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百零八章火车上的奇葩大娘(一)
  “哎呀,小姑娘,我没看见,对不起啊。”那个大娘一脸不好意思的对着沈云芳道歉。

  沈云芳赶忙笑了笑,“没事。”

  “呵呵,小姑娘是这么回事,我闺女带着外孙,兜子里都是孩子的东西,放到里面有点不方便,你看看你的兜子放里面行不?”她虽然问话,可是手里的动作可是一点都不含糊,直接把最后一个包也都塞到了铺位底下。沈云芳的黑包彻底的看不见了,要拿必须把大娘的包拿出来两个才能拽出来。

  沈云芳脸上的笑容淡了点,你们抱了孩子我们都看见了,但是我这床上也有个孩子,你们看不见吗。

  “哎呀妈,先别管那些东西了,赶紧的先把孩子接过去,我抱不动了。”抱孩子的女人不耐烦的说道。

  “哎,马上啊,马上。”老太太赶紧的直起腰,看自己闺女举着外孙往中铺上放,赶紧的在后面扯了她衣服一下,给她使了个眼色。这才又低下头,看了看两个下铺,然后堆起笑脸看着文化大爷说道:“这位老同志,能不能麻烦你一个事,你看我闺女带着孩子,买票的时候没买到下铺,只买了个上铺,她带着个这么小的孩子上上下下的实在是太不方便了,您看看您能不能麻烦您跟孩子换一下铺位?”

  文化大爷笑了笑,痛快的答应了。“行啊,我住哪都一样,你们带着孩子住下铺吧。”说着从下铺上站起来,收拾了下东西,就把地方给让了出来。

  “哎呀,可真是太谢谢你了。咱们出门在外的,就得这么相互体谅。”老太太笑着给文化大爷说了几句感谢,不过就是后面一句不太中听。“来,圆圆啊,你把包包放这吧,晚上你和孩子就睡这。”

  那个叫圆圆的女人听话的一屁股坐到了下铺上,把孩子顺势放到了旁边。

  “孩子渴了吧,等等啊,我拿个缸子给孩子凉点水。”老太太说完,又弯身从沈云芳的铺下拽出一个包来,从里面拿出一个搪瓷缸子,准备去打水。

  沈云芳赶紧的趁机说道:“大娘,我动动你的包啊,我的包在里面呢,我把它拿出来。”

  “呵呵,你尽管动,没啥的。”大娘看了一眼自己家的那些包笑呵呵的说道,不过原本要去打水的脚步却没有迈出去,而是又坐回了铺位。

  沈云芳没管她,从中间把老太太的包拽出来两个,这才伸手往里够,把自己的黑包费力的够了出来。

  然后她准备把老太太的包往里塞,让老太太一把按住了。

  “不忙往里塞,你要拿啥?你带着孩子不方便,我帮你拿,一会儿我在放你把包放里头。出门在外的,这点事谁看着都能帮你一把的。”

  “不用了大娘,我的包不用放下面了,里面都是孩子要用的东西,塞里面晚上不方便拿,一会儿我放到上面的架子上就行。”沈云芳温和的说道。

  出门在外,澳门赌博网站:啥人都有,为了有个愉快的心情,宽容一点,心态放平和一点,就能少发生矛盾。铺位底下不能放,那她就找别的地方放,没什么大不了的。

  “哎呀,大个子就是好,像我这小个,看着那老高的铁架子就眼晕,呵呵!”老太太笑呵呵的把自己家包又重新放好,“我要去打水,你要不要打点,你有没有缸子,我帮你一起打了。”

  “不用,不用,我一会儿自己去就行。”沈云芳确实需要打点水,晾凉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才好给孩子冲奶粉,不过她可没想着让别人给她打。

  “哎呀,你还客气啥,出门在外的,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呗,又不是啥大事。来来来,缸子在包里吧,我帮你拿。”老太太说完竟然真的就动手把沈云芳放在地上的包给拉开了。

  沈云芳想阻止都没来得及,这老太太也不知道年轻的时候是干啥的,咋手这么快呢。

  “你别动地方了,就在这等着吧,我帮你娘俩打水去。”老太太大声的说完,一手端着一个缸子挤着往热水房走去。

  “大娘可真是热心。”沈云芳扯了扯嘴角,和对面那个圆圆客气了一句。

  结果那个圆圆看了沈云芳和胖胖一眼,转过头去看自己孩子去了,居然没说话。

  沈云芳尴尬了,心里愤愤的想着,他们家的话估计都被那个老太太一个人说完了,生的姑娘就是个闷葫芦。

  老太太十多分钟后才端着两缸子的热水挤了回来。

  文化大爷因为天还没黑,即使换了铺位也没有立马去上铺睡觉,而是坐在过道的椅子上看书。这个时候看老太太端着热水回来,赶紧的说道:“这位同志,你把缸子放到这吧,里面有孩子,放里面不安全。”

  老太太看了看下铺的两个孩子,转过头笑的满脸的褶子,“别同志同志的了,我看你比我年长几岁,我就叫你老大哥了。老大哥不愧是文化人啊,想的就是细,你要是不说我都没想到。”

  沈云芳坐在铺位上跟着孩子玩了一会儿,耳朵也没闲着,听着老太太奉承文化大爷那些话,真是有些听不下去了。至于吗,人家就让你把缸子放走道上,咋就能让你夸半个小时呢,还让不让人活了。

  那个文化大爷可能也受不了了,找了个借口就挤去上厕所了,回来后也没敢在坐在下面,脱鞋爬上铺眯着去了。

  可想而知这老太太的厉害了。

  晚上到了饭点的时候,老太太又张罗着给闺女和外孙子找吃的。

  她从沈云芳的下铺拽出来一个包,从里面拿出好几个发面饼,又拿出一个咸菜瓶子,把发面饼从中间刨开,把咸菜夹到里面。在这个时候,这发面饼假咸菜就已经是不错的伙食了。

  老太太夹好一个,就给自己的外孙塞到了手里,然后冲着沈云芳说道:“姑娘,你不吃晚饭啊?我看你家孩子挺小的,还没断奶吧?奶孩子这个时候可不能省,该吃就得吃,要不孩子身体也不好。”

  “大娘,我吃过了。刚才上车之前我才吃的饭。”沈云芳不喜欢她语气里的那丝炫耀,不过她却没有说假话。从招待所出来之前,她刚刚吃的饭,就是怕上车了之后,没有人看着孩子,她自己不方便,所以就提早吃了,反正就一晚上,明天早上下了火车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