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百零九章火车上的奇葩大娘(二)
  到了晚上八点多,胖胖小朋友到了要就寝的时间了,小哈欠一个一个的打,大眼睛也迷蒙了起来。

  沈云芳看孩子这样,就准备收拾收拾娘俩睡觉了。

  她拿出背带,又把孩子背在了胸前。

  “你这是要干啥啊,你要是想去厕所就不用带着孩子了,你放到床上,我们给你看一会儿也行。”老太太直到看着沈云芳把孩子绑到胸前了才说话。

  沈云芳头也不回的说道:“不用了,大娘,我家孩子怕生,我不在跟前他就哭,还是带着他吧,反正也不远。”

  就这几个小时,她早看出对面这母女是啥人了,她哪能放心把孩子交给他们帮看着啊,还是自己背着安心。

  “你这孩子,咋这么不听劝呢,哎,算了算了,你要是忙不过来了就吱声啊。”老太太一副你太矫性了的表情。

  沈云芳没说话,站直了身子,从货架上把自己的黑包拿了下来,从里面把孩子的奶瓶和奶粉都拿了出来,准备冲奶粉。

  根据平时孩子吃饭的量,她把奶粉加完后,就从自己的搪瓷缸子里往奶瓶里夹白开水,因为白开水已经放凉了,所以她还得去热水房加点开水才行。

  “你去接水吧,这个我帮你收,你就放心吧。”老太太笑呵呵的从沈云芳手里把奶粉袋子接了过来,“呦,这是啥牌子的奶粉啊,我咋没见过呢,哪生产的啊。”

  沈云芳看她眯眯着眼睛在灯光下看奶粉的包装袋,也不好意思往回要,寻思她愿意看就让她看吧,自己就拿着奶瓶往热水房走去。

  这个时候在车厢走道上坐着的人已经没有多少了,穿行到不想白天那样费劲了。

  老太太探头看了看,确定沈云芳已经走远了,这才收回脑袋,赶紧的解开奶粉袋子上的皮套,从袋子里倒出了一把奶粉到手上,“宝宝,快,奶粉,赶紧的吃。”她小声的招呼身边的孙子。

  那小孩子只有两岁多点,看到姥姥手上的奶粉,小脸就凑了过去,就着她姥姥的手就开始舔了起来。

  “圆圆,来你也吃两口。”老太太还不忘招呼自己闺女。

  那个小孩子的妈妈看了一眼老太太被舔得**的手,有些嫌弃的说道:“妈,一会儿人家回来看到多不好,你赶紧的让宝宝舔干净了。”

  “你就放心吧,你妈我办事啥时候露馅过,我在给你倒点,你抓紧时间吃两口,这可是好东西。”老太太自信满满的说道。

  孩子妈最后也不矜持了,也上去吃了两口。

  他们一家三口在下铺捅捅咕咕,上铺的人哪能看不到,文化大爷看了看这一家三口的做派,摇了摇头,翻了个身,脸朝里,眼不见为净。

  等沈云芳拿着奶瓶回来的时候,老太太已经手脚利索的把奶粉袋子重新用皮套系好,放到了她的黑兜子里。

  开始沈云芳还真没发现什么,毕竟没有想到这几个人品会那么差。等她摇晃了几下奶瓶,觉得温度差不多了,坐在床上喂孩子喝奶的时候,不经意的一抬头,看对面小孩的嘴角有一抹白,她仔细看了看,咋那么像奶粉呢。她狐疑的在对面的人和床铺之间仔细的看了一遍,发现小孩子的前襟和床铺前有一些奶粉颗粒。

  “我看你家孩子吃的奶粉不是咱们这当地产的奶粉啊,我咋没见过这个牌子。”老太太看对面女人的眼睛扫了过来,赶紧笑呵呵的找话题说话。

  “嗯,我家孩子不吃那个,后来没办法,我家孩子他爸就托人买了两袋别样的奶粉,我之前也没见到过。”这纯属是瞎说,她主要是嫌弃当地的奶粉太甜,给孩子喝怕对孩子的牙齿不好,所以才在商场挑贵的奶粉买了一袋,看孩子喝的不错,她又陆陆续续的买了不少,她家胖胖从出生起就一直在和这个牌子的奶粉。

  “哎呀,那你家男人对孩子挺好啊。”其实她是想说你家挺有钱啊,“不过我可跟你说,小孩子可不能这么惯着,还不吃,饿几顿你看他吃不吃。”老太太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

  对于她的这个观点沈云芳还是很认同的,饿几顿就没有啥不吃的了,不过那是对别人家的孩子,这不是自己家亲儿子吗,哪舍得饿着啊。

  沈云芳又听了好多老太太的经验之谈,看孩子终于把一瓶子奶都喝光了,赶紧把孩子竖起来拍了拍后背,打出奶嗝来这才把孩子有放到了铺位上。

  “你家孩子可挺能吃的。”老太太看那么一大瓶子的奶粉,这小崽子一会儿就给咕咚下去了,这嘴可真是壮。

  “还行,我们家孩子胃口挺好的。”沈云芳把孩子重新系到胸前,从包里翻一小块纱布,还有自己的洗漱用品,然后把奶粉带着拿起换了个地方放,皱着眉头拉上拉锁,把黑包又放到了行李架上。在放到下面,估计再回来奶粉袋就空了,就这一会儿,她就拎出来奶粉轻了。

  “大娘你们先忙着,我去刷刷牙,顺便把孩子的奶瓶刷了。”沈云芳看对面的老太太还喋喋不休的说,赶紧的打断她抱着儿子,拿着东西就走了。

  到了洗漱间,先是把奶瓶洗了洗,然后又用奶瓶接了点热水,兑温后,给孩子刷牙。其实就是拿一块纱布,绑到她手指头上,然后在胖胖的小牙床上蹭。

  这套动作胖胖都习惯了,迷迷糊糊的还拿牙床咬妈妈的手指头玩。沈云芳三两下就把孩子弄完了,这才轮到她自己刷牙。

  母子俩都收拾利索之后,沈云芳把缸子里又接了半缸子热水,这才带着孩子手里拿着奶瓶回了卧铺。

  把孩子从身上解下来后,放到了床铺里面,胖胖直接就迷糊了过去,沈云芳把自己带的被罩打开,盖在了孩子身上。

  然后站起身从行李架上把包拿了下来,把桌子上不用的东西都收了起来。

  老太太看沈云芳不知道从哪儿又弄出来一个床单,就伸手摸了摸,嗯,棉布的,这质量可真不错,还是两层的呢。

  老太太的外孙子看姥姥摸,他也跟着摸了一把,结果他那小手贼脏,抓了一把就把干净的被罩上抓了个小手印上去。

  “哎呀,你这孩子干啥,你看看你把阿姨的床单都弄脏了。”老太太看到自己外孙的杰作,怕沈云芳生气,赶紧的挥手打了外孙的小手一下。我自己都打孩子了,你就不好意思说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