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八十五章眼皮子浅的玩意
  沈云芳把盆子放到了炕上,把上面的盖子掀开,拿起一个鹌鹑蛋,递给了婷婷。

  “婷婷吃这个,你吃里面的蛋,然后把皮喂给踏雪吃。”沈云芳能说她是心疼自己狗才会把鹌鹑蛋给婷婷小朋友拿出来吃的吗?当着婷婷妈妈的面,她不能说啊。

  “好的,婶子,我一个,弟弟一个,我们俩分着吃。”婷婷小朋友很懂事。

  “不用分,你自己吃就行,弟弟太小,不能吃这个的。”沈云芳把盆子往婷婷前面一推,然后摸了摸踏雪的大脑袋。

  婷婷咔吧着大眼睛,一脸懵懂,蛋蛋多好吃啊,为啥弟弟不能吃呢。

  沈云芳又揉了揉她的头,又交代一遍不能给胖胖吃,看婷婷点头了,这才又回厨房忙活去了。

  外面两个大人边唠嗑边干活,要到十点了,准备工作已经差不多做完了,沈云芳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开始做饭,毕竟有炖菜有炒菜,家里就一口大锅,只能是先把炖菜做出来,要到点的时候在炒菜。

  她们在家里忙活呢,却不知道在别人家,她们正是别人谈论的对象。

  “我听说三营的那个李红军媳妇孩子都随军来了是不?你和三营人近,你知道这事不?”一个三十多岁,皮肤黝黑,看起来很是精明干练的女人问着面前的人。

  她是一团二营副营长的媳妇,叫王桂芬。性子和邱凤梅一样,所以两个人很多时候都能坐在一起,道道别人家的是非。

  “那都是哪辈子的事了,早都搬过来了,搬来那天我还去李红军家了。”邱凤梅抓着瓜子卡卡的嗑的满嘴都是。

  “是吗,你看到人了?咋样,我可听说,人挺漂亮的。”其实家属区就这么大,虽然是冬天,大家出门唠嗑的机会不多,但是消息传播的速度也不是一般的快。家属区来了新的家属这事大家也都是知道的。

  “还行。”邱凤梅说着还用手抚了抚自己的头发,澳门赌博网站:心里想着,沈云芳是长得还还行,不过自己也不错啊。

  “人咋样?”王桂芬问话的时候把自己家装瓜子的笸箩往炕桌底下拽了拽,对面的人可不会嘴下留情,那是有多少吃多少的主。“你可别吃了,给我们家大伟留点。”

  “瞅你那小气样。”邱凤梅说着还是伸手从笸箩里又抓出一大把瓜子,手里抓不住的就往自己衣兜里揣,留着慢慢嗑。“李红军那个农村媳妇性子还不错,看起来温温柔柔的,还真不像是农村种地长大的,到是像前排那个城里媳妇。”

  邱凤梅还是很有良心的,她还记着自己没还的那颗白菜呢。其实她不是不想还,只是现在这个时节,也没有地方卖白菜,即使偶尔有卖的,那价格也是死贵死贵了。让她掏高价买白菜还沈云芳,她还真的舍不得。寻思反正沈云芳家还有那老些呢,肯定够吃,还是等今年秋天白菜下来的时候,她在还吧,反正这棵白菜肯定是黄不了。

  “是吗,怪不得呢,这做派肯定也是学城里人了。”王桂芬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啥意思,她干啥了?”邱凤梅听出点意思,瓜子都顾不得嗑,往自己兜里一揣,催促着王桂芬别卖关子,赶紧的说啥事。

  “你不知道吗,我听说李红军家今天请客,就请了三营的那些人,说是搬家燎锅底。这你咋能不知道呢,你不是和她们关系挺近的吗,咋没请你去吃饭啊?”王桂芬当然知道人家没请邱凤梅了,都说了是请三营的人吃饭,邱凤梅家的那位是一营的,怎么可能请她。要是请了一个一营的,那剩下的那些就不能不请,不都说宁落一群不落一人吗,要是请谁不请谁的就得结仇了。

  邱凤梅愣了一下,然后不以为意的说道:“请我干啥,你不都说了,她是请三营的人吃饭吗,那哪有我的份啊。”

  “呵呵,我就说吗,你这人啊就是心眼实,啥事都不计较,对谁都掏心掏肺的,我可跟你说,像咱们这样关系的,你心眼实点没事,我也不能害你,但是跟别人,你可长点心吧,你别以为人家对你笑笑给你说两句软和话就都是好人了。”王桂芬斜睨了一眼傻不愣登的邱凤梅,嘴上说的到是好听,一副好姐妹的口吻。

  “你说谁?李红军家的?”邱凤梅这人对这些弯弯绕绕的事真的不行,平时她做什么也都是直来直去的,所以听了这些话有些懵。

  “哎呀,我可没说啊,我啥也没说。我的意思是李红军家属搬过来那天你不是去帮忙了吗,按理说她家要请客吃饭,怎么也不能不请你这个去帮忙的人吧,就算李红军说这次就请三营的人,咋就不能多你一个了,他家都能请那么多人吃饭了,咋就差你的一双筷子了?你还说人家好,我咋听咋觉得不对味,这人啊,还得在品品。”王桂芬看着邱凤梅脸上慢慢露出了悟的表情,这才满意。

  邱凤梅最开始听说李红军家情况没啥想法,但是王桂芬这番话她听进去了,顿时心里也生起了一丝不满。对啊,自己虽然去了没帮上忙,但是自己确实是去了,还陪着聊天了呢,他们家请客吃饭咋就不请自己去呢?不行,他们不请自己也得去,要是不去不就吃亏了吗。

  邱凤梅想明白了,一拍大腿就从炕上起来了,“桂芬啊,我还有点事,我先回家去了啊,有空我在找你来唠啊。”

  “哎呀,你慢点的,啥事啊,这么着急,话还没说完的,抬屁股就走人,你可真是。”王桂芬抻着脖子看邱凤梅走出了自己家院子,这才又坐回炕头,鼻子里哼了一声,小声的骂了一句,“眼皮子浅的玩意。”

  再说邱凤梅从王桂芬家走出来就往沈云芳家走去,只是走到半路了又突地停了下来,咋能自己去吃饭呢,那中午自己家不是没人做饭了,自己男人和孩子吃啥?邱凤梅眼珠一转,转个身就往自己家跑,既然有这好机会,干脆把自己男人和孩子都带着,反正李红军家都能请那么多人吃饭了,也不差多自己家这四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