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百七十七章有一丝希望就不能放弃
  刘建军在病房里看着闺女,就听刚出病房的媳妇好像哭了,他赶紧的站起身,轻轻的开门走了出去,没想到却看到了二舅子。

  瞬间他的眼里也充满了泪,二舅子是这两家中最有能耐的人了,他回来了,也许自己家闺女就有救了。

  李红军也看到了姐夫,他低头拍了拍大姐的背,“姐,咱先别哭了,佳佳现在怎么样,你跟我。”

  李香莲很想大哭一场,但是她也知道现在就自己闺女最重要,于是勉强把眼泪擦了,把哭声憋回去,抽泣着把事情给了。

  其实也没什么可的,就是佳佳前几天放学回家就难受,她也没当回事,穷人家的孩子难受有啥当紧的,挺挺就过去了。结果佳佳晚上吃完饭没多久就吐了,“我当时还骂她浪费粮食,你我当时是咋想的啊?孩子根本不装病,她要是没病能吐吗。”

  李香莲着着又控制不住的哭了,她也是心里悔啊,自己这个当娘的当时咋就不能上心点呢,多问几句,是不是就不能耽误孩子了。

  “行了,现在不是埋怨的时候,赶紧的给红军明白了。”李建军拍了拍自己媳妇,孩子这样,他们两个都难受,这些天他看着自己闺女受罪,看着自己媳妇懊悔,他都难受。

  李香莲擦了擦鼻涕,接着了下去。

  当时吐了之后,也没有引起李香莲的重视,到了晚上半夜的时候,佳佳就喊冷。他们两口子听到动静起来,就现还是烧了,赶紧的给孩子喂了一片扑热息痛,又给孩子搓了搓酒。过了一会儿孩子的体温就降了下来,他们还以为好了呢,结果这烧反反复复的,第三天了还这样,这两口子才当回事,带着孩子去卫生所看了看。卫生所里是个老大夫,看病有经验,一看孩子那样就让他们赶紧的带孩子去县里医院看看,澳门赌博网站:这两口子才明白孩子得的这病恐怕不轻。

  于是两个人带着孩子赶紧的就去了县里医院,医生做了一堆检查之后,直接就跟他们佳佳得了脑膜炎,而且前面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必须住院治疗,至于能不能好,医生可不敢打包票。

  “脑膜炎啊,那可是能死人的病啊,我家佳佳咋就得上这个病了呢。”李香莲想到当时大夫告诉他们两口子这个结果的时候,她差点没当场晕过去。咋办啊,她的佳佳还那么,还没长大呢,咋就能得这个病啊!

  脑膜炎在这个时期是个死亡率很高的病症,这里没有广谱抗生素,治疗全靠打青霉素,治愈率不是很高。

  刘建军看媳妇又哭了起来,所以后面的就由他了,“我们住进来两天了,这两天大夫给佳佳打了青霉素,可是始终不见好,大夫今天早上跟我们,这样下去没有意义。国外有种特效药,像佳佳这个情况,可以试一试,要是还不好,也没有必要……”他后面的话没有出来。

  但是李红军已经明白了。

  “那就打,有一丝希望咱们就不能放弃。”李红军很坚定的道。

  两口子听他这么对看了一眼,在对方眼里都看到了希望,可是一想到那针有多贵,又双双的绝望了。

  李红军看他们两口子由惊喜变为绝望的表情,不明白,所以直接问了,“还有什么问题,清楚。”

  “红军,那个药很贵,我和你姐夫能借的人都借了,才凑够佳佳住院的费用,这一天的时间,那些钱就花的差不多了,我们是真的借不到钱了,呜呜……”

  李红军看到大姐脸上的绝望,这才理解为什么自己媳妇非要多挣钱的那种心理,有的时候钱就是一种希望,一种生的希望。

  “多少钱?”

  “大夫是外国的药,一百五十块钱一支。”刘建军看着李红军道,他现在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这个二舅子的身上了,他不怕背债,只要把闺女治好,他以后努力干活,肯定能把欠的钱都还上。

  李红军听了心里吸了口气,真不便宜,都赶上自己三个月的工资了,这个价格真不是普通人家能承受的。他现在暗暗庆幸,多亏自己走的时候,媳妇硬塞给自己了五百块。要不这下可真是抓瞎了。

  刘建军和李香莲看李红军久久不语,瞬间就没有了精神气,李香莲更是捂着脸呜呜的哭。

  他们不愿李红军拿不出这些钱来,他们只愿自己这当父母的没有能耐,连给孩子治病的钱都没有。

  “钱的事情我来想办法,咱们现在就去找大夫,问问佳佳现在能不能打那药。”李红军没有想到自己的愣神给了他们这么大的打击,赶紧的端着身体,把弄钱的事情应承下来。

  “真的吗?红军,没没骗大姐吧。”这心情起起伏伏的,李香莲都有些不敢相信了。

  “哎呀,赶紧的起来找大夫去,二弟的话你还有啥怀疑是的。”刘建军哽咽的道。

  “哎哎,我就是不敢相信,我现在就去。”李香莲哭哭笑笑的。

  “走,咱们一起去。”李红军觉得他也的去听听才放心,这两个大人现在都有些不靠谱。

  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办公室值班的大夫,了要打外国针的事情。

  那个大夫翻看了下佳佳的病例,然后抬头跟面前的三个大人道:“你们想打这个针可以,不过我还是要事先跟你们明一下,那种针不是什么灵丹妙药,所以不是打上了孩子的病就一定能好。”

  “什么意思?你们不是我们佳佳打了那要就能好吗?”李香莲差点崩溃。

  “不是,大姐你理解错了,我们是,打了那个药,孩子痊愈的机会要比这样治疗高得多,但是并不保证打了针之后就一定能好。而且你家的孩子已经耽误治疗了,所以打了针后的情况谁也估计不到。”大夫很尽职的给解释道。

  “怎么办?怎么办?”李香莲六神无主,嘴里反反复复的就这两句。

  李红军听明白了大夫的意思,“大夫,佳佳现在打了青霉素情况是不是没有好转。”

  大夫点了点头,斟酌的道:“其实想你们家孩子这样的情况,在继续大青霉素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话里的意思就是孩子这里已经治不了了,打国外的针剂也就是死马当活马医。

  “行,我们明白了,你给我们安排一下,尽快给孩子打针好不好。”李红军拍板,就算有一丁点的希望,他们也要去尝试,那是一条生命啊,还是他们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