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百一十六章你只要帮了这次,咱们就两清了
  沈云芳看了看沈大娘,想了想还是把真话说了出来:“大娘,这事我们真的帮不上忙,李红军没那么大的能耐,他在首都没有战友。就是上次救我的时候,也是拐着弯的求的别人,搭了很大的人情,如果没有必要,我们也不可能在求人家了。”

  沈大娘听了她的话眼睛都红了,“现在咋说你都不肯帮忙了?”

  沈云芳摇了摇头,明知道接着说下去,和大爷家的感情也就到头了,但是她还是说了,“大娘,我说过了,李红军没有那么大的能耐。”至于她和沈云秀的仇怨,就不用这个时候提醒沈大娘在火上浇油了。

  “啥没那么大能耐,今天要是你受了这么大罪,我就不相信李红军他不想办法。”沈大娘笑脸一抹,板着脸立着眉毛数落起来,“你现在这么说不就是不想帮你堂姐吗。”

  沈云芳还真的点头了,看着沈大娘说道:“大娘你这话算是说对了,我一直都说,我和沈云秀之间现在就是仇,已经没有姐妹情了。我不为难她都是我看在我大爷的面子上,想让我不计前嫌的帮着她,那是不可能的。”

  “你、你、你,沈云芳你可真行,你是忘了这么多年是谁帮着你和你娘两个孤儿寡母的了是吧,这些年要是没有我们家帮着,你和你娘都不知道饿死了多少遍了,现在你长大了,翅膀硬了,就翻脸不认人了是吧。”沈大娘气的站起身,插着腰一只手还点的着沈云芳。“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不想想,你娘死了之后,是谁给了你一口饭吃,没让你饿死。是谁给你操办的婚事,让你风风光光的嫁出去的。是谁让你结了婚之后,还像在家当姑娘一样,舒服的在娘家住着,这些好你都忘了是吧,这都是你大爷帮着你的。你这没良心的东西,现在自己过好了,你大爷就让你帮点忙你就不愿意了,就你这样的,赶明个我就去你婆家好好说道说道,也给你宣传宣传,我倒要看看,就你这人品,你婆家还能待见你。”

  沈云芳一直看着沈大娘听着她骂,最后她也站起身看着沈大爷。

  沈大爷不说话,举着酒杯自己在那喝闷酒。

  沈云芳抿了抿嘴,转头看着沈大娘说道:“大娘,你说的都对,确实从小到大,你和我大爷没少帮我们娘俩,特别是我娘走了之后,也多亏了我大爷,我才没有被我姥家那些亲戚吃了。你和我大爷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呢……”

  “我不用你记着,现在我闺女有事,你帮着我找人给云秀把腰撑起来,咱们就两清了。”沈大娘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和李红军结婚之前就说过,我爹没了,我大爷就跟我亲爹一样,等你们二老岁数大了,需要人养老的时候,我就跟志杰和志文哥一样,也算一份,我也给你们养老。但是大娘,咱们一码归一码,我欠你和我大爷的,但是我不欠沈云秀的。如果大娘因为这事就要跟我断清楚,那我也没办法了。”沈云芳接着说完自己的话,回头又跟沈大爷说道:“大爷,今天我就先走了,等以后有机会的,我在来看你和我大娘。”

  沈云芳说完,抬腿就往外走去。

  “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今天走了以后就别想再进我家门,我倒要看看,就你这样的,以后能有啥好下场。”沈大娘在后面骂道。

  等沈云芳真的走没影了,沈大娘转身就想坐下继续哭,结果就看沈大爷坐那还一口接一口的喝了,于是她火冒三丈的一把夺过沈大爷手里的酒杯还有桌子上的酒瓶子,一股脑的都摔到了地上。

  “我让你喝,我让你喝,这都啥时候了,你就知道喝酒,你个没用的窝囊废,都被人欺负到家门口了,还就知道喝呢。”沈大娘说完就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沈大爷也没有发火,手里没有酒杯了,他放下手,抬头看着自己的老妻。

  “我不喝酒还能干啥?和你一样逼着云芳帮云秀?”

  “咋地,那是你亲闺女。”沈大娘听他这么说也顾不得哭了,瞪大眼睛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沈大爷叹了口气,“就是因为她是我的亲闺女我才愁啊,她要不是我亲闺女,我也早像别人一样,躲旁边看笑话了。”可不就是个笑话,从云秀和方城建处对象开始,一步步的,外人没少看他看他家的笑话,他为了孩子一层层的往脸上糊纸片子遮羞,可是这种事那是想遮住就遮住的,早晚是要露馅的。现在可不就是这样,他千方百计的不让方城建回城,不就是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出吗,可是自己闺女和媳妇又是怎么做的,天天的说回城好,回城好。他也是被墨迹的烦了,加上老婆子在旁边煽风点火的,就没把持住,最后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云秀现在这样你说怨谁?”沈大爷问道。

  “怨谁?怨那个不是东西的方城建呗,怨他们老方家拿人不识数呗。”沈大娘莫名其妙的说道,这老头子咋地了。

  “错了,谁都不怨,就怨咱们俩。”沈大爷叹了口气,“孩子是咱俩生的,咱俩从小没教育好啊,让这孩子长大了还四六不懂,人话听不进去,非得一门心思的往城里奔,不顾礼义廉耻贴上了方城建。当初咱俩要是能把住了,就是不让云秀找方城建,现在也不能有这样的事,所以谁也不怨,就怨咱们俩。”

  “你也别说云芳,人家不是咱们的孩子,凭啥咱们说啥就得让她帮啥。你自己闺女都不听你的,你还指望别人听你的咋地。再说你也别总拿那几口饭当回事。当初困难的时候,二弟也没少接济咱们家,要不咱家三孩子咋能都长大成人。”沈大爷说了心里话,“老婆子啊,行了,咱别折腾了,等秋收过去之后,咱们就去看看云秀,她要是真的在城里过不下去,咱就把她领回来,我合上这张老脸的,让别人笑话两句,总好过孩子在别人家受苦。要是以后云秀都找不到好人家,咱俩不死就养着她。”

  “可是云秀不让咱们去啊。”沈大娘也想过这样的办法,可是人言可畏啊,要是把闺女接回来,那闺女以后可咋办啊。

  “你听她的?听她的是啥后果你还没看清吗?行了,这事就这么定了,咱谁也不为难了,有多大力使多大力。你也不用跟云秀说这事,等秋收一忙活完,咱们就去。”沈大爷最后拍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