “这是云芳给你买的,你在这照顾佳佳,要是什么时候吃饭不及时,饿了就垫吧一口,别舍不得,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李香莲看这一兜子又是罐头又是饼干的,不敢接手,“不用,不用,我在这天天都有饭吃,干啥还吃这些好东西,你们拿回去拿回去,给孩子吃。”

  “他们还有,这些是给你和佳佳的。快别争了,别人都看着呢。”沈云芳接过东西,就塞到了佳佳的床头柜里,回头还交代了一句,“这些东西都不能放太长时间,你别省着,最后要是长毛了,扔了更白瞎。还有,我给你买了套衣服,你换洗着穿吧,要是哪不合适你就跟我,我在给你买。”

  李香莲看着弟媳妇帮着忙前忙后的,眼泪就控制不住的哗哗往外流,她家二弟真的是找了个好媳妇啊。

  沈云芳没听到声音一回头看李香莲哭上了,赶紧的站直身走了过去。“大姐,快别哭了,还有别人看着呢。再大夫刚佳佳见好,咱们该笑才对。”

  “嗯,嗯,可不,咱该笑。”李香莲看旁边床病人家属正往她这边看着,有些不好意思的赶紧把擦了擦脸。

  “大姐,你先在这看着佳佳,我和红军出去一趟。”

  “行,你们去吧,这没事,不用你们。”李香莲知道二弟两口子都忙,能来看看她们娘俩,她已经很感谢了。

  沈云芳没别的,拉着李红军就出了病房。李红军不知道媳妇有什么事,不过一切听媳妇指挥。

  沈云芳把人拉到一边,还左右看了看,这才道:“刚刚咱们买东西的时候忘了,咋没给佳佳的主治大夫买点什么东西呢?”

  李红军皱眉,给他买东西干什么。

  “你这人就是死性,咱给那个大夫送点东西,他就是看在那些东西的份上对佳佳的病是不是也能更上心点。”沈云芳坚信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的定律。

  “你这都是什么想法?大夫治病救人那是他的本职工作,就是不给他送东西,他也必须给佳佳好好治病。”李红军瞪起了眼睛。

  沈云芳皱眉,这人要是三观太正也不好。也许是她错了,和一个人民子弟兵谈给人送礼的事,能有好结果才怪呢,还是换一种法。

  “你就吧,人家大夫成天的这么没黑没白的看着佳佳,给佳佳治病辛苦不辛苦?”从昨天大夫接了佳佳之后,因为病情不是很稳定,所以大夫一只跟着的,连昨天晚上都没有回家,在医生值班室对付了一宿,晚上还去病房好几次,查看佳佳的情况。沈云芳不知道以后有没有这么尽职尽责的大夫,总之她是没有看到过,所以对于这个大夫,她从心里的尊敬。想着给大夫送点东西,第一个是想着大夫能更加尽心的救治佳佳,另一个也是对人家这么无私的奉献表示敬意。

  李红军不话了,确实辛苦。

  “这就是了呗,平常别人要是帮着咱们家孩子,咱们当家长的还得表示表示感谢呢,现在人家大夫这么的尽心,咱们那点东西去看看人家表示感谢表示敬意有什么不对的。”沈云芳继续忽悠。

  李红军没话了。

  “行了行了,这种事也指望不上你,我去办吧。”沈云芳着,看了看四周,又拉过李红军挡着,从空间里把给孩子买的那两瓶罐头给拿了出来,找了一个不透明的袋子装了起来,想了想,又拿了点饼干和蛋糕。

  “你干什么,这是胖胖和满满的。”李红军时刻注意着周围的情况,不经意看到媳妇把他给孩子们买的好吃的都拿了出来,看样是要送给那个大夫,立马不干了。这些是他家孩子的。

  “嘘,你声点,恐怕没人听到是吧。”沈云芳生气的锤了李红军后背一下,这人真是的,要是幼稚起来没整。

  “那是咱家孩子的。”李红军很坚持,不过声音也确实放了。

  “我知道,我知道,这不是我那里没有存货吗,等着我一会儿回家的时候在给孩子们补上不就行了。”要是空间里有这些东西,她还用这么费劲吗。这也提醒她了,以后罐头、饼干、奶糖、白酒这些能当伴手礼的东西还是要在空间里存上一点的,要不突然有用的时候没有地方买可是得耽误事。

  “那不一样,这是我特意给我儿子和闺女买的。”李红军皱眉,这是他的心意,媳妇后买的和他给买的那意义能一样吗?

  “行了行了,不就是几瓶罐头吗,我就跟你闺女和儿子是你买的行不,肯定不跟你抢功劳。赶紧的进去吧,看看你姐,等会儿我回来咱们就去火车站。”沈云芳交代完,也不理他唧唧歪歪的了,直接去了医生办公室。

  医生办公室不是单独的,是好几个医生公用的那种,沈云芳在门口转悠了好长时间都没找到合适的时机送给佳佳的主治大夫。

  最后没办法,只得敲敲门把大夫叫到走廊里,然后撕撕吧吧的把东西给了出去。

  回到病房沈云芳擦了一脑门的汗,真是够了,怎么干什么都这么不容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