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八十七章 真整不了这孩子
  李红军出来看到来人也微微一愣,不过几乎是看不出来,马上就热情的上去与邱凤梅家的男人打招呼,然后把人拉进了西屋,进屋之前还没忘了让媳妇把邱凤梅娘几个招待好。

  沈云芳偷偷的翻了个白眼,这还用说,大活人都站在这了,她还能不招待。她要是真的由着自己的性子把人撵走,那她可是要在这片家属区出名了。

  不过李红军真的是多虑了,邱凤梅母女俩根本不用人照顾,邱凤梅直接把两个孩子送东屋让她们在屋里和弟弟玩后,她就拉着个小马扎,坐在吴嫂子旁边,和两个人唠了起来。

  “云芳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家燎锅底请客,咋不早吱声呢,你看看我们一家子差点就来晚了。”邱凤梅不是埋怨,她真的是在陈述事实。

  沈云芳听出来了,所以也不想和这个二货计较,反正已经来了,也撵不出去,那就多加几个筷子吧。

  “你刚来不知道,我们家的和你家李红军可好了,想当初他们俩一起出任务的时候,我们家那个可没少照顾李红军……”邱凤梅从兜里掏出一小把瓜子,边吐瓜子皮边在这白话。

  沈云芳不太愿意听她白话这些,差不多都是她家男人咋帮着自己家李红军的,不管是不是真的,她说这些都不像是来交好人的,反而像是来邀功的,实在是让人亲近不起来。

  好在她今天是大厨,炒菜都弄不过来呢,哪有那美国功夫听她说那些。

  刺啦一声,腊肉下锅了。

  “你说啥?”

  “没听清啊。”

  “好了,菜做的差不多了,嫂子你往里端吧。”沈云芳朝着吴嫂子说道。

  “好嘞。”

  邱凤梅也不嗑瓜子了,赶紧站起身帮着吴嫂子把做好的菜往屋里端,两个人正好一边一个,一个往西屋端,一个往东屋端。

  沈云芳想了想,原本准备八个菜的,现在又多来了几个人,还是在弄两个菜凑十个菜吧。弄两个什么菜呢?她略微一想,就决定在切一盘咸鸭蛋,在来一个炒蕨菜。反正大家都知道她是刚刚从农村过来了,而且来的时候拉来了一车的瓶瓶罐罐,自己腌点鸭蛋和山野菜什么的也很正常。

  这么想着,沈云芳赶紧的拿盆子去仓房捞咸鸭蛋,结果她已进仓房,就看到原本该在东屋待着的二妮正在一个坛子前蹲着,一只小手往坛子里沾一下送到嘴里索罗一下。闻了闻味道,她知道了,这丫头是看上自己家糖蒜的甜酸味儿了,所以这才过来偷喝汤来了。在看看别的坛子,果然也差不多都被二妮给掀开了。

  “二妮你干啥呢。”沈云芳怕吓到孩子,虽然生气,但是也没敢大声喊。

  二妮看有人进来了,不说害怕,反而把小手都伸到坛子里,然后小手抽上来的时候,满手都是糖蒜汁,她小嘴快速的在自己手上舔着。

  沈云芳忍了忍,还是和颜悦色的说道:“二妮,那个糖蒜汁不能那么吃,你要是把手都伸到坛子里,糖蒜汁要是污了,一坛子糖蒜就都得坏了……”

  二妮小朋友看了看沈云芳,没理她,接着把小手又往坛子里伸。

  得,她还是省点吐沫吧。

  “云芳、云芳?你到哪去了,还有没有菜了?”邱凤梅把菜端到东屋,出来就看灶台前没了沈云芳的身影。

  沈云芳赶紧的开了仓房的门,对着外面喊道:“凤梅嫂子,你赶紧的过来看看,你家二妮在仓房里呢。”她是真的整不了这小孩子了,人家根本就不听她的,她也不能真的把人薅出去,那就只能找孩子的娘来弄了。

  邱凤梅一听赶紧的也推门进了仓房,看自己家二妮真的在这,而且还在吃坛子里的东西,一下子就想到了上次给人家弄打了的坛子。心里暗骂,这死孩子,上次好不容易赖过去一次没赔人家的坛子,这次咋还来凑热闹,要是让人家想起来了咋办?

  “你这死孩子,刚刚我就觉得不对,原来是你偷跑出来了,你给我赶紧的,赶紧的给我滚出去。”邱凤梅冲过去把自己家二妮拽起来就给了两下,打在后背上,哐哐的声音,二妮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看来这个级别的拍打对她已经没有任何的威胁力了。

  不过好在,人总算是被拉走了。

  沈云芳也顾不上别的,赶紧的把地上的坛子都盖上盖子,从腌鸭蛋的坛子里,捞出十个鸭蛋,再从一个坛子里捞出很多的蕨菜,这才从仓房里退出来。关门之后,想了想,又进去从空间里拿出一把锁头来,出门把仓房关上,然后锁头咔吧一声锁上了。这下就把二妮在偷溜进来的路给彻底的堵死了。

  她烧了一锅热水把咸鸭蛋煮上了,然后趁着没煮熟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用凉水把用盐腌渍的蕨菜洗了几遍。

  鸭蛋煮好后,她把锅刷了刷,放多了点油炒了两盘子的蕨菜。

  “哎呀,这老些菜,可够了。”吴嫂子端菜直皱眉,这伙食也太好了。

  “嗯,就这些了。”沈云芳让吴嫂子把菜端到东屋去,她则端着最后两盘子菜去了西屋。

  咋说今天是她家情况,她这个女主人也不能从头到尾都在灶台上打转,咋也得去招待一下客人的。

  沈云芳进西屋的时候,这帮子男人已经开始推杯换盏起来。大家看进来的是沈云芳,都起哄的喊“嫂子”“弟妹”来了。

  沈云芳大大方方、稳稳当当的把手里的菜放到了饭桌上,笑着和大家说道:“没啥好招待的,都是自己家产的东西,大家别嫌弃,吃好喝好啊。”

  “弟妹你太客气了,这样还叫没啥好招待的,你让我们以后还咋请客,这可比我们家过年吃的都好。”吴国强笑着说道。

  “哈哈,吴大哥你客气了,这次就多了红军买的几斤肉,剩下的哪个不是咱自己家的东西啊,拿出去人家都不稀得吃,也就你们不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嫂子,我一点也不嫌弃,以后要是顿顿能吃上这些,我就知足了。”

  “那还不容易,以后多上家里来,嫂子给你们做。”沈云芳说的很是敞亮。

  “哎,多个嫂子就是好。”大家都哄笑起来。

  李红军也没板着他那死鱼脸,嘴角带笑的看着大家说闹,看差不多了,这才吩咐媳妇,“你去那屋吃饭吧,陪好嫂子们,照顾好孩子们啊。”

  “行,你就放心吧。”沈云芳跟大家又打了招呼后,这才走出西屋,往东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