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八十一章 踏雪的战利品
  沈云芳从吴营长家出来,回到自己家就赶紧的进屋捅了捅炉子,然后把门开了点缝,通通风,确保屋里空气新鲜而且温暖了,这才把孩子身上的小被给解开。

  胖胖小朋友非常的不高兴,和妈妈啊啊的抗议着,最后还愤然的挥起了小拳头。

  “儿子今天受苦了是吧,等着妈妈晚上给你做好吃的啊。”沈云芳心疼的亲了亲自己儿子的小脸蛋。

  刚刚在吴营长家,胖胖在小被子里不老实的连体带踹的,就想从被子里出来,他从来没有被束缚手脚这么长时间,当然指的是醒着的情况下,所以非常的不乐意。

  被沈云芳强按着才消停了一会儿,她也是看儿子要哭了,这才赶紧的告辞回家。

  胖胖小朋友被妈妈亲高兴了,瞪着大眼睛,嘴里一个劲的啊啊,和妈妈聊天。

  沈云芳看儿子高兴,也不急着去做饭了,脱了鞋躺到了儿子旁边,逗着儿子有一句没一句的唠着。她上辈子虽然没有孩子,但是也是知道一些育儿经验的。

  比如说多跟婴儿说话,对孩子的语言能力的发展就非常有好处,大人每说一句话,对孩子的脑细胞就会有惊人的影响。虽然不知道究竟孩子最后能变得多好,不过既然都知道这样好了,那她这个当母亲的,肯定是竭尽所能的去做好。

  所以当李红军一脸风霜回到家里的时候,就看到炕上一大一小,大的不知在说什么,小的一句一句啊着回应,说不出来的和谐温暖。

  沈云芳听到开门的声音,抬头一看李红军进屋了,“回来了。”她又低头跟儿子说,“儿子,爸爸回来了吧,妈妈说的对吧,来跟爸爸打个招呼。”她拿起自己儿子的小爪子,就朝着李红军的方向挥了挥。

  胖胖也很给面子的啊的大叫一声,好像真的跟他爸打招呼呢。

  李红军看乐了,这可真是自己儿子啊,刚一个多月就认识亲爹了,想着就往炕边走去,也想学着媳妇亲大儿子一口。

  “哎,你干啥,别靠那么进,一身都是寒气,赶紧的脱了外面的衣服。”沈云芳赶紧阻止李红军的动作,虽然儿子身体吃了生命精华肯定棒棒的,但是还是小心点好。

  李红军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破军大衣,赶紧的脱掉,还去炉子边烤了烤手和脸,这才一脸媚笑的凑到了炕边,先是抓过自己媳妇亲了一口,这才又低头亲自己儿子的小脸蛋一口。

  沈云芳被他当着儿子的面亲了一口,有点脸红,遂啐了他一口,骂道:“都多大岁数了,还每个正行。”

  “你这可是错了,我这才是真汉子,疼媳妇爱孩子。”李红军大言不惭的说道,当然身体也没有落后,把大棉鞋脱掉,就往炕上挤。

  “就会耍嘴皮子。”沈云芳娇嗔了他一眼。

  “你看看,你看看,你还讲不讲理了,我把事情做到实处你也说我,我表表忠心你还不相信,来来来,我让你看看不耍嘴皮子是啥样。”李红军说着就要去搂媳妇。

  沈云芳哪能让他得逞,这人结婚前是一样,结了婚又是一样,等她生了孩子更是变得不一样了,当然她说的都是李红军在家里在她面前的表现,在外面他还是装的很沉稳老练的那死样。

  “你可别闹了,正好你回来了,跟你儿子唠唠嗑,我去做饭去,我都答应你儿子了,今天要给他做好吃的。”沈云芳绕过李红军的手,下炕穿鞋,准备去生火做饭。

  “儿子,你妈不理咱俩了,还是爸好吧,来爸爸陪你。咱俩唠点啥呢,你给起得头呗。”傻爸爸对着儿子开始絮叨起来。

  沈云芳耳里听着李红军不着调的话,心里想着晚上要做什么给这爷俩吃,当然自己儿子暂时还吃不了饭,他的那份必须自己代劳。

  结果她刚走出屋门,就看到踏雪站在道当间吐着舌头对自己一个劲的摇尾巴,最主要他身前还放着一只血肉模糊的不知道什么的东西。

  “呜呜……”踏雪一看女主人出来了,赶紧的用大脑袋把地上的东西往前拱了拱,嘴里还撒娇的呜呜叫个不停。

  “这是啥啊?”沈云芳到是没害怕,自己家踏雪那可是很有格调的,在家的时候从来都只抓看得上的东西完,比如说青蛙麻雀啥的,就像老鼠那些各应人的东西,它可是从来都不吃的。当然私下里吃不吃她就不知道了。

  “呜呜……汪……”踏雪又往前拱了拱地上的东西。把全身上下还算干净的头颅也染上了点点血色。

  沈云芳看它那浑身脏样,忍不住皱眉,这可真行,就出去一次,就狼狈成这样,真跟小孩子一样。

  不过这个时候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她作为主人,还是要顾及到踏雪的感受的。

  沈云芳蹲下身,用手小心扒拉了一下地上血肉模糊的那个东西,露出了两条大耳朵,她这才看明白,这是一只兔子啊,只是可能让踏雪咬的有点惨,要不仔细分辨一时半会还真看不出来。

  “李红军,踏雪拿的这个死兔子是咋回事啊?”沈云芳朝着屋里喊道。

  踏雪它在聪明,那也是只不会说话的狗,想要弄明白,还是要问跟去的人。

  “那是踏雪在山上自己抓的,我说了,这是它在这边的第一只猎物,不用上交家里,让它自己处理。”李红军在屋里喊道,其实是他有些没看上,踏雪不经常打猎,所以下嘴也不知道个轻重,好好一只兔子,让它给咬的血乎林喇。嗯,下次得训练训练,要不白瞎那兔子了。

  沈云芳一听是踏雪自己抓的,伸手就想拍拍它的大脑袋,鼓励几句,结果手抬起来却没有地方落,它脑袋上的毛还沾着兔子血呢。

  “踏雪真棒。”沈云芳只能语言鼓励了。

  踏雪吐着大舌头哈赤哈赤的围着沈云芳和地上的死兔子一个劲的乱转,拿老人的话说,这就是不知道咋嘚瑟好了。

  “啥意思,你把它给我吗?”沈云芳看到踏雪的样子试探的问道。

  踏雪撒娇的想往她身上蹭,她赶紧的把手支着不让踏雪靠近。“你等会儿,别蹭啊,这身上脏的,一会儿我烧锅水,让你狗爸爸给你好好洗个澡。”

  踏雪听明白了她的话,呜咽一声,夹着尾巴转头就跑,躲到自己的小窝里疗伤去了。他们都是坏银,再也不跟他们好了。

  沈云芳看它那夹着尾巴鼠窜的熊样就想笑,估计洗澡就是踏雪的死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