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百零二章看她做饭心疼
  李红军去院子抱柴火,正好看到吴朝阳刚回家。

  “朝阳,咋才回来,去营里了?嫂子这周没回来啊。”李红军站到院子里问道。

  “嗯哪,你嫂子带着孩子这周在城里住。”吴朝阳笑着说道。

  自己媳妇是个要强的人,在工作上下的功夫不比他这个营长少,作为革命伴侣,他支持她的工作。

  “哎呀,我还寻思一会儿去叫你和嫂子带孩子过来吃饭呢,这么不凑巧嫂子和孩子都没回来。”李红军说的不是很真心,他不太喜欢刘淑丽这个嫂子,和他们不是一路人。

  “呵呵,没事,她们不在,我自己把她们的那份吃出来就行。”吴朝阳笑的脸上的褶子都出来了。

  他哪能听不出来是红军听说他媳妇不在家,特意叫他过去吃饭的。反正媳妇不在,自己做饭也麻烦,他到是很乐意去红军家吃一口,还能有人跟他喝几杯。

  “哈哈,我就知道你巴不得嫂子周末不回来呢,你好能喝几口是不?”李红军也笑。“那一会儿快来啊,今天我上山了有好吃的。”

  “呦,那我可得快去,吴国强那老小子是不是早就猫你家去了?”吴朝阳也是知道李红军的本事的。

  “哈哈,你说呢。”

  “谁说我呢,让我逮到了吧。”

  这个时候吴国强正好推门走出来,身后还跟着三个孩子,这是准备去蹭饭了。

  “哎呀,说曹操曹操就到,行了,我也不回家了,直接去吃饭去。”吴朝阳直接从自己家院子里出来,率先一步进了李红军家院子。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就进屋了,然后就看到堂屋里沈云芳和吴嫂子包的大饺子,还闻到了屋里那喷喷的肉香。

  “看来我今天是来对了,弟妹这是又要整好吃的了。”吴朝阳咋么着嘴说道。

  “吴营长来了,嫂子呢,嫂子咋没来呢,叫过来一起吃点呗。”沈云芳客气道。

  “不用管她,她这周没回来,我自己就代表我们一家了。”吴朝阳豪气的说。

  “你可拉倒吧,你是想多吃点就直说,说那么好听有啥用。”吴国强在旁边埋汰他。

  “你个老小子,竟会拆我的台。”

  “红军,带人进屋待着去吧,半小时后咱们就开饭。”沈云芳交代李红军。堂屋不算大,现在站了七个人,有些挤不开。

  “行。”李红军和两人说道:“走,进屋看我儿子去。”

  沈云芳默,这人把儿子当玩具了怎么地。

  “弟妹,嫂子辛苦了。”吴朝阳走之前还慰问了两个劳动人民一句。

  吴嫂子笑道:“这几个人就爱这么闹,你说一个个的都多大岁数了。不过啊,咱们营跟别的营比是最团结的,你别看他们几个没事竟相互埋汰,不过有事的时候真行。”

  “那就比啥都强,咱今天多包点饺子,让他们都多吃两个。”

  “婶子,我也要多吃。”婷婷小朋友被馋的挪不动地方,所以就没跟着大人进屋,反而蹭到了沈云芳跟前,仰着可爱的小脸说道。

  “好,一会儿婶子给你夹多多的。”沈云芳用手点了下婷婷的小鼻头。

  婷婷听了嘻嘻笑了起来。

  半小时后,西屋开饭。

  没人跟前一盘饺子一碗饺子汤,中间一大盘的兔子炖土豆,沈云芳还插了一个大萝卜拌了一个糖醋萝卜丝,一盆子蒸鸡蛋羹,还有一盘子油炸花生米。

  这算是菜饭都全了。

  男人吃了一口饺子就称赞个不停,好吃,皮薄馅大,一咬就往出流汁水。然后两个吴姓男人纷纷举杯敬李红军,沈云芳这个功臣不能喝酒,那就只能李红军代劳了。

  “你们别光喝酒,多吃点菜,要不都白瞎了云芳这手艺了。”吴嫂子给几个人都夹了一块兔肉,示意他们别光顾着喝,吃也别忘了。

  吴国强听话的咬了口兔子肉,“嗯,这味道真不错,好吃。”

  吴嫂子翻了个白眼,“废话,你没看到云芳放了多少油下去。”

  “哈哈哈,老吴你咋当着嫂子的面夸弟妹呢,看看不乐意了吧。”吴朝阳就喜欢都吴国强。

  “去,一边去,谁的玩笑你都开。”吴嫂子这次是对着吴朝阳翻白眼,说完她自己先笑了。

  “我,我提议,咱们这杯要敬云芳,她是今天的大功臣。云芳你不用喝酒,就喝那么果汁就行。”吴国强举杯要敬沈云芳,“你们也别吃了,赶紧的敬你们婶子一杯,以后还想不想吃好吃的了?”

  “想。”婷婷很配合她老爹,把嗓音拉的很长,把大家都逗笑了。

  沈云芳也大大方方的把面前的果汁举了起来,笑着说道:“啥功臣不功臣的,今天大家都能来家里吃饭,我和红军高兴着呢。再说这些也不是我一个人做的,嫂子帮我忙乎半天了。”

  “军功章你俩一人一半。”吴朝阳插话。

  “去。”吴嫂子笑骂了句。

  一桌人热热闹闹的就把这顿饭给吃完了。

  沈云芳和吴嫂子一共包了三百个饺子,最后一个都没剩下,全吃了。

  晚上沈云芳躺在炕上还在感叹,这些人咋都这么能吃呢。

  “哎,对了,吴大哥不是说了今天有你的信吗,谁寄来的?”沈云芳一般都是叫吴国强为吴大哥,吴朝阳为吴营长。

  谁让一个营里出现了两个姓吴的领导,不太好区分啊。

  李红军从被子底下抽出一封信递给媳妇。

  沈云芳接过来拆开看了看,嗯,李家寄来的,很有邱淑萍的风格,满篇一句问候两口子或者孩子的话没有,不是诉苦就是抱怨。

  不过信里还真有点事。

  “这是啥意思,你爹娘要去看李红旗?”沈云芳挺惊讶的,别人她不知道,邱淑萍这个婆婆可是个窝里横,也就是在家里这一亩三分地上她能个儿,出了家门她哪都找不着,所以她很少出门,上次李红军受伤那是她出门最远的一次。之后还说以后说啥都不出门了,咋这次又要去南方看李红旗了呢,那可是比省城还远很多的地方啊。

  “嗯,谁知道呢。”李红军不太关心。不是他这个当儿子的不孝顺,实在是家里的老娘太能作了,不能以常理来推断,再加上关于李红旗的任何事他都不想听,不想问。

  “哎,你咋不关心呢,你娘信里可是说了,澳门赌博网站:她要和你爹一起去,手里没有路费,让你给她颠倒点。”

  “没钱。”回答的非常简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