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百四十五章战友
  陈静将李红军一家四口领进家里,陈静的妻子马惠兰也走了出来。怎么说呢,打眼一看马惠兰就是一个饱经风霜的妇女,虽然年龄上比陈静还小两岁,但是从面相上看,她却比陈静更显老。

  当马惠兰走动的时候,沈云芳觉得她知道是为什么了。马惠兰一只腿是跛的,站着的时候看不出来,不过一走路就看的很明显了。

  李红军则不着痕迹的打量了战友的家,一共也就十五平米大小,被间隔成了里外三间,最外面间隔出一个长条的屋子,靠一面墙支着两张长条的木桌子,上面摆着一个咸菜碗,桌子下面有几个土豆和一个袋子,刚刚进门的时候在外面看到锅灶,看起来这里只是个储藏室,做饭是在外面。

  再往里进就是一个差不多有十平米的屋子,靠墙放了一张双人床,应该是陈静两口子的住处,床头放着一个三开门的立柜,床脚还并排放着几把椅子。

  最里面是特意给孩子隔出来的房间,宽不到一米多,放着一张八十公分的单人床,门口这里还有一张木桌子,应该是孩子学习用的。

  两个屋子之间没有门,只是挂着一个布帘子格挡视线。

  从家里的布置,李红军差不多已经了解了战友的经济情况,眉头皱了皱,不过马上又展开眉头,重新严肃了起来。

  自从陈静退伍回家之后,两个人就一直没有在见过面,所以一看到陈静就迫不及待的问起部队的事情和其他战友的情况。

  沈云芳能看得出来,陈静虽然已经退伍多年,但是对于军队还是有割舍不了的感情,在他说话的时候,脸上的皱纹好像都平整了很多,疲惫感也被愉悦给代替了。

  两个人说了好一会儿部队的事这才想起来,旁边还有家属呢,这才又重新相互介绍了一下,又唠起了家常。

  “你这次带着弟妹和孩子来,不只是来看我的吧,有什么事你就说,只要我能办到的,肯定给你办妥了。”陈静说了一会儿话就问起了李红军的来意。

  他知道李红军还在部队,这个时候带着家属一起来找他,怎么也不像是来玩的,肯定是碰到啥难处了。他陈静虽然没有太大的本事,不过能帮上忙的地方他绝无二话。

  “你们先唠着,我去做点饭,一会儿咱们边吃边唠。”马惠兰是个很善解人意的女人,怕李红军真的有什么难处不好当着她的面说,就自动的站起身,借着做饭躲出去。

  沈云芳赶紧的把满满放到李红军怀里,让他抱着,自己也站起来,说道:“我也跟嫂子学学做饭。”

  “不用,不用,就那么大点地方,我一个人都转不开了,你就在这坐着吧。”马惠兰赶紧的把人拦住。

  “弟妹,你就不用忙活了,你嫂子别的不行,干活利索,做饭好吃,一会儿你尝尝就知道了。”陈静笑呵呵的说道。

  马惠兰也笑着说:“呵呵,我也就这点还能拿得出手,老陈那是看到谁都得吹一吹。”她走到立柜前,拉开门在里面掏了掏,拿出一个小本子,“我去买点肉啊,一会儿就回来。”

  “嫂子,不用买肉,家里有点啥做点啥就行。”沈云芳赶紧拉着,哪能让人家破费啊,一看陈静两口子的日子过的就很艰难。

  “哎呀,就是有啥做啥,你就别管了。满满,跟大娘再见。”马惠兰逗着满满。

  满满很给面子的啊了一声。

  “哎,对了,在打点酒回来啊,一会儿我和红军好好喝两杯。”

  马惠兰看着陈静有些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拿着票和粮本走了。

  李红军也和陈静说起了他们一家四口来s市的原因。

  陈静听了之后一脸的惊讶,“弟妹考上大学了?”

  “对啊,我这也抽不开身,让她们娘几个自己在这边,我也不放心,正好想到你在s市,没想到你家还离学校这么近,那就太好了,以后你多帮我照看她们几个点就行。”李红军笑着说道。

  其实他原本还想着,要是陈静家有地方,让媳妇孩子租他家的房子住呢,这样在陈静眼皮子底下,他也能更放心。但是现在一看,澳门赌博网站:还真像王岩说的那样,一共就巴掌大的地方,陈静一家三口住的都很勉强,肯定是挤不下自己媳妇和孩子了。

  “那还说啥了,你把弟妹和孩子放这你就放心吧。”陈静立马答应下来,这还真不是什么大事。同时陈静对着文静的弟妹竖起了大拇指。

  沈云芳腼腆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对了,我跟你打听个人,刚刚送我们来的那个小伙子我看你挺熟的,他为人怎么样,家里什么情况?”李红军心里已经琢磨起租王岩家房子的事情了。

  陈静不知道李红军为什么打听王岩,但是还是把他的基本情况说了出来。

  王岩是电视机厂的正式职工,家里父母健在还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姐姐已经出嫁,他在一年前也结婚了,对象也是电视机厂的职工。家里人都挺和善的,在这一片算是条件比较好的人家了。

  “他说他家有个空屋子可以出租,是吗?”李红军对于王岩的家庭很是满意,特别是王岩已经结婚,并且没有兄弟。

  “空房子?这个我到是没有听说……哦,对了,他结婚的时候单位是给分了个单间,但是他们小两口基本上都是住在娘家,估计他说的有空屋应该是说他的那间新房吧。”陈静想起来了。

  他也听出来了,红军这是要在这边租房子住。也是,弟妹带着两个孩子在这边上学,学校的宿舍肯定是不能住的。他知道自己的情况,家里就这么点地方,实在是没有地方让弟妹住进来了,所以他也没有阻拦。

  “那就是真的了。那等吃完了,你带我去看看房子,要是行,我就租下来,以后我媳妇和你们住的近了,我就不用惦记了。”李红军拍板决定。

  中午马惠兰做了四个菜,打了半斤白酒,陈静和马惠兰的儿子陈诚也放学回家了。

  陈诚今年十岁,小学三年级。和这个时代的小孩子差不多,又矮又瘦的小男孩,鼻子底下一不注意还能看到点清鼻涕,还没进家门呢,就喊妈我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