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百六十五章唠叨的男人是好男人
  火车上,因为李红军的表现,沈云芳成了这个车厢的焦点。

  “哎呀,小伙子真不错,知道心疼媳妇,有血有泪,这才是好男儿。”老大爷对沈云芳竖起了大拇指。

  沈云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大爷,您太夸张了,我们家那位就是担心孩子。”

  “会担心孩子的男人好啊,澳门赌博网站:那是顾家。”旁边的大娘也跟着夸。“我们家这个,从来想去哪都是抬脚就走,从来也不带担心我和孩子的。”大娘说着还不满的瞪了老大爷一眼。

  “哎,你瞅瞅你这人,现在是说人家的男人呢,你说我干什么。”老大爷被老伴说的有些没脸。

  沈云芳看这几句话的功夫,对面这大娘大爷吵起来,她倒是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呵呵呵的笑。

  “大妹子,你这是带孩子去走亲戚啊?”一个大嫂好奇的问道。

  “妈妈去上学。”不用沈云芳回答,胖胖就欠欠的说了。

  “上学?你也是大学生?”一个年轻男人惊讶的问道,然后还用眼睛上下打量了沈云芳,看到卧铺上坐着的两个孩子,微微摇了摇头,真是不像。

  “嗯,我妈妈是大学生,我妈妈可厉害了。”胖胖骄傲的喊道。他们家爸爸最厉害,妈妈第二。

  沈云芳拍了拍胖胖,让他悠着点,一点都没有危机意识,咋啥都说呢。

  “呵呵,别听他的,我是大学生,带着孩子一起去首都上学。”沈云芳笑着说道。

  “你是哪个大学的啊?”和那个年轻男人一起的一个年轻女人狐疑的看着这母子三人,很难想象,像她这样拖家带口的也是去上学的。

  “*北农业大学。”

  “学农业的啊。”年轻女孩说道,语气有些不屑。

  “嘶,我好像没听说过首都有这个学校啊。”年轻男人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啊,不会是骗人的吧。”年轻女孩听了男人的话,小声的嘀咕。

  不过这嘀咕也让周围的一圈人都听到了。

  沈云芳一点都不尴尬,而是大大方方的说道:“我们学校原来在s市,放假的时候才搬迁到首都去,所以这学期我才会带着孩子去首都报道。”

  这番话让她和那个年轻女人的高下立显。

  大家从刚刚这对年轻男女话里也听出来了,他们也是大学生。

  “呵呵呵,大学生好啊,咱们国家现在就缺像你们这样有用的人才。”老大爷笑呵呵的把话差了过去,“对了,我看孩子的爸爸是当兵的,是哪个部队的?想当年我也扛过枪打过日本鬼子……”

  “哎,你可行了吧,别在这说你那些事儿了,别人都不爱听。”老大娘赶紧制止他絮叨。

  “谁说的,小姑娘,你想不想听?”

  沈云芳还能说什么,“想。”

  “看看,这不就有想听的了。”大爷很是得意。

  “哼,你都那么问人家了,人家能好意思说不听吗。”老大娘撇了撇嘴,还对沈云芳抱歉的笑了笑。

  大家说说笑笑的时间过的很快。

  到了晚上,沈云芳让胖胖和满满脚对脚的睡觉,她则侧躺在最外面。铺位本来就小,这样她基本上就不能动了。

  坚持了一晚上,终于熬到了天亮,沈云芳坐起身抻了抻胳膊腿。

  “晚上累到了吧。”对床的下铺就是那个老大娘。

  “还行。”沈云芳笑着说道。“大娘你帮我看一会儿孩子行吗,我去趟厕所。”

  “行,有啥不行的,你去吧,放心,孩子有我看着,没事。”大娘一摆手让她放心的去。

  于是沈云芳在行李里拿出洗漱用品,去车头上了厕所,顺便洗漱了一番,这才回来。

  “你家孩子可真乖,醒了看你不在,我说你去上厕所了,他就不哭不闹的坐在那等你。刚才上铺那个小年轻还逗他,说要带着他去找你,他说啥都不去。”大娘一看沈云芳回来就赶紧跟她报告。

  沈云芳一看儿子已经醒了,正坐在铺位上等着她回来呢。

  “那都是他爸教的,不跟陌生人说话,不跟陌生人走……”

  “陌生人给的糖也不能吃,爸爸说那是糖衣炮弹。”胖胖赶忙接话,当然他说的时候是得意洋洋。

  “哎呀,你还知道糖衣炮弹呢。”大娘被他逗的咯咯笑。

  “你啊,就嘴上说的好,我看你也没少伸手接。”沈云芳又好气又好笑,“赶紧的,和妈妈一起去刷牙,一会儿妹妹醒了。”

  “奶奶,我先去刷牙了,一会儿回来我在跟你讲啊,我妹妹在这,您能帮我看一下吗,我马上就回来哦。”胖胖一本正经的拜托旁边的大娘帮着看妹妹。

  “哈哈哈,好好好,奶奶帮你看着妹妹,你一会儿回来在跟我说行不。”大娘被他的童言童语逗的乐不可支。

  沈云芳笑着领着孩子去洗漱。当然不怎么可能那么放心把孩子托付给陌生人。她的铺位离车头很近,她洗漱的时候,往车厢这边一跨步就能看到自己家孩子,那她也没有墨迹,简单的给孩子刷了刷牙,洗了脸,上了厕所就赶紧的回去了。

  看时间差不多了,沈云芳就把满满也叫起来了,她可是个小懒包,是家里唯一一个睡懒觉的人。

  给两个孩子都收拾好了,火车也要到站了,沈云芳一个人拿着行李(样子货),还要带着两个孩子有些费劲,旁边一个年轻人赶紧的把行李接了过去,“大妹子,东西我帮你拎,你就看好孩子就行。”这个人也是这个卧铺车厢的,在车上也说了几句话。

  沈云芳很想说我自己能行,不过看这人主动帮助她,她也不好不给面子,只能是对人家感谢了在感谢。

  “大哥,真是麻烦你了,真是太感谢了。”

  “不用谢,不用谢,出门在外的,相互照应一下没啥,再说你一个人又拿东西又抱孩子的,可不容易。”年轻人是佩服沈云芳,带着孩子还这么坚定的要来上学,一般女人可能就放弃了。

  顺着大流走到了火车站出口,外面往出走的人,站在出站口等着接人的人有的事,黑压压的一片,一时半会还真的不太好找人。沈云芳抻着头四下撒么,外面有举牌的,她在找自己的名字。

  “是沈云芳同志吗?”一个陌生的男声突然在沈云芳身边响起。

  她还没找到人呢,就有个男人主动过来搭话了。

  能叫出她的名字来,应该就是李红军的战友了。

  沈云芳侧了侧身,看向来人,“我就是,您是?”还是得确定一下啊。

  “真是弟妹,我叫马立国,李红军的战友。”马立国自我介绍道。

  “原来是马哥,您好。”沈云芳赶紧打招呼。

  “这里人多,咱们还是回去在唠吧,你还有行李没,我来拎。”

  “这位大哥好心帮我拎出来了。”

  “哎呀,真是谢谢您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