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百二十九章不用我还,澳门赌博网站:那最好
  第二天早上,沈云芳没用人来叫,自己收拾好了,把孩子寄存到吴嫂子家,就去找领导去了。

  结果她来的还不算是最早的,当她推开组织部办公室门的时候,就看到王桂芬正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和领导白话什么呢,当门被从外面推开的时候,王桂芬下意识的转头往门口看,看来人是沈云芳的时候,立马闭上了嘴巴。

  “小沈来了,快,坐,坐。”领导热情的站起来招呼沈云芳。

  沈云芳可不敢拿乔,笑着点了点头,坐到了离王桂芬最近的椅子上,还亲热的打着招呼,“桂芬嫂子你也来了啊,怪早的啊。”这就是纯属膈应人了。

  王桂芬横了沈云芳一眼,嘴里嘀嘀咕咕的,估计是没说什么好话。

  沈云芳也不在意,转头看着领导们,昨天可是说了,今天让她来和婆婆通话的。

  领导看了看手表,和昨天约定的时间差不多了,于是说道:“昨天我和对方约好了早上八点打电话,没想到你们都来的这么早,那咱们就早点打过去,看看那边人都在不在。”

  在座的债主和欠债的都点头同意了,领导这才拿起电话拨了过去,好一会儿才和那边接通,领导和那边的领导聊了几句,这才把沈云芳叫了过去,示意她接电话,对面是李红军的老娘。

  站起来的不光是沈云芳,王桂芬也紧跟着站了起来,看样子是也想听一听。

  沈云芳也没在意,她又不是想赖账。

  “喂。”沈云芳这边刚喂了一声,对面就噼里啪啦响起了邱淑萍的说话声。

  “老二媳妇啊,咋地?你啥意思?我和你爹就去你那住两天你咋就这么多事呢,啊?不就是借了点钱吗,至于你这大老远的追到你弟弟学校来吗,你知不知道……”

  沈云芳把电话筒往外拿了拿,其实就算是她不拿,这电话的收音效果也不好,不说整个屋子都能听到,最起码就近的这几个人可是听得真亮的。

  沈云芳当没看到王桂芬那幸灾乐祸的笑容,等那边骂完了,这才把话筒放到了耳朵上,“娘,本来我是不想麻烦你们的,但是我从老家回来之后,就有人堵到家门口让我还钱了,我真是闹不明白了。我家清清白白的,从小我爹我娘就教我,自个有多大能耐就办多大事,我从小就听我爹娘的,所以从来都安分守己的过日子,没那么大能力,我也不端那么大的饭碗。没想到我回了一趟老家,回来就有人告诉我我已经背了二百块的债了,我听了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啊!娘啊,我一个普通老百姓,一年都攒不了多少钱,别人都说这钱是你借的,我不相信啊。娘你怎么可能这么坑我们呢,咱们都分家了,我们也按娘你当初的要求每年给了你一百元的养老费了,你可不能可着一个儿子祸祸啊,一年让我们掏出去三百块,我们就是不吃不喝卖血也拿不出来啊。我寻思肯定是他们弄错了,爹娘你们是李红军的亲爹亲娘,肯定不能这么对我们的,就打算写信回老家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是这边的桂芬嫂子等不及了,催着我还钱,还找到了部队,部队这才给李红旗的学校打去电话,就是想尽快确定这个事情。娘,您肯定没在这借钱是吧?”

  沈云芳这番话可谓是声泪俱下,越说越伤心,最后更是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而电话那头这个时候却没了声音。

  “喂、喂、娘啊,你到是说话啊?领导,这电话是不是不好使了。”沈云芳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擦了一把眼泪,举着没声的电话筒问道。

  “云、云芳……”电话那头适时的响起了李老头的声音。

  沈云芳赶紧的把电话放到了耳边,“爹,您在就更好了,您是老革命了,肯定能弄明白这个事情。您快跟他们说,没有这事,你们没在这借钱,我家的日子都没法过了。”

  电话那头又没了声音。

  “喂、喂、爹啊,你说话啊!”沈云芳焦急的喊道。

  “大嫂……”电话里又换了个人。

  沈云芳目色微冷,嘴里喊道:“红旗啊,你现在是大学生了,肯定比嫂子明白事理,比嫂子说话清楚,你在那边跟爹娘好好说说这个事情,让他们赶紧的解释解释,这边人家都逼债逼到家门口了,在这样下去,这日子也没法过了,我干脆也抱着孩子去学校找你得了。”

  对面的话筒里又变了声音,“你咋呼啥咋呼?还要抱着孩子来红旗的学校?你可拉倒吧,没钱就老实在家待着吧。我实话跟你说了吧……别拉我,我是她婆婆,我就是……她能把我怎么的?”话筒里传出邱淑萍撒泼的声音。

  沈云芳把话筒挪远,知道老婆婆这是要发飙了。

  “钱就是我借的,我一共借了二百块。不过这你可怨不到我和你爹,我们可是去信知会你们两口子好几次了,我和你爹要来红旗这。你这个不孝的东西,当我说话是放屁是吧,那我这个老太太就后着脸皮出去借钱花,你和老二愿意还就还,不还拉到。”邱淑萍那破马张飞的声音传了出来。

  沈云芳听了也干脆,直接说道:“行,既然娘你这么说了,我就放心了。二百块,我和李红军一年也攒不了这么多,既然娘你不用我们还,那最好了。现在别人找我要钱,我就把桃树村的地址告诉她们了啊,让她们自己想办法到家里管你要钱去了。”

  沈云芳说完,咔吧就把电话挂断了。

  王桂芬嗷的一声,扑过去抢电话,“哎呀我的娘啊,你咋把电话挂了呢,我和你婆婆说,她当初借钱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她可是说等你们两口子回来肯定马上还我钱的。”

  刚刚电话里的话屋里的人可都是听的清清楚楚,要是按照她婆媳俩说的这样,那她想要钱的话,还要去什么桃树村要。她哪知道桃树村在哪啊,这不是明摆着要黄吗。

  “桂芬嫂子,你也是听到了,我婆婆和我们是分家了的,她借的钱她自己还,我们当子女的就是想尽心也是无能为力。这样,等回去我就把我婆婆家的地址和村里的电话给你抄一份,你等着我婆婆回家了之后,你就管她要就行。”沈云芳一副甩手掌柜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