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百一十章火车上的奇葩大娘(三)
  小孩子估计没想到自己姥姥会打他,哪怕打的不疼也受不了,抱着自己的小手,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刚刚睡着的胖胖被他这一声吓的一个激灵,也跟着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沈云芳心疼坏了,赶紧的坐下来,把胖胖抱了起来,安抚着,“胖胖不怕啊,妈妈在这呢,咱们不怕啊,不哭了,不哭了,妈妈拍拍。”她小声的在孩子耳边安慰着,大手一下一下的拍抚着孩子的小屁股。

  好一会儿胖胖才眼泪巴叉的停止了哭泣,一抽一抽的,睁着小眼睛委委屈屈的看着妈妈,啊啊叫了两声。

  “妈妈知道了,胖胖被吓到了是不是,咱们不怕啊,妈妈在身边呢。”沈云芳看对面的孩子还在扯脖子干嚎呢,怕自己儿子再吓到,赶紧的团了两个纸球塞到孩子耳朵里,多少能挡挡音。“来儿子,妈妈拍拍,咱们再接着睡觉觉啊。”沈云芳把孩子放到床上,盖好被子。

  胖胖原本就困,再加上哭了一会儿,她拍了几下,孩子就又睡了过去。

  对面的母女俩这个时候吵起来了,孩子的妈妈埋怨孩子的姥姥不该打孩子,把孩子弄哭了。孩子的姥姥一个劲说,孩子把人家的床单弄埋汰了,咋就不能打一下。

  母女俩意见不同意,在旁边一个劲的犟犟,就任由孩子在那干嚎。

  沈云芳皱着眉把自己床上的东西收拾好,无视那个爪子印,准备躺下,和孩子以前睡。对面这三口人,真不是普通人,还是睡觉安全点。

  “能不能哄哄孩子,孩子哭这么长时间你们当家长的没听到啊,还让不让别人休息了。”同车厢的人有受不了这边噪音的了,嗷一嗓子就喊了出来。

  老太太态度很好,赶紧的站起来朝声音来的地方喊道:“对不起啊,不还意思打扰各位休息了,孩子哭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出门在外的,大家都相互体谅一下吧。”

  “孩子哭是没办法,但是这个时候你们大人就别吵了,赶紧的哄孩子吧,那孩子都哭了有十分钟了,你们……”那个声音说了两句,好像被人拦住了,后面的话就没有说出来,不过意思已经表达清楚了。

  老太太回头看了看躺下的沈云芳,想着她估计不能在计较那个爪印了,赶紧的把孩子抱了起来,在走道上来回走着颠着,嘴里还一个劲的说:“宝宝不哭了,姥姥错了,姥姥不该打你,咱不哭了啊,要不你打姥姥几下。”

  沈云芳听了直皱眉,这孩子要是让着老人带着,估计以后这性子也好不了,当然从现在就能看出这孩子脾气不太好。

  几分钟后,小孩子的哭声终于是降了下来,车厢里重新安静了下来。不一会儿车厢里又出现了此起彼伏的呼噜声。

  沈云芳搂着孩子始终背对着外面,到是不知道后来那对母女咋样了,九点的时候车厢熄灯了,老太太一会儿这一会儿那的声音终于是消失了,沈云芳也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早上五点,沈云芳就起床了。开始收拾东西,再有半个小时她就要下车了。天气虽然很热,但是清晨的温度还是微微有些凉,沈云芳从兜子里掏出一个小夹被来,准备给孩子包一层。

  “你要下车了啊。”中铺传来老太太的声音。

  沈云芳抬头一看,老太太原本梳的一丝不苟的发髻散了下来,冷不丁一看还真是吓人,她赶紧的转过头来,嘴里说道:“对啊,在停车就该下车了。”

  “我下来帮你收拾收拾吧。”

  “不用,不用,大娘你不用下来,我这也没啥东西,叠叠塞兜子里就走了。”

  “那你就自己收拾吧,大娘就不跟你客气了。”老太太虽然这么说着,澳门赌博网站:但是一双眼睛却紧紧盯着沈云芳的一举一动,估计是怕沈云芳临走前再来个顺手牵羊,她这是看着自己家东西呢。

  沈云芳看她没下来,松了口气,站起来把过道上的缸子拿过来,里面的水喝了几口。然后把胖胖抱了起来,孩子还没睡醒呢,让她抱着睁开了眼睛哼唧了几下,到是没哭。

  “儿子,咱们要下车了,妈妈要给穿衣服了知道吗,不能哭啊。”沈云芳边和孩子说话,边给孩子换了套衣服,然后又用被子把孩子包好,这才用背带把孩子又背到了胸前。

  她把被罩和床单三两下的叠好塞到了兜子里,看时间差不多了,抱好孩子,拎着东西最后在检查了一遍确实没有落下啥,这才跟上铺始终哪眼睛盯着她的老太太挥了挥手,往门口走去。

  五点四十,沈云芳终于出了火车站,直接就奔着火车站右前方的长途客运站走去。

  从市里到县里的车一天就三趟,她要赶早上六点那趟。

  坐到车上之后,胖胖小朋友也醒了,沈云芳就把他松开,让他站到自己腿上,指着外面的风景给他看。

  胖胖小朋友很配合,遇到什么新奇的地方都啊的叫一声,沈云芳就很有耐心的给他讲那是什么。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到是不无聊,眨眼就到地方了。

  沈云芳抱着孩子,拎着行李从车上下来,对着懵懂的儿子说道:“儿子,最后一段路只能是靠妈妈腿着走了,现在你小妈妈抱着你,等以后你大了妈妈老了,你就得背着妈妈走了,知道吗?”

  胖胖啊啊的叫唤两声,也不知道听没听懂。

  沈云芳带着孩子准备穿过街道,然后才能出了县城,往盖家屯去。结果走到四海饭店的时候,发现这么早饭店居然已经开门了,这才知道,这个县里最好的国营饭店居然还做早餐。

  沈云芳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早就瘪了,她上顿饭还是昨天下午四点吃的,这个时候胃了早就空了,她抬腿就走进了饭店。

  早上也没啥别的,她要了五根油条,一碗豆浆,一碟咸菜,就开吃。一个人把这些都消灭之后,在服务员诧异加鄙视的目光下,抱着儿子泰然自若的走出了饭店。

  自己能吃还不好,给饭店创收了,那服务员思想意识太落后了。

  吃完饭后,沈云芳就抱着孩子拎着东西顺着路往盖家屯走。

  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路上的人就渐渐多了,看到大家走的方向,沈云芳这才想起来,今天是五星大队赶集的日子,也就是说友根叔很可能赶着马车拉人过来了。

  沈云芳突然想到自己回来好像啥东西也没买呢,这到了大爷家,到了大栓家,啥也不拿可不太好。要不就去集上看看,咋的也买点糖果饼干啥的,给孩子吃点也是那么个意思。她还能顺便看看友根叔在不在,要是在她还能搭个便车,后半程路她也不用腿着走了。

  想好就干,沈云芳在路口的地方拐了个弯,往五星大队的队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