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百七十四章伤口化脓
  李红军做在炕边上和李老头唠了一会儿,然后在知道他的伤口是五天前包扎的,这些天一直没在换过药后,不顾两口子的反对,非要背李老头去卫生所换药不可。

  卫生所他们大队部就有一个,离桃树村也不算太远,差不多步行二十分钟就到。不过老李头不想让儿子挨累,再说不就是磕破点皮吗,哪有那么娇气,在家养养就好的玩意,干啥要去花钱。

  “爹,不换药不行,现在天气这么热,你的伤口很容易就感染,要是严重了,你这腿还要不要了。”李红军不是吓唬老爹,伤口要是真的感染的,那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他就亲眼看到过,有个人和李老头的情况差不多,也是受了不大的伤,就是因为没在乎,伤口感染了,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就不回来了。

  “瞅你血咧的,就一个小伤口,咱村里那谁谁家老谁比你爹的口子还深呢,也没咋地啊,人家现在不也能走能撂的。”邱淑萍说完李红军又转头说李老头,“你也是,不是个会享福的,你儿子都说要带你去卫生所,你就跟着去呗,用不用你掏钱,你心疼个啥劲儿。”

  “娘,既然你知道我爹就是一个小伤口,那你为啥让我大哥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说我爹摔断了腿?”李红军直视邱淑萍。

  邱淑萍没想到他刚进来的时候没翻旧账,现在突然翻了,眼神有些躲闪,嘴里支支吾吾的说道:“那、那谁知道了,我可没那么告诉你哥,肯定是你大嫂心眼子多,不想给你爹出钱,所以才把你忽悠回来了。”

  在场其他两个人都不相信她说的。

  “哦,我说呢,我不是不让和红军说这事吗,他咋还回来了,原来是你这个败家老娘们作的,你、你……你可气死我了,你等着,等我好了怎么收拾你的。”李老头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其实内心是很矛盾的,他既不希望因为自己的这点事去打扰儿子,让儿子来回奔波,浪费钱浪费时间的,但是内心里他又希望自己儿子能以他为重,能放下工作,回来伺候伺候他。

  “哼,等你好了那天再说吧。”邱淑萍满不在乎的说道,“行了,我不跟你们爷俩在这打嘴仗了,我去做饭。”说完倒腾着小脚就出去了。

  李红军也不是要认真计较这些,他当儿子的,爹受伤了即使不重,他也应该回来尽孝的,再说他也两年多没回家看父母,就当回家看看他们了。

  “爹,澳门赌博网站:我先看看你的伤口。”李红军很坚持。

  这次李老头没有反对。

  李红军先是出去洗了洗手,这才又上炕,解李老头腿上的纱布。

  “我当时受伤了,是你王大叔家的安权儿背我去的卫生所,等有空了,你去你王叔家坐坐。”他一直没倒出功夫来去感谢一下人家,现在儿子回来了,让他去也是一样的。

  “嗯。”李红军答应下来,这是为人子女应该做的,“我大哥呢,他咋不背你去呢?”按理说,李红星应该是和李老爹一起干活的,李老爹受伤了,应该是他这个儿子背着送卫生所的。

  “他啊,那些天去修路了,不在队里,还是我这伤了下不了地,你娘托人给找回来的呢。”

  修路这是每个村每年都会分摊上的任务,帮助国家建设是没个老百姓推脱不了的责任,很多家里穷的老百姓也愿意去干,因为去修路每天都会给工资,还有口粮。只是这个活是重体力活,一般人干不了。还有就是凡是家里差不多的,都不会让家里男人去挨那个累。

  李红军没有想到自己大哥会去修路,在他的印象里,大哥可不是那么强壮的人。嗯,应该说李红星虽然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但是平常总是这疼那累的,总之就是个拈轻怕重那么一个人。

  “那现在呢,他咋不过来?”都能去修路了,那被李老爹去卫生所那不跟玩似的。

  李老头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他又去修路去了。”

  “那大嫂呢?”李红军皱眉。

  “你大嫂跟你大哥一起走的,她带着孩子去娘家住一段时间。”这些都是老婆子在他耳边叨叨的。

  “嘶……”

  李红军盯着李老爹的腿,已经拆到最后一层了,纱布粘到了伤口上,轻轻一碰,李老头生疼生疼的。

  李红军皱纹看着伤口。

  “爹,你这伤口感染了,得去卫生所处理一下。”

  伤口有食指长短,已经差不多结巴了,只是纱布从来没拆过,就和伤口长到一块去了。要把纱布从上面弄下来,挺费事的,李老头肯定是要受罪。而且现在伤口是黑里范红,还肿了起来,明显里面已经出脓了,这种情况,必须把伤口再次划开,把里面的脓水都挤干净才行。

  李老头也抻着脖子看自己的腿,他这些天都没敢拆纱布,也不知道自己腿长什么样,这一看也吓了一跳。

  “这、这,我没动弹啊,咋还化脓了呢?”李老头想到刚刚儿子说的感染了会怎么样怎么样的,也着急了,他虽然这么大岁数了,应该不在乎生死了,但是好死不如赖活着不是。

  “走,我现在就背你去卫生所。”李红军二话不说,把纱布又原样缠上了,他处理不了,还是等着去医院了让医生处理吧。

  他扶着李老头在炕上转个方向,让腿耷拉到炕沿下,弯身就把老爹背了起来。

  邱淑萍在外屋做饭,心里还寻思着自己的小九九,没想到从屋里突然出来的人影把她吓得回过神来。

  “唉呀妈呀,你们这是要干啥?”邱淑萍冲着两个人的背影喊道。

  “我送我爹去卫生所。”

  远处飘来李红军的回答。

  “这孩子,咋说风就是雨的,都跟谁学的。”邱淑萍气闷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看着锅,这饭还没做好呢。

  得,邱淑萍把火撤了,拍了拍衣服,追着两人也跑了。

  三个人前后脚的到了卫生所。

  “大夫,我爹的伤口有些化脓了,你帮着处理处理。”李红军找到卫生所唯一的一个大夫,把李老爹放到屋里的长条凳上,让大夫方便查看。

  “呦,这不是李大爷吗,咋这几天你都没过来换药呢,这可不行,天气热,你那伤口也不小,肯定是容易化脓的,这个要是不及时处理,你这腿很可能要截肢。”大夫认识李老爹,也知道这些老农民都是能省一分就省一分,都有扛扛就过去了的念头,所以他才出言吓唬人。

  “啥,截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