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九十五章李家的来信
  沈云芳下午睡醒了午觉,去西屋看了看自己育的菜苗,都茁壮成长,后院的鹌鹑们也都安分守己,自己家踏雪更是趴在东屋门口,给他们娘俩当护卫。

  回到床上,看儿子睡的还吐泡泡呢,沈云芳准备把炕桌支起来,这些天有空就忙活后院那点地了,她的复习计划已经落后了,现在趁着有空,她就多看两页书,撵一撵进度。

  结果这天她还是没有如预期的一样拿起书本。在收拾炕的时候,在炕被边上看到了今天中午李红军拿来的另一封信,就是李老头给李红军写的那封。

  沈云芳想了想,还是挺好奇李家人能给李红军些啥的,于是就又躺到了炕上,抽出信纸看了起来。

  原本读了信里的内容心情应该不太好的,但是被心里的错别字逗的,读一段就得闷头笑几声,艾玛,这封信必须留着,等啥时候心情不好了,拿出来当笑话看。

  非常艰难的看完了信,信里的意思就是李红旗已经去南方上大学了,让李红军放开心胸,他们亲兄弟不能因为一个女人就闹崩了,他们做爹娘的看了心里难受。

  沈云芳不屑的撇了撇嘴,在邱淑萍心里,估计就他们老两口和几个儿子是一家人,剩下的儿媳妇那都是别人家的,即使已经为老李家生儿育女了那也是外人。

  信里还说了李香荷已经顺利结婚,但是结婚那天男方家属因为看到李香荷没有一样像样的嫁妆私底下把新娘子及新娘子的娘家好一顿埋汰。这事后来被邱淑萍听到了,她不能让自己闺女刚嫁过去就受气,所以李香荷结婚第二天,澳门赌博网站:她就杀到了男方家里,和李香荷婆家人大吵一架。结果她被李香荷给轰出来了。

  信里用了很大篇幅写了李香荷如何如何的不孝顺,简直就是把李香荷从里到外的骂了个遍。最后还迁怒到了沈云芳,要不是她不给李香荷陪送一台缝纫机,李香荷的婆家也不能说那些话,她邱淑萍也不用去找人家麻烦。更不用被自己闺女赶出来,最后弄得里外不是人。

  沈云芳哼笑了一声,还有点自知之明,知道她办事经常性会弄得里外不是人,她还从来不想着改改,反而把过错全都推到别人身上,这样的人就是老话里说的,吃一百个豆都不嫌豆腥的人。

  至于自己在信里被骂,沈云芳表示一点都不在意。只是对婆婆的为人做事更加的看不上了。你说你一个当娘的,你们老两口都好好活着,干啥闺女结婚嫁妆还得让儿媳妇给掏,有这么办事的吗。她作为嫂子,给小姑子添妆那是她的心意,不给小姑子添妆那也啥说道没有。养闺女养闺女的,那是爹娘的责任,可不是她这个嫂子的责任。

  结果到邱淑萍这,她自己把钱都捂的死死的,都留给小儿子,然后让二儿媳妇给她嫁女儿,还不知道深浅的一张嘴就要一台缝纫机,她咋不上天呢。

  信的最后,也是李家人给李红军写的信里永恒的主题,那就是要钱。

  这次说是李红旗上学去的时候把家里的钱都拿走了,之后李香荷结婚李家办了酒席,把家里的存粮吃的差不多了,总的来说,就是李红军要是不给他们老两口邮钱过去,他们就得喝西北风了。

  看到这沈云芳脑子里第一个想法就是这肯定是邱淑萍下的一个套,她怎么可能把自己所有的钱都给别人,她就不是那样无私的人,即使面对她最喜欢的小儿子也一样。要是她,她肯定一分钱也不带邮过去的,她还就看看没有她邮的这块八毛的,李家能不能饿死人。不过她现在毕竟不是一个人过日子,两口子得相互包容,这个包容不只是包容两个人,而是要把两个人的家庭都包容进去。

  沈云芳因为想好好经营这段感情这段婚姻,所以之前一直做的很好,即使在看不上邱淑萍,也一直拿她当老人敬着,她觉得这就可以了。这次她也会看李红军的意思,要是李红军看不过去,真的要给老两口邮钱,那她也给钱,反正李红军一个月才赚五十多块钱,他那点工资都嘚瑟没了他就不嘚瑟了。

  晚上李红军回家之后,干脆就没提这事,也没管沈云芳要钱。直到一家三口躺在炕上要睡觉了,沈云芳先憋不住了,问道:“你爹不是来信说没钱花了吗?你咋看?给不给他们邮钱去啊?”说完了沈云芳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这是啥话啊,好像她上杆子要给人邮钱似的。

  “不用,邮钱回去他们也没地方买粮去,缺粮了就去邻居家借,等来年还就行。至于没钱花?农村那地方也没地方花钱。我娘手里剩的那些钱足够了。”李红军搂着媳妇说道。

  李红军作为儿子,可比沈云芳更了解自己老娘。所以压根就不信信里说的话,要是真的急用钱,他爹不可能写信过来,早就打电话过来直接管他要钱了。

  沈云芳点头同意。现在在农村也不准私下买卖粮食的,要是发现肯定得拉出去批斗,为了不让婆婆公公犯错,还是不能给他们邮这钱。

  “那信里说的你妹妹那事你咋看?我看那样,你娘这是怨我呢,怨我没给你妹妹陪嫁个缝纫机。不能以后你妹妹要是过不好又是我的错吧。”

  李红军没吱声,到是把大手伸到了媳妇的衣襟里,摸着腰身软软的肉,他的心也荡漾了起来。心里算了一下,差不多三个月了。

  “快说,你家人不能以后把这事怪到我头上来吧。”沈云芳看他不说话,以为李红军也是这么想的,立马横眉冷对的。他要是敢说出一句她不爱听的,立马就把他踹下床去。

  “这还真不好说,你知道我娘那人的。”李红军大手悄悄的往上,“不过,当初说没钱的是我,我也确实没钱给她买缝纫机,所以要是我娘又不讲理了,你不用管,只管推到我头上。”

  “哼,你是你娘的好儿子,只有我这儿媳妇不是好东西,我要是推到你头上你娘骂我得骂的更凶……哎,你干什么?”

  李红军的大手终于爬上了高峰,夹住了红樱桃。

  “媳妇,三个月了。”李红军一把就把媳妇翻了过来,两个人就成了面对面。

  “啥啊,明天才到呢。”沈云芳满脸通红,很久没那啥了,一时有些羞涩。

  “那咱们俩搂到半夜,等十二点的。”等十二点干啥不用说两个人都明白。

  当然,男人在床上说的话没几句是真的,两个人翻来覆去折腾到十二点,这才互拥的睡着了,至于李家的信,早就被这对夫妻忘到了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