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百七十八章我就是寒心了
  大夫对李红军的果决很有好感,这样的家长真的不多。

  于是亲自带着他们去交费,不大一会儿就把针给佳佳打上了,然后又交代护士今天晚上要严密观察病号的反应,治不治得好的就看第二天早上了。

  这边把针打完了,李红军才想起来,楼下李老头还在走廊里坐着呢。

  李香莲知道他是和李老头一起来的时候,沉默不语了,对于娘家人在她最危急的时候没有伸手帮助她,她心里不是不怨的。

  反倒是李建军,站起来了说道:“走,我和你一起去看看老爷子”他永远记得当时他给丈母娘下跪借钱的那一幕。也清楚的记得丈母娘骂他两口子的每一句话。

  不借钱他没什么说的,只是对于丈母娘落井下石的做法实在是寒心,李建军抹了把脸,就当自己这些年为老丈人家的付出是喂狗了,以后别想他把他们当爹娘一样孝敬。

  以前他都是管李老头叫爹的,现在不叫了,只叫老爷子。

  李红军感觉出来了,李香莲也听出来了。

  李红军和刘建军一起走在医院的走廊里,李红军斟酌的开口道:“姐夫,你心里别有疙瘩,我娘那个人这么多年你应该能看的清楚……”

  “红军,你别说了,我啥都知道,我啥都明白,我就是寒心啊。不过我也分得出好赖,咱爹这事可能不知道,只是我还是过不了心里那道坎。”刘建军洗了洗鼻子,“咱是亲姐弟,姐夫就不跟你说那些虚的了,以后你有啥事,跟姐夫说一声就行。

  李红军什么也说不出啦了,只是拍拍姐夫的背,当做是安慰了。

  他想着,就以他娘的这种作法,是不是以后这些子女都得跟她断了联系,她就小弟一个是亲儿子。

  两个人下了一楼,就看到李老头自己坐在长板凳上,正抻着脖子往这边瞅呢。

  看两个人一起来的,还没等他们走进,李老头就关心的问道:“建军啊,佳佳怎么样了?咋还住院呢,啥时候能回家啊?”

  两个人都听出来他是真的关心孩子,刘建军扯着嘴角笑了笑,“快好了。”

  李红军岔开话题,“你这伤大夫怎么说的?”

  “没事,大夫说里面化了点脓,他给我挤了挤,都处理的差不多了,让过两天来换药就行。”李老头晃了晃自己的伤腿,把自己弄的呲牙咧嘴的。

  李红军看他那样,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进了大夫办公室。

  “哎,你这孩子,还进去干啥,咱赶紧的回家吧。”李老头看儿子又去大夫那里有些着急,那大夫还说要他吃药,要他打针呢,那得花多少钱啊,哪能全听大夫的。

  李红军和刚刚给李老头换药的大夫沟通了一下,知道李老头的腿确实感染了,而且有些严重,需要消炎。

  大夫给了两个建议,一个就是打两天青霉素,这个静脉注射,身体吸收的好,伤口恢复的快。当然要是不方便的话可以开点消炎药回去吃,自己勤观察着点,要是伤口还有化脓的意思,可以把消炎药研磨成面儿,撒到伤口上,消炎效果也不错。

  李红军一思量,让大夫给他开一天的消炎针,然后在给开点消炎药,等回家了,要是不好就自己处理一下。

  李红军拿着大夫开的单子出来的时候,李老头还拉着刘建军问佳佳的事呢。

  “哎,你这孩子,不用听大夫的,他们能把好的说坏了(办公室里的大夫无语了,他招谁惹谁了)。你爹我身体好,拿点药回家吃吃就行。”李老头在后面喊儿子。

  李红军根本就没听,直接交费去了。

  不大一会儿回来,把单子交到大夫手里,就带着李老头去了病房。

  “这是干啥,咋还要住这里呢。”李老头有些无措,他这一辈子来医院的次数都是有限的,从来就没有住过院,对这里他有一种天生的畏惧。

  “太晚了,咱们回不去,正好你今天晚上就打上消炎针,等明天早上再打一组就差不多了,我在给你开点消炎药,你拿着回去吃。”李红军把李老头放到病床上。

  看到随后拿着药瓶针头的小护士,他熊了。

  看着护士把针给老爹扎好了,他找护士帮忙,经常看着点老头,然后他就又跟着姐夫去了楼上。

  李香莲看他们两个进了病房,悄悄的跟他们说,佳佳的烧退了。那欣喜的表情让两个人动容。

  李红军看这边一时半会儿也没有什么事,就悄悄的退出了病房,去医院食堂打了两份饭菜,一份先送到李老爷子那。

  李老爷子手上还扎着针,看儿子给他打饭回来是高兴的,但是嘴里还是习惯性的说道:“这么浪费干啥,直接买两个馒头对付对付明天咱们回家吃去。”看着面前的角瓜炒蛋和豆角炖大骨头,李老头咽了口口水。

  “要不要上厕所,想去的话,我扶你去。”李红军板着脸问道。

  原本还没想上,让他一问,李老头觉得好像有了。

  于是李红军一手拿着吊瓶,一手架着李老头去了趟厕所,回来把人放好之后,把饭菜给他摆上,“能自己吃吗?”

  “你要干啥去,不吃饭啊?”李老头抬头狐疑的看着他。

  “我去给大姐和姐夫送点去。”李红军把筷子塞到李老头的手里。

  “嗯,应该的,快去吧,我这你不用担心。”李老头赶紧的点头。

  于是李红军拎着剩下一份饭送去了楼上,在楼上和大姐姐夫一起吃的。

  这些天两口子是吃不下喝不进的,现在看孩子有了好转,心情也好了,也有食欲了,三个人把两大盘子的饭菜都吃了个溜干净。

  吃完饭,李红军收拾收拾就去了下边,那边有空床,他能躺一躺。

  结果到了半夜,刘建军突然跑到楼下来找李红军,“红军,佳佳又发烧了。”说完他这大老爷们再也控制不住哭出声来了。

  李红军和衣躺在床上,听到有人推门进来,已经坐起身来。

  “走,咱们看看去。”

  “哎,这是咋地了,你们说清楚啊?”李老头也被吵醒了,看着女婿进来说了一句话,儿子就跟着走了,哎呀,他这腿也挪不了地方,这不是让他着急呢吗。

  李红军两人快步来到佳佳的病房。病房里除了哭着的李香莲之外,还有给佳佳打针的那个大夫。

  “大夫,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