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百四十六章租房
  小伙子进屋看有陌生人愣了一下,靠边蹭了蹭,在得知来人是爸爸的战友,也是军人的时候,小伙子就放开了,围着李红军转悠,一会儿问这个一会儿问那个。

  对于那个仰着脸一个劲喊他哥哥的小胖孩,他还是很感兴趣的,不过那个在床上坐着一个劲拿大眼睛瞪他的小屁孩他就不感冒了。

  两个孩子吃完饭后,大的带着小的,就去院子里挖蚂蚁洞去了。几个大人留在屋里唠嗑。

  李红军两口子也知道了陈静这些年的情况。

  陈静三年前退伍,部队给安排进了电视机厂,原本的工作岗位是厂保卫科,但是陈静这个人可能是当兵当惯了,做事喜欢直来直往,但是很多人不喜欢这种办事方式,也不喜欢这种不会转弯的人,所以陈静在厂子里的职位是一变再变,现在已经沦落到了去库房打更。

  要按后世人的眼光来看,打更是个好活,工作不累而且还是一个夜班后休一天一宿。但是现在的人却很不待见这样的工种,因为电视机厂的工资和奖金是按照工作时长拿的。

  一天不拉的上白班,一个月就差不多是三十多块,像陈静这样,上一天休一天的,一个月也就二十**块钱。

  别小看那十块八块的,在这个时候购买力是惊人的。

  马惠兰就是家属,是陈静退伍分到厂里来之后,她才带着孩子跟过来的。再加上她腿不好,连做临时工人家都不要她,所以陈静一家三口每个月就是靠着陈静那不到三十块的工资支撑的。

  孩子慢慢大了,这点钱在这个家里就更加显的捉襟见肘,于是陈静在白天休息的时候就经常去火车站给人卸货,那是按件计费的,给人扛一天的包,能挣一块钱就不错了,这也不是每天都有活。

  “来不说这些了,咱们哥俩喝一杯。”陈静举起酒杯和李红军碰了一下。

  马惠兰赶紧的在旁边劝,“陈静,别喝了,你今天晚上有班,要是让杨主任闻出来,又得拿话刺得你。”

  陈静闷声不吭的一仰脖把酒喝了。

  马惠兰在旁边叹了口气,也没在说话。

  沈云芳看桌上气氛不太好,赶紧的找话题,说孩子,气氛这才又热络上来。

  李红军和沈云芳偷偷的对看了一眼,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吃完饭后,陈诚知道小弟弟会留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这才依依不舍的去上学了。

  马惠兰留下收拾桌子,陈静带着李红军一家四口一起去王岩家看房子去了。

  原本沈云芳是应该带着孩子留在陈家的,不过李红军想着,这租的房子以后还的是自己媳妇住,得让她看好了才行啊,于是这次又是一家四口统一行动。

  几个人走出陈静家四合院不久,陈静就在一栋房子前喊道:“燕子,燕子,在不在?”

  “哎,在,在。”王岩推门走了出来。

  “走,上你家看看去。”陈静笑着说道。

  这里是王岩老丈人家,他现在跟着老丈人一起住。当然他爹娘家里不再这个小区,为了上班方便,他这才在这边住的,绝对不是吃软饭的。

  “哎,行,咱这就走。”王岩笑呵呵的跟着大家一起往自己家走去。

  又转了两个弯,走了有六七分钟,王岩领着大家进了一个四合院。

  “呦,燕子咋回来了。”一个在院子里洗衣服的女人看到几个人进了就和熟人打招呼。

  “马姐洗衣服呢,我带着朋友回家坐坐。”王岩笑着掏出钥匙,打开正房最靠右边的一个房门,领着众人进了屋。

  房子大小和陈静家的差不多,只是隔断只有两个,进屋就是一个长条形的厨房,里面整个就是一个卧室,一张一米五的大床,床头是实木的柜子,旁边还有个梳妆台,床脚放着一张沙发。最主要屋里有个窗户,白天没挡窗帘,屋里比陈静家亮堂不少,而且这间屋子里装了两扇土暖气,跟外面的灶台连着的。

  “这屋子是我结婚的时候收拾的,我和我媳妇也没住两天,你们要是看好了,咱们就谈谈。”王岩对自己家还是很有信心的,这一片也没谁家能像他们家这样,收拾的这么利索的了。要不是看着空着可惜,他也不舍得往出租。

  沈云芳里里外外的看了一圈,了解的一下情况。比如说做饭都是在外面门口搭的那个小棚子里做,吃水需要住户自己去井台那边担水,院子里没有厕所,需要出了四合院像南头走两分钟的公共厕所解决。

  说实话这个条件,沈云芳是真的没看上,不过情况就是这样,也没有什么好挑剔的了。而且有前面陈静家在那做比较,好像这房子也就不那么难接受了。她自我安慰的点了点头,还好还好这个家属区通电了,自己以后不用秉灯夜烛。

  房子还不错,接着几个人就坐下来开始谈租金。

  因为都是熟人,王岩也没要高价,一个月八块钱,电费自理。

  李红军两口子商量了下,然后就把房子租了下来。因为都是熟人,所以也就不用押金什么的了。

  李红军先交了半年的房租,一共是四十八块。双方写了一个简单的租房合同。

  因为屋子里也没什么私人用品了,放到这的东西也都是能让沈云芳用的,所以王岩在收了钱,拿了合同之后,就把钥匙给了李红军。

  房子暂时是自己的了,所以沈云芳和李红军又里里外外的看了一遍房子,把家里缺的东西在心里记了一下,准备明天看着去买。

  因为招待所已经办了入住交了钱,所以这天李红军一家四口还是住在招待所。第二天一大早,陈静下了夜班家都没回,就直接来招待所接他们了。

  然后他们把行李拿到新家,把被褥往硬板床上一铺,屋里立马就不一样了。

  之后李红军把两个孩子拜托给马惠兰帮看着,然后陈静就带着他们两口子在s市里到处转,除了熟悉环境之外,主要就是到处去买家里缺的东西。

  终于是把家里布置的差不多能住人了,李红军就陪着沈云芳一起去学校报到去了。

  *北农业大学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学校,虽然经过这些年的运动被迫害的残破不堪了,但是它的底蕴还在。

  一家四口就这么去学校,受到了校长的亲切接见,在了解了沈云芳的困难之后,又看到办公桌下面两双灵动纯净的大眼睛,校长大人没抗住,答应了沈云芳不住校的请求,也同意了当沈云芳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可以带着孩子去上课。

  至此,沈云芳上大学最困难的几个问题已经解决了七七八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