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百四十九章这人神经病吧
  正式开学以后,沈云芳进入了繁忙而充实的学习生活当中。

  农学专业是一个综合性的专业,它涉及到的专业知识有很多,比如说农业环境、作物和畜牧生产,还有林业科学和水产科学等等。

  上辈子沈云芳没有接触过这些,所以像植物生理生物化学、遗传学、育种学等等专业课她根本就是一窍不通,就算是这辈子她种了好几年的地,那也是按照老一辈种地的经验来种的。

  不过她心里清楚,想要在未来办起自己的绿色环保农场,那只凭借经验是远远不够的,还要有庞大而繁杂的知识体系作为理论依据。因此她为了将来,勇敢的拿起来书本,冲进了狂啃的行列(所有的学生,对于这次上大学的机会都很是珍惜,开学后,整个学校学风严谨,校园内随处可见拿着书本学习的人)。

  开学之后,李红军基本上每周都会过来看媳妇和孩子,周六晚上的火车,周天能在跟媳妇孩子待一天,周天晚上赶火车在回部队。

  沈云芳看李红军辛苦,不忍心的劝他不用过来的这么勤,两周来一次就好。结果李红军不领情,大眼睛一瞪嚷嚷道:“你别管,我不辛苦,就是辛苦我也乐意。”媳妇孩子都不在跟前,他自己在家有啥意思,来回坐火车虽然累了点,但是能看到闺女的笑脸,能听到儿子软糯糯的叫他爸爸,能晚上搂着香软的媳妇睡觉,他再累也乐意。

  得,不管他了,这人就是个毛驴的性子。

  “沈云芳。”

  沈云芳走在校园里,听到后面有人叫她,转头看向来人,嗯,好像不认识,不是自己班学生。

  “你好,我是文学社的社长戴志飞,我们文学社这周天有个辩论会,你能来参加吗?”来人有些局促,但是还力持镇定的一手插兜一手抱书,做出自认为最帅的姿势。

  嗯,要是没有对比,这个看起来也凑乎,不过和自己家李红军一笔,这个做作的样子就是个渣渣。

  “不好意思,周天我没有时间。”沈云芳笑了笑,拒绝了对方,转身准备回家。这几天满满开始往出冒话了,天天mummum叫,马惠兰两口子还以为小孩子咬字不清,还安慰沈云芳,长大了就好了,可是沈云芳自己知道,自己家满满这是说英文呢。哎呀,真是有学习天赋啊。

  “那、那下周三晚上有个演讲,我会参加,你可以来看的。”戴志飞把插兜的手拿出来摆愣了下自己上衣兜里的钢笔,好像特意显摆他是文化人一样。

  其实在沈云芳看来,农学院的这个文学社,就是几个无病呻吟的酸儒闲来无事没事找事办的这么个东西。

  她也从班级里其他同学嘴里听说过这个文学社办过的几场活动,在她看来没有任何的意义,还真不如多看几页书,多学几种病虫害的防范方法好呢。

  “不能,戴同学是吧,我们家孩子小,所以每天我上完课都要回家看孩子,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观看你们的活动。不过我想别的同学会有感兴趣的,你可以去挖掘一下。”沈云芳强调自己有孩子了,已经是已婚人士,希望这些人能都收敛些。

  哎,她这小白菜在这些土豆里面也算是出挑的了,所以从开学以来,想这样打着共同学习的旗号,实际上是想和她接触的同学大有人在,沈云芳开始还觉得虚荣心爆棚,后来就是不堪其扰了。

  “沈同学,你这么想就不对了,我听说你是从小定的娃娃亲,这是不对的,这是封建糟粕。作为新时代的大学生,我们要勇于看破自己的真心,勇于对社会大声说不。像你现在这种不正常的婚姻,你要勇敢的站出来反抗,我会帮助你的,让我们携起手来,一起来抵制和剔除这些封建的毒瘤吧。”戴志飞慷慨激扬的坐着演说。

  沈云芳斜楞这眼睛瞅着,这人神经病吧。

  “哎,你别走啊,你有什么困难可是说,我会帮助你的,要是不行,我们联名给学校,让学校出面来解决。”戴志飞看沈云芳转身就走,赶紧的在后面喊道。

  “我确实有困难,现在我遇到了一个神经病,麻烦你能不能抱我叫警察,让这个神经病哪凉快哪待着去,有病就要吃药治病,别没事出来膈应人。”沈云芳回头看他一眼,哼了语句,然后转身回家。

  旁边看热闹的人听明白了她的话,噗嗤一声笑了。

  “什么意思,神经病在哪?”戴志飞脑子没转过来,傻傻的问道。

  “神经病就是刚刚和沈同学说话的人啊。”一个看不过去的同学说了这么一句就走人了。

  大家看热闹没了,也都散去了。

  “志飞,你在这里啊,我找了你好久,快帮我看看,我这这片稿子写的怎么样,我可是准备好了,周天一定要把三楼的那些人辩倒的。”一个梳着两个大辫子的女生看到戴志飞,一把就把人抓住了。

  “哦,是吗,那我来看看。”戴志飞很享受这种被人需要,被人尊敬的感觉,所以很是自然的接过这个女生的手稿,虽然这个女生长得粗糙了点,没有沈云芳一半好看,不过他还是和这个女生肩并肩,头挨头的走掉了。

  到最后他也没有想明白沈云芳说的神经病是谁。

  沈云芳去陈家接孩子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现在的大学可不像后世的大学那么好混,为了给国家培养出有用的栋梁之才,也是为了满足学生对知识的如饥似渴,现在的大学课程排的都很满。像沈云芳他们这个专业,一周六天,只有周三下午没有课,其他时间都是早上七点半到中午十一半点,下午一点到五点。

  “麻木……”满满在床上玩着自己卡牌,看到妈妈把手里的东西一扔,张着小手就要自己妈妈抱。

  “宝贝,等妈妈洗了手再来抱你啊。”沈云芳先是亲了亲闺女的小脸,然后出门打水洗了洗手脸,顺便和马惠兰唠几句。

  至于他们家胖胖的去处,已经不用问了,肯定是跟着放了学的陈诚去外面玩去了。虽然胖胖才两岁多,根本跟不上十岁大的陈诚,但是他还是很坚持,大家都没有办法,所以最后也都默认让他跟着去玩了,只是交代陈诚,一定要看好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