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百二十三章要账的来了
  沈云芳回来家属区这边第二天,澳门赌博网站:就有人上门要账了。

  王桂芬扭着水桶腰走进了沈云芳家院门,“李红军李营长家的在不在啊?”她边喊边探头往院子里看。

  沈云芳在家的时候,把院门给插上了,虽然就是个木栅栏,但是也没人会那么没有眼力见的自己推门就进。

  沈云芳正在后院查看自己只剩了一笼子的鹌鹑,顺便骂骂脚边上跟前跟后的踏雪。

  “你说你,有啥用,就看着人家到咱家把鹌鹑给抓走了,你那能耐呢?哼,你啊,就是一个窝里横。”沈云芳看着自己的鹌鹑,越看心里越气,现在也没有李红军在跟前出气,她只能是抓着踏雪一顿的数落。

  踏雪委屈的呜呜直叫,当时它被人关起来了好吗,要是它在,它宁可把鹌鹑都咬死,也不让别人抢走它家的东西。

  沈云芳不知道踏雪内心的想法,要不肯定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家的傻狗居然还有这么凶残这么护食的一面。要知道他们家就是胖胖都能在踏雪嘴里把正吃着的骨头抢过来的。

  王桂芬在前院喊,沈云芳在后面是听到了的,但是这个声音不熟悉,她心里就隐隐约约的猜到了,估计这个不认识的人来找她没啥好事。

  所以也不答应,就那么慢吞吞的数着鹌鹑,一笼子里原来是一百只,一共五笼子,自己出去两个月,回家之后,没了五分之四,就这最后一笼子里也没有了一百只,她数来数去就剩下七十二只了。她该感谢邱淑萍没有赶尽杀绝吗?

  王桂芬在前面喊了好几声也没看到有人出来,心里寻思难道人出门了?不对啊,听说这个沈云芳来了之后,基本上就不咋出门,这刚从外面回来,哪能就又出去了呢。再说今天早上也没看有人往连队那边走啊。

  王桂芬想了想,还是不甘心,围着栅栏想绕道后头去看看,结果走到后头就看到塑料棚子里好像有个人影。

  “哎?李红军家的?哎?”王桂芬探着头叫唤。

  看沈云芳没理她,又放大声音喊:“哎?叫你呢,李红军家的。”

  踏雪从女主人身边蹭的窜了出去,看着这个曾经到家里来抓它的鹌鹑的坏人,狠戾的呲着牙。

  “哎呀,可吓死我了。”王桂芬被这突然窜出来的大狗吓了一跳。

  沈云芳这才慢慢转过头,踏雪都跳出来了,她也不能在装了,于是拉开塑料棚子的门往外看去,先是制止了踏雪,然后一脸迷茫的问道:“你是?”

  王桂芬看人出来了,也没空搭理一条狗,赶紧的放开把着栅栏的大手,退后一步,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脸上堆起笑容说道:“哎呀,你是李红军家的吧,我家男人是一团二营的营长,我略长你几岁,你管我叫桂芬嫂子就行。”

  沈云芳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状,“哦,原来是桂芬嫂子,早啊,这大早上的你找我有事吗?”

  “呵呵,还真有点事,要不我去你家说?”王桂芬看了看隔在两个人中间的栅栏,心里有些不舒服。

  “哎呀,你瞧我这记性。桂芬嫂子你赶紧的进屋,进屋。”沈云芳像是才想来起来一样,赶紧的把塑料棚子的门关起来,然后绕道前面去给王桂芬开了院门。

  “你可看好你家狗啊。”王桂芬看着踏雪还对着她呲牙呢,就有些胆怯,要是一个弄不好让狗给咬一口可就不值了。

  沈云芳拍了拍自己家踏雪,解释道:“桂芬嫂子你别怕,我家踏雪虽然是条狗不会说话,但是聪明着呢,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它可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它从不咬好人的。”踏雪好像为了印证女主人的话一样,低头做出要攻击的状态,然后露出自己的两颗犬牙,一副要扑上去的样子。

  “哎呀,你快看好它,看好它。”就这样王桂芬也挤出空来,侧着身往屋里跑。

  沈云芳在后面拍了拍踏雪的大脑袋,以示奖励。

  两个人进屋之后,沈云芳连炕都没让她坐,以自己家胖胖在炕上睡觉呢,怕把他吵醒大人就不好说话了这个理由让王桂芬坐到了桌子前。

  王桂芬到是没有在意坐哪,这个时候她还心有余悸,“你家这狗可真是凶,好在我上次来的时候它不在家,要不我都不带登你家门的。”

  沈云芳心里说,你不来才好呢,估计就是你缺德带冒烟的想看我家笑话吧,这也是就是还顾忌着李红军的前途,要不她早就关门放狗了。

  沈云芳心里碎碎念,面上还是一派的和气,还给王桂芬倒了一杯水。

  “咳咳,要说啊嫂子早就应该来看你的,只是咱们家离得远,我这天天的看孩子带崽子的,也抽不出空来,咱住一个院里都半年了,这才第一次说上话。”王桂芬开始唠家常。

  “可不,我搬来也半年多了,带着孩子也不好到处去串门,以前也不认识嫂子,没想到我在这没混熟,到是让我婆婆公公抢了先。我听说我不在的时候,嫂子对我家公婆可照顾了,过来了好几次陪他们聊天,真是谢谢你了。”沈云芳说话的时候面上的笑容很是温柔,让别人一点都看不出来她心里的恼火。

  王桂芬尴尬的笑了笑,自己刚说没空出来串门,就被人说出有空来家里陪老头老太太,确实有些站不住脚,不过好在她脸皮厚,稍微整理了下情绪,把刚刚的话题抛在脑后,继续新一话题。

  “哎呀,云芳啊,说起这个,嫂子就托大点说你几句。你和李红军结婚了,就得把他爹娘当成咱自己的亲爹娘一样孝顺,咱都是军嫂,除了代表自家老爷们的脸面,咱还代表着的是军人形象,可不能给军人抹黑做那不孝的儿媳妇啊。”王桂芬把部队里给她们这些军嫂扫盲的时候教的话说了出来,自认为站在了正义的一方,所以说话的时候就带着点教训人的语气。

  沈云芳这次到是不生气了,继续微笑着听她说话,看她还能说出点什么来。

  “你都不知道,你公公婆婆这次来你们这,看着可真是可怜,那么大岁数了,还跟人低头哈腰的到处借钱,我这旁人看着都不落忍。”王桂芬好像真有那么回事一样,嘴里啧啧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