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百一十五章大娘还是张嘴了
  在沈云芳回来一周后,沈大爷还是没坚持住,在沈大娘的受益下又特意把沈云芳叫过去吃饭。

  沈云芳去之前就已经明白,这顿饭不是那么好吃的,沈大娘肯定是要张嘴说沈云秀的事情的。

  不过她就弄不清楚了,上次她好像说的很明白,她和沈云秀之间已经不存在着什么姐妹情深了,就沈云秀对自己做的那些事情,自己不去找她算账就不错了,为啥沈大娘还有那个自信以为他们张嘴了,她沈云芳就得头拱地的帮着沈云秀呢?

  沈云芳不想去吃这顿饭,因为注定了请客的人不能满意,最后弄不好,还得让沈大娘给撵出来。不过她想了想,以沈大娘这执着的劲头,自己就是今天不去,明天后天的,沈大娘也还得来叫她,不试一试不碰碰壁肯定是不能回头的。她又不欠他们的,干啥藏着躲着,所以决定去了,到底咋回事一次整明白了,省的以后还总是惦记她。

  为了不让人说她是白吃,她去沈大爷家之前,特意去了村里新开的代销社,在里面买了一斤长白糕,一瓶高粱酒,拎着就去了沈大爷家。

  沈大娘还是在厨房忙活,看到沈云芳进门,赶紧的招呼她进屋,从态度上就能看出她比平常要热情不少,也第一次看人比看她手里的东西热情。

  很快四个菜就摆上桌了,一共就沈大爷老两口和沈云芳三个人吃饭,四个菜不少了,而且四个菜里有两个硬菜,一个小鸡炖土豆,一个腊肉炒芹菜,这都是沈大爷家过年才能上桌的菜,由此可以看出沈大娘是真的下了血本了。

  “云芳啊,别客气,多吃点啊。”沈大娘张罗着给沈云芳夹菜。

  “嗯,大娘你别给我夹了,我自己来,你也赶紧吃吧。”沈云芳端起酒瓶给沈大爷倒了一杯白酒,就这一会儿的功夫,沈大娘已经在她碗里夹了一个鸡腿和一大堆菜了。

  “吃着呢。你说说你,咋没把孩子抱过来呢,放别人家哪有抱自己家来放心啊。”沈大娘似真似假的抱怨了句。

  沈云芳笑了笑,才说道:“我是看孩子都睡了,要是把他弄醒他弄不好就得哭,咱们吃饭,他在旁边咧咧的也烦人,就没抱过来,等过几天有空的,我在抱他过来玩也是一样的。”

  三个人吃着饭说着家常,眼看着饭要吃完了,沈大娘看这样下去也不行啊,背地里拽了拽老头子,让他赶紧说。

  沈大爷把桌子上的酒杯端起来一口干了,然后把酒杯放下,一抹嘴这才开口说道:“云芳啊,大爷求你个事。”

  沈云芳一听,就知道这是要开始了,于是也笑了笑,说道:“大爷,咱都是一家人,说啥求不求的,只要我能办到的,你就说。”

  沈大爷听她这么说,脸上有所缓和,慢慢的说道:“我给你和红军寄过去的信想必你们也都看了,你云秀姐……”

  沈云芳一听他提到沈云秀,都没让他说完,直接打断。

  “大爷,你要是想说沈云秀的事那还是别说了,我不想听,就是听了也帮不上忙,我和李红军也只是普通人,沈云秀现在是首都人,我们可没有那能力管到那边去。”

  沈大爷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没想到云芳这丫头会这么不给他面子,连听他说完都不肯,就这样的,也不可能指望她能帮上忙了。

  沈大娘急了,“云芳啊,云秀咋也是你堂姐,你俩从小一起长大的,你忘了你秀姐小时候带着你到处玩的情分了。是,你秀姐是办过一些错事,但是你和胖胖这不是好好的吗,她现在也知道错了,给我们的信里好几次都说对不起你,想找个机会给你道歉。你秀姐坐到这份上也就够可以了,杀人不过头点地,咋这个事还就过不去了呢。”

  沈云芳抬眼看了看有些急眼的沈大娘,也不生气,也不和她吵吵这些没用的,只是很温柔的说道:“哦,大娘,以沈云秀的性格你确定她是在信里说要给我道歉,不是在信里骂我?我还真是受宠若惊。大娘你把沈云秀要给我道歉的信给我看看呗,我看看她是咋说的。”

  沈大娘听她说要看信,一下子就僵住了,脑子里一个劲的想该咋办,这个谎咋才能原过去。

  因为事出突然,沈大娘看沈云芳看着她,实在是想不出咋办,只能朝着老头子看过去,想让他说句话,把这个话给原过去。

  只是沈大爷这个时候正生沈云芳气的,这孩子太独性,有点仇能记一辈子,他真是挺失望的,所以也就不想和沈云秀说话。

  “那、那什么,你秀姐的信,我看完了就烧火了,也没留下啊,你等着,等她下次再来信的时候,我在给你留着。你秀姐肯定说过这话,大娘能骗你吗。”沈大娘急中生智,到是把话接了过来。

  但是沈云芳肯定是不能信的,即使沈云秀真的在信里写了道歉的话,她也不会原谅的,她这么问也就是想提醒提醒沈大娘,她闺女就不是那好脾气的人。

  “行了,大娘咱先别管沈云秀写什么了,就算是我和沈云秀没有矛盾,她的事我们两口子也帮不上忙。刚刚我没说假话,我就不说了,一个农村妇女,认识最大官就是我大爷,我没那个能耐。李红军虽然现在是个副营长,但是就他现在这个职位在他们军区里也不算是啥大官,比他有能耐的人有的是。再说军队里的副营长也就在军队这个系统里还能说个话,到地方了根本就不好使。再说沈云秀去的地方也不是普通地方,那是首都啊,是咱们整个国家最中心的地方,我们两口子真的无能为力。”沈云芳很肯定的说道。

  谁说啥也不好使,他们两口子,一个农村妇女,一个臭当兵的,有啥能耐管到首都去啊。

  沈大爷还没说话呢,沈大娘就赶紧的反驳道:“不是。上次你被抓的时候,不是李红军求的人,从省里使的劲把你弄出来的吗,他都能在省里找到人了,说不好首都也有啥战友啥的。你让李红军好好找找,咱也不求啥,就是让他们去给咱云秀撑撑场面,吓唬吓唬云秀的婆家,别让他们在那么磋磨云秀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