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百六十九章有人闹事
  沈云芳和马立国先是把两个孩子送去托儿所,让他们适应适应那里的生活,接着就去了赵大娘家里,准备接着她一起去办过户手续。

  两个人还没走出巷子呢,就听到前面呜嗷喊叫的很是杂乱。

  沈云芳看了看马立国,看到他眉头皱了起来,“马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啊?”

  就几步路,他们俩已经看出来,乱子就在赵大娘的四合院门口。

  “哼,估计又是那几个不孝的玩意来闹腾了,走,咱们看看去。”马立国说着,就大踏步的往人多的地方走去。

  “娘,你这是要逼死我和涛涛啊,呜呜呜,你好狠的心啊,你要是把房子卖了,我就不活了,我和涛涛一起碰死在这,呜呜……”

  “你个老不死的,这房子是我们大家的,你凭啥自己做主,我告诉你,就是你卖了也不好使,我倒是看看,谁敢买这房子……”

  “别跟她说那些没用的,赶紧的把那个协议找出来,撕了我看她还怎么卖……”

  “肯定在她身上,你们按住了她,我找找……”

  因为外圈有人围着,沈云芳看不到里面的情景,不过就听了这些话,她也恨的牙痒痒的,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啊,就是畜生,对自己亲娘都是这个语气、这个态度、这个做法,这还是人吗。

  马立国从鼻子里哼了哼,“我倒是要看看,谁敢把协议给我撕了,我今天就敢买这个房子了,谁能把我怎么地?”

  大伙听到后面的声音,都回头看了过来,一看是马主任,都麻溜利索的给来人让道,“是马主任是马主任,快让让快让让。”

  “哎呀,这回老曲家这些个畜生有人收拾了。”

  马立国对这些话充耳不闻,直接穿了过去,本着圈里那些还在撕吧的人就去了。

  沈云芳紧跟马立国的脚步,她也想看看到底是啥样的畜生能做出打骂老娘这种事情来。

  “都给我住手。”马立国看到现场的情况,原本总是带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那几个拉着老太太的男男女女看到来人是马立国都讪讪的松开了手。

  其中一个男人点头哈腰的过来,“呦,原来是马主任来了,你看看这事,我们光顾着和我老娘说事了,也没看到,您别介意啊。”说着还从兜里掏出一包大前门,抽出一支烟递了过去。

  马立国看了看那支烟,澳门赌博网站:鼻子里哼了一声,“别给我来这套,现在你们给我说说,这是干什么?”他指着坐在地上抹泪的赵大娘,还有旁边围着的那些中年妇女,“你们曲家兄妹可真是长本事了啊,当街就敢行凶是吧,还抢东西,真是能耐了。麻烦哪位帮个忙,去派出所报个案,我还不信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还能让你们这帮玩意这么嚣张。”

  还真有好事的人,听马立国这么说,立马有个小年轻就跑了,边跑还边喊:“我去,马上带人回来。”

  由此可以看出围观的人也不是那么冷血,看到不平的事情也有血性,只是都知道曲家兄妹几个的不讲理,要是自己站出来,弄不好就得惹一身腥,而且看别人也都光看着不动,自己也就不动了。现在看有人站出来,就有人跟着响应了。

  “哎呀,马主任,马主任,这都是误会啊。”那个递烟的男人看看跑走的人,又看了看站在跟前的马立国立马开始喊冤。然后回头对着那几个老娘们喊道:“你们还瞅啥呢,赶紧的把老娘扶起来,扶起来。”

  那几个老娘们相互看了看,本来想骂马立国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不过想到马立国的为人,还是把到嘴的咒骂咽了回去。看了看地上还在抹眼泪的老太太,不耐烦的伸手把人从地上抓起来,“你咋还坐地上呢,让人看到还以为我们咋的你了呢,赶紧的起来。”

  “你别装啊,我们又没打你,你坐地上干啥,是不是以为这样就有人能来帮你了,我告诉你没门,就是今天不能把那什么协议弄过来,我明天后天还来,你只要不交出来一天,你就别想过好日子了。”一个贼眉鼠眼的中年妇女贴着赵大娘的耳边威胁道。

  赵大娘被人拽起来,晃晃悠悠的站稳了身子,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掉,自从这房子还回来后,她就没过过好日子啊,隔三差五的这帮孩子就回来作她一通,要不是答应了老伴不能寻死,要好好活着,她早就跟着老伴一起去了。

  “马主任,您看看,这都是误会,我老娘是刚刚没站稳自己摔倒了,我们可真的都没碰她,真的。”那个男人看自己老娘起来了,转过头和马立国虚头巴脑的解释着,并且还张着双手表示他真没动老太太。

  马立国能信了他才有鬼呢,不过没必要和他墨迹这些事。

  “说说吧,你们这是要干什么?”马立国用下巴指了指赵大娘的位置,“我记得你们和赵大娘早就已经断绝了母子关系,现在又过来想干什么?”

  “马主任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们都是从我娘的肚子里爬出来的,那亲情哪是说断就能断的。我老娘这么多年都自己一个人过,我们看着也不忍心啊,原来是条件不允许,现在不一样了,我们就想着要过来给老娘尽尽孝,让她也享享福。”说话的是赵大娘的二闺女曲颖舞,就是刚刚哭的像死了亲娘一样,要抱着孩子一起碰死在这的女人。

  “呵呵,我还真没见识过,让老娘享福是你们这样享法的,你们亏心不亏心,也不怕曲老爷子晚上去找你们算账。”马立国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再说,这母女关系母子关系说断了那就是断了,就像你们当年那样,你们和曲老爷子断的干干净净,曲老爷子有什么事,国家也不找你们。现在也一样,国家对曲老爷子和赵大娘有什么补偿,和你们一分钱的关系也没有,清楚了吗?”

  在场的几个曲家人面面相觑,这些道理他们都知道,但是知道归知道,让他们眼看着老娘自己住一个这么大的四合院,他们怎么可能无动于衷。都说财帛动人心,这一套房子,就足以让曲家这几个孩子疯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