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七十六章有来有往
  中午沈云芳做的红烧鸡块。李红军回家后问都没问,澳门赌博网站:因为家里总吃。

  还是沈云芳特意给他解释了下,他这才知道原来这鸡不是媳妇空间里的,而是吴嫂子送的。

  “你说我给送点啥回去?”沈云芳征求一家之主的意见。

  有来有往才是相处之道。

  这问题还真的把李红军难住了,他哪知道要回什么礼好啊。“要不咱给吴嫂子送颗白菜去?”

  自己家搬来的时候好多人都帮着搬家了,家里有啥大多都摊在了大家的眼皮子底下,媳妇这几天也都在家待着,没去过城里,所以想回过去一块肉也说不过去啊。

  沈云芳听了到是点了点头,今天从吴嫂子嘴里知道了,现在这个时候家家的秋菜差不多都吃完了,现在还没地方买新鲜大白菜去,所以那这个回礼应该也拿得出手。

  “要不你还是给嫂子送几只鹌鹑去吧,是下蛋还是给孩子宰了吃肉都行。”李红军从心里就觉得白菜和肉不能对等,所以马上就推翻了自己先前说的话。

  “嗯,这个也行。”沈云芳想想送几只鹌鹑加一颗白菜就行。“咱家啥时候把孵鹌鹑的桶摆上啊。”

  从他们俩结婚之后,只要李红军回家,家里孵蛋这事就都是李红军的,不过现在说这个也就是说笑,原来李红军回家那是探亲,天天都在家待着,有那个时间翻蛋,现在他要天天上班,也就中午和晚上能回来,所以全指着他是不可能了。

  “这个不急,等明天放假的,我去搂点柴火回来再说。”李红军起身给媳妇添了碗饭。

  “你不说我还忘了问了,这搂柴火到哪去搂啊,有没有指定的地方。”沈云芳接过碗接着吃。

  军部就是建在山窝窝里,只要出了屋子就能看到后面就是高山,不过有句话叫望山跑死马,山不是看着近就一定近的,以她的经验要是靠走的,就是走一两个小时也未必能走到真正的山脚下。

  而且也不是所有的山都让随便进的,现在的人都很有领地意识,就像在盖家屯,只有他们村的人才能走他们村的路上山,别人不让的。当然山里要是碰到陌生人那就不管了。

  “顺着路往西走,差不多走二个小时能看到个西口村,从西口村前面一条小路能上山,这边人都是上那去搂柴火。不过你就不用去了,老实在家带孩子吧,等明天我去一趟就行。”李红军这是心疼媳妇和孩子。

  这大冷天的,就是自己家有自行车,也得蹬半个小时左右才能到地方,这一路上得冻够呛。

  沈云芳听话的点了点头,这个天气让她骑车子带着孩子去那么远的地方,她也不干,不过等以后天气暖和了,孩子在大点,她带着孩子去玩一玩顺便捡点柴火回来还是可以的吗。

  “这两天家里就先烧煤吧。”李红军考虑了一下说道,就是明天他搂回来柴火也不能立马就烧,潮气太大。

  “行,你说的算。”烧啥都一样,沈云芳只是觉得烧煤太脏了,她还是习惯烧柴火,就是做饭柴火做出来的也好吃点。

  两个人絮絮叨叨的商量着家里的事,一顿饭就这么吃完了。然后沈云芳刷锅洗碗,李红军在炕上哄了会儿儿子,然后端着盆子给儿子洗起了尿布。

  沈云芳探头进屋一看李红军正蹲在地上吭哧吭哧洗尿布,赶紧的阻止道:“你别干了,都忙活一上午了,中午有点功夫在炕上躺会直直腰,尿布一会儿我洗。”

  李红军没听她的,认认真真的把手里的尿布打了一圈肥皂,然后又仔仔细细的搓洗起来,“一共也没几块,我两下子就洗完了。”媳妇在家看孩子做饭也不轻松,他能帮着干点就干点,让媳妇也有时间在炕上躺会。

  也确实没有几块尿布,而且看李红军洗的拿过认真劲,沈云芳也不管他了,他爱洗就洗去,不过她微翘的嘴角却怎么也控制不住。

  尿布确实不多,也挺好洗的,等沈云芳把灶台都收拾干净了,李红军也把儿子的尿布洗好了,在屋里炉子周围挂了一圈。

  这炉子是他们特意为了孩子安装的,因为房子的结构是灶台和屋里的炕一个烟道,也就是说外面做饭,屋里的炕就连带着烧热乎了。这样虽然省柴火省资源,但是屋里整体却达不到太高的温度,白天也就十五六度左右,晚上就更冷了。

  他们家有小胖胖,这么低的温度肯定是不行的,所以两个人一商量,在屋里又加了个炉子,暂时没有柴火,就烧蜂窝煤,虽然贵了点,但是安全省事,屋里的温度也能上来,孩子就是把小被子踢了也不怕被冻感冒了。还有一点就是孩子洗了的尿布挂到炉子边上,一两个小时就全干了,能供得上自己家孩子换的。

  炉子也不干烧,上面不管黑白的都做一壶水,家里干啥都能有热乎水用,屋里还不干,挺好的。

  两个人都收拾好后,相拥的躺在炕上小憩。

  结果胖胖小朋友很会挑时间,他爹娘要睡觉了,他到是醒了。也不哭,就是看着自己老娘一个劲的啊啊叫唤。

  “哎呀,我儿子这是饿了,来奶妈伺候。”李红军一点都没有因为儿子的冷落伤心,反而很狗腿的给自己儿子争取福利。

  沈云芳这个奶妈非常尽职尽责的躺在炕上摆好位置,然后宽衣解带,把奶瓶给儿子塞嘴里了。

  她摆布好儿子,就看李红军在旁边直勾勾的看着她……的胸部。

  她脸一红,把头底下的枕头抽出来就砸了过去,“看啥呢,在你儿子面前也没个正溜。”

  李红军委屈了,他这还叫没正溜?都主动把自己老婆暂时借给儿子了,他就看看就被说了,这上哪说理去啊,这可是他媳妇。

  李红军虎着脸从炕上站起身。

  沈云芳还以为李红军生气了呢,暗自反省自己,刚刚不应该动手的,她啥时候有这习惯了呢?她以前不这样啊。

  可不,她会这样完全是李红军给惯的。

  “你……”沈云芳想说两句服个软的,毕竟自己在儿子面前打儿子的爹,确实不对。

  只是她还没说全乎话呢,就看李红军一个大跨步,从她们娘俩身上跨了过去,然后贴着沈云芳的后背又躺了下来。

  “厉害了啊,现在我要是不收拾你,你都不知道这家谁做主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