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百四十一章难熬的等待
  等待通知书的日子是非常难熬的,虽然沈云芳知道自己考的很不错,对自己有信心,不过这个时候,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一天没接到通知书,她这心就不能真正的放下来。

  不过因为她参加的高考,在家属区这边造成了一定的舆论,所以她考完试这段时间,虽然心里焦急,却没有像别人一样,天天去收发室看有没有通知书,而是看着满满在家自己玩。

  “宝贝啊,妈妈以后要是带你一起去上学,你得听话知道吗?”沈云芳侧躺在炕上,对着正玩自己脚丫子的小闺女说道。

  “啊啊”

  “你答应了啊,说话得算数,要是你到时候不听话,妈妈可是要打屁股的。”沈云芳把小闺女的哼唧当成了答应,大手还威胁的在小闺女的屁股上轻轻拍了拍。

  满满已经九个月大了,不过她和胖胖的性子正好相反,不爱动,只要是能躺着绝不坐着。胖胖在这个月份的时候早就满炕的乱爬了,满满却很文静的天天就躺着,自己吐泡泡,也不无聊。

  曾经一度沈云芳还怀疑过孩子的健康情况,后来通过这个测试证明满满各方面都是健康的,她之中情况只能归结为一个字,就是懒。

  有这么个懒闺女,沈云芳也没法了,只能是自己没事多跟她说说话,希望能带动孩子活泼点。不过到现在为止,收效甚微。

  “云芳,在家不,我进来了啊。”

  门外响起吴嫂子的声音。

  “在呢,嫂子你进来吧。”沈云芳赶紧坐起身,给自己闺女身上盖上个小毯子。外面天寒地冻的,屋里烧炕很暖和,她给孩子就穿了一层小单衣,怕开门进来凉风。

  吴嫂子推门走了进来,看她们娘俩在炕上都瞪着一样的圆眼睛看着她,忍不住扑哧一声乐了。

  “哎呦喂,你们可真是亲娘俩,这个像啊。”

  沈云芳回头看了看自己闺女,也跟着笑了,满满是跟她很像,特别是眼睛和嘴,所以才让李红军爱得不行,回家后闺女就不离手了,胖胖都得靠边站。

  “嫂子,快坐,婷婷咋样?烧退了没?”沈云芳往里挪了挪,把炕沿的位置让了出来。

  最近因为天气的变化,婷婷不幸得上了感冒,最主要还发烧了,所以这几天都没去幼儿园,吴嫂子自己在家看着,还得去卫生所打针,今天她过来,肯定是有事。

  “退了,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不烧了,她爸非说让孩子在家休息休息,不让去幼儿园,这不一大早上我给伺候好了,正在家里自己玩呢。”吴嫂子虽然嘴里埋怨,但是脸上却笑容满面。

  吴国强和李红军很像,虽然没有他那么夸张,但是也是个疼孩子的,对于小闺女那更是疼的不得了。当妈的看爹疼孩子能不高兴能不开心吗。

  “让婷婷在家多玩几天行,现在孩子感冒的多,不能这个时候送婷婷去幼儿园,要不交叉感染了可就麻烦了。”就她知道的,已经有好几家的孩子都感冒发烧了,所以这个时候抵抗力低的孩子最好不要去人多的地方。

  “哈哈,我也是这么想的。”吴嫂子不太理解交叉感染是啥意思,不过听着也能明白个大概,这有文化的人就是不一样,说出的话都能让人琢磨半天。“你家胖胖还送去托儿所了啊,你不怕他也被传染啊。”

  吴嫂子看炕上就满满一个,就知道胖胖是去上托儿所了。

  “我是不想他去啊,不过那小子现在一分钟消停的时候都没有,非要去托儿所找小朋友玩,我在后面拉都拉不住。”沈云芳一副没有办法的样子。

  “呵呵,小男孩就是淘,这才好呢。你家胖胖精力旺盛,也不用担心。”吴嫂子有些重男轻女,就喜欢欢实的小伙子。

  沈云芳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自己家孩子这段期间确实是精力旺盛,要不是她压着,在家都能把房顶掀了。当然这有些夸张了,怎么说胖胖才三岁,还是虚岁。

  吴嫂子想到今天她是奉命而来,低头思索了一下,这才说道:“云芳啊,你这么年轻就儿女双全了,可是招老鼻子人羡慕了。”

  沈云芳裂了裂嘴,这个她听了可不是什么夸人的好话,认真算起来,她今年才二十,就已经有了两个孩子,她并没有觉得有多光荣啊。

  “在加上我们红军还会疼人,咱做女人的这辈子也算是圆满了。”吴嫂子一副知心大姐姐的样子。

  沈云芳点了点头,这确实是现在广大劳动妇女的期盼,有个温暖的家,有个知道疼人的男人,有几个挺好的孩子,这辈子也就别无所求了。

  其实沈云芳也有这些期盼,对于能有现在这样幸福的家庭她也很知足。不过作为知道后世社会发展的一个母亲,她也知道生活环境的不同,对于孩子以后的发展会起到多大的作用。

  想给孩子未来更多的保障,同时也不想完全的失去自我。所有她那么执着的去参加高考,想成为一名大学生,想自己有所成就,为孩子创造更加优渥的成长环境。

  当然优渥的条件不是指有钱,让孩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而是说让孩子有个良好的成长环境,想学什么特长,作为家长他们出得起学费,想学英语什么的,他们能给请的起老师。

  “所以我说啊,有些事情也不用强求,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吴嫂子有说出这么两句。

  嗯?这是什么意思?沈云芳脑瓜一转就明白了,原来吴嫂子今天是来安慰自己的,只是这话说的,咋这么渗人呢。

  “呵呵,嫂子,我明白你的意思,我考大学也不是为了啥,能考上当然好,我高高兴兴的去上学,就是没考上没也关系,我们家李红军也能养得起我们娘几个,我照样过日子。”沈云芳反过来安慰吴嫂子。

  “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吴嫂子安慰的拍了拍沈云芳的手,“哎,也是老天不长眼,瞧瞧你这小手,嫩的像是能掐出水来,合着就该是个城里人的手,在咱这嘎达真是白瞎了。”其实她心里还是对沈云芳有些羡慕嫉妒的,老娘们有这么一双嫩手,足以说明她在家受宠,这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啊。

  这话可不好接,她一个农村出来的妇女,长着一双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手确实有些说不过去。不过这也没有办法,当初她自己在盖家屯的时候,养鸡养鸭种地什么的都没少干,这手就是磨不粗,她也没有办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