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百七十六章姐,别哭,我回来了
  邱淑萍看三个人都看着她等她的解释,嗫嚅的说道:“那什么,香莲在医院呢,咱们要是去了,碰到了不好。”

  李红军皱眉,大姐在医院干什么?

  “佳佳的病还没好吗?”李老头问道。

  “佳佳生病了?什么病?”李红军看着邱淑萍问道。

  李红军看到老娘的表情,就知道这里面有事,所以直接问她。

  佳佳是李香莲的小女儿,叫刘佳,在李红军的印象里,是个很胆小,总爱躲在大姐身后偷偷看着他的小姑娘。

  “听、听说是脑膜炎。”邱淑萍有些不自在的回答道。

  “到底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得的,现在怎么样了?”李红军皱紧眉头追问道,他看老娘还是在那支支吾吾,于是生气的大声喊道,“娘,你能不能快点说。”都什么时候了,老娘居然还在想那些有的没的。脑膜炎可是现在死亡率最高的疾病,很多耽误治疗的人,就算最后治好了也会留在一些后遗症。

  “你跟我喊什么喊,又不是我让她得的这病。”邱淑萍不干了。

  “你给我闭嘴,快点说,到底怎么回事。”李老头也着急,“上次香荷来说了孩子得病了,之后就一直没来,我还以为好了呢,怎么还住院了呢?”

  邱淑萍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小大夫就当自己是透明人,他们一家说他们的,他自己干自己的活。

  “那次香荷是来借钱的,说孩子发烧,要带孩子去医院看看,咱们去了老三那一趟,手里哪还有多余的钱啊,我就没借给她,把她打发走了。”这是好听的说话,当时她是把李香莲骂走的,骂的可难听了。

  “后来你腿伤了,她又来了两次,说是刘佳得了脑膜炎,要去医院住院治病。她自己手里的钱不够,就管我来借钱来了。你说说得那病有几个能治好的,还浪费那钱干啥。再说你当时也受伤躺在炕上,那丫头就看了一眼,屁都没放一个就光顾着她家的崽子了,一个丫头片子……”她后面的话是在嘴里嘟囔的,声音很小,大家都没听到,但是她话里的意思,大家却都明白了。

  当然她没敢说当时香荷两口子来求她的细节,她能看出来这两人都觉得她做的不对。

  “你、你他妈放屁,你长没长脑子,孩子得的那病和我这腿伤哪个重哪个轻你都分不出来吗。香荷过来朝你借钱那肯定是已经没有办法了才找你的,你这个当娘的怎么就那么狠心呢,那是你闺女,得病的那个是你外孙女。”李老头被气的说说就咳嗽上了。

  邱淑萍一点都没觉得自己做的错了,被老李头说了,把身子一拧,嘴里嘀咕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那是老刘家的孩子,有病了也应当是他老刘家的想办法,干啥我要给掏钱。”

  “你、你、你……”李老头被她气的不行不行的了,“佳佳要是有个好歹的,你过的去你心里那道坎吗,孩子求到你头上了,你还这么冷血,不得寒了孩子们的心啊,你能捞到啥好啊。”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家老婆子这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平时犯浑也就犯浑了,也没人跟她真的计较,知道她干什么都还是以这个家为先的,但是现在看来,她连自己闺女都不顾了,这还是人吗。

  “我自己有儿子,我也不指着她们,我用她们说我啥好。”邱淑萍还是死性不改。

  “行了,爹,别说了,我现在就送你去县里。”李红军看小大夫已经按照他的指示,把李老头的伤口又用新的纱布给包扎好了,就弯下身,把老爹又背在了身后,准备立刻就动身去县里头。

  大姐家的孩子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他必须尽快赶过去,看看有么有能帮上忙的地方。想想大姐家的情况,现在这个时候估计是最愁钱的,他的过去给大姐送点钱去,不能因为没钱耽误孩子的治疗。

  “走,咱们现在就走。”李老头不是想着自己要去医院看伤,而是想去医院看看自己的大闺女和外孙女,自己老婆子干的就不是人事。

  “哎哎,你们干啥去,给我回来。”邱淑萍看他们走了,就要追过去。

  小大夫赶紧的把她拦住,怕她再去搞破坏。刚刚他们说的话,他一个字都没落下都听到了,对这个大娘也是没有了丁点的好感,这样只顾着自己,不拿姑娘当人看的娘也没啥好让人尊重的了。

  “你干啥?还想挨挠咋地。”邱淑萍对着小大夫瞪眼睛。

  “我不干啥,你们来换药,就想这么走了啊,赶紧的给钱。处置费、纱布的费用一共七毛钱。”小大夫也不跟她客气了。

  “啥,就用了你那一嘎达纱布,你就要七毛钱,你咋不去强呢……”

  李红军背着李老头出了卫生所,没管后面的邱淑萍,直接去了队部,李红军找人借了一辆马车,就往县里赶去。

  到了县里医院,已经五点多了,李红军谢过马车夫就背着李老爷子往医院里走。

  像是给李老头找了个大夫,然后就没有再管他,让他自己处理好就在外面的凳子上坐着等他,他一个人先出去打听大姐在哪层住院了。

  整个医院这个时候得脑膜炎的也就一个,澳门赌博网站:所以李红军很容易就打听到了地方,他三两步就爬上了一层楼梯,往病房快步走去。

  到了病房门口,正好看到李香莲开门出来,一抬头就看到穿着一身军装的二弟站在走廊里。

  李香莲一动不动的看着二弟,眼睛开始湿润,眼泪在眼圈里怎么也放不下了,啪嗒一身落了下来,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她的眼泪越掉越快,最后噼里啪啦的砸到了地面上。

  李红军看着自己大姐哭的样子心里别提多难受了。当初他小的时候,是大姐把他看大的,是大姐第一次送他上学的,是大姐把偷偷省下来的馒头给他吃的,这些他都记得。

  “红军……”香莲终于还是控制不住,快跑了几步扑到了二弟的怀里,“你可算是回来了,你可算是回来了,呜呜……佳佳有病了,我没办法啊,佳佳有病了,你可算是回来了……”

  “姐,别哭了,我回来了。”李红军搂着大姐,闭上了眼睛,希望他回来的不算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