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百四十四章遇到的小青年
  李红军和沈云芳是对着坐在三人座的过道这边,坐在李红军旁边,隔着一个过道的小青年看了看他们一家四口,然后小声的问李红军。

  “大哥,你们是去s市吗?”

  李红军让胖胖站到他的双腿间,这才侧头看小青年,长相普通,从面相上看很朴实,不像是坏人。

  “对啊,我们去s市。”

  “大姐考的是*北农业大学吗?”小青年接着问道。

  “嗯,就是*北农业大学。”

  小青年得到确定答案后反倒不说话了,低头想了好一会儿,又看了看沈云芳和孩子,这才又凑到李红军的耳边说道:“大哥,我刚刚听大姐说你们这是要去学校旁边找房子是吗?”

  “嗯,对。”李红军眯眼看向小年轻,知道他还有话说。

  “呵呵,是这么回事,我家正好就住在*北农业大学旁边,那边的情况我最清楚,空房子不好找。哎,家家都巴掌大的地方,自己住还挤不开呢,哪有多余的房子往出租啊。”小青年感叹的说道。

  “是吗?”李红军觉得他还有话没说完。

  “刚刚听你们说知道你们有难处,作为老百姓,坚决拥护人民子弟兵。呵呵,我是想说我家正好有间房空着,原本也没打算往出租,不过要是你们需要,我可以先租给你们。当然,你们可以先去看看,要是没有合适的在过来也行。”小年轻搓着手说道。他有些不好意思,他的本意是想帮忙的,但是让他这么一说,怎么好像他是骗人的一样呢。

  李红军自认为他看人还是很准的,这个小青年一看就是个老实孩子,应该说的都是真的,于是也露出了个笑容,对人点头感谢,“不管怎么样,都要谢谢你。我们这次去s市,要先去看我的一个战友,之后才会去找房子。这样吧,你看看能不能把你家的地址先给我,等我们过去的时候去看看房子行吗?”

  “当然,当然。”小年轻激动了,能帮到这个人民子弟兵,他骄傲啊。

  之后,李红军又详细的问了问小年轻家的具体位置以及怎么走,还问了问他家空房子的条件。

  很快火车就到了s市,这个车厢差不多下了三分之一的人,胖胖小朋友被妈妈领着下车,还一个劲的回头跟那些夸他的叔叔阿姨挥手道别呢。

  出了火车站,小年轻抢着把李红军手里的行李架扛了起来,让他们两口子抱好孩子就行,然后大踏步的走去公交车站,准备坐公家车回家。

  李红军两口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抱着孩子也跟了上去。

  很巧的,李红军和小年轻聊天的时候,居然发现李红军的战友和小年轻家在一个家属区,而且还是邻居,关系还不错。这不,出了火车站之后,李红军也不用找人问路了,直接跟着小年轻走就行了。

  上了公交车,李红军比小年轻快了一步把几个人的车票给买了,然后一路说说笑笑的就到了*北农业大学旁边的家属区。

  “呵呵,别看我们这个家属区有点破,但是我们这可是好地方,左边就是*北农业大学,右边是*宇电视机厂,我们这住的可都是技术性人才和文化人。在往前走十多分钟,就是国棉厂的家属区。这一趟交通都很方便。”小年轻王岩很是骄傲的和李红军一家四口介绍着。

  两口子看了看王岩所指的家属区,一排排平房错落有致的排列着,从外表看是个很破旧的小区,很多房子年久失修,已经露出了砖头,房子间的土路上因为天气暖和化的有些泥泞。

  “咱这的房子比国棉厂那边的新,条件也比那边好,看到没那边就是井台,吃水就从那里打。还有那,公共厕所,咱这基本上都是每三排房子就会配一个公共厕所,比国棉厂家属区可是好多了。”王岩在这里住习惯了,一点都看不出家属区的破旧,还在那口沫横飞的指着公共厕所给他们两口子介绍呢。

  李红军皱了皱眉头,没有想到s市的住房环境还没有部队的条件好呢。

  因为不知道战友家的情况,所以李红军先是让王岩带着他们去找了个招待所住下来,把行李什么的都放好,拿起给战友家孩子的礼物,这才又由王岩领着去了李红军的战友家。

  两口子抱着孩子,跟着王岩绕了好一会儿,这才在一个四合院门口停了下来。

  “陈大哥、陈大哥,在家不?快出来看看谁来了。”王岩在门口就扯脖子喊了起来。

  没一会儿里面就有声音恢复了,“谁啊?是燕子啊。”

  王岩小名就叫燕子。

  “哎,是我,哥你快出来看看,看我带回来了。”王岩带着人走到了四合院的院子里。

  王岩这话刚说完,四合院一边倒坐屋的门被推开了。出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精瘦精瘦的,长相普通,就是脸上一看就有些疲惫的神色,眼角已经有了好几条的皱纹,一看就是个经常劳作的男人。

  “陈静!”李红军一眼就认出这正是自己的战友陈静。

  “红军?”陈静这个时候也看到了后面站着的李红军,然后就是一脸的震惊。

  震惊过后两个人同时往对方走去,面对面了才停住,然后两个男人都伸出拳头相互捶打了几下,又抱着哈哈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李红军给战友介绍自己的媳妇和孩子,大家纷纷问好之后,谢过王岩后,这才相携着进屋说话。

  这番动静到是把四合院里在家的人都惊动了,看着陈静把人带进屋后,这才不咸不淡的说着风凉话。

  “这是有战友来了?”一个睡眼朦胧的男人从屋里出来问道。

  “看起来还是来了一家,不会是来借钱的吧。”一个中年妇女猜测道。家属区里经常能看到谁家谁家的穷亲戚过来串门,目的不外乎就是想抠出俩钱来。

  “你可拉倒吧,老陈自己家都要吃不上饭了,还借钱给别人,你能不能别闹了。”旁边一个大妈不以为意的说道。老陈一家三口穷的,孩子都要上不起学了,还借钱给别人家?那可真是脑子进水了。

  “那可不一定,我听说,这当过兵的人感情不一样,除了媳妇,啥都可以跟战友共享。”一个不太正经的男人搓着牙花子说道。

  “你可别在那瞎得得了,人家的事你少说,赶紧的去挑两桶水来,我这衣服还等着洗呢。”不正经男人的媳妇端着水从屋里走出来,就听自己家男人又开始瞎冒泡得罪人了,赶紧的就支使他干活去了。

  “切,我还不惜的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