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七十五章舍不得
  第二百七十五章舍不得

  “嗯。 ”沈云芳脸不红气不喘的应了一声。她虽然没有念完高中,但是她脑子里的知识绝对比高中生要多,要知道她上辈子可是大学生。

  “哎呀,你这么高的学历,咋没让红军给你找个活干?”吴嫂子一脸你咋这么傻的表情。

  “咱们在这找过干还看学历吗?”沈云芳对这方面真不太了解,主要是李红军也没说啊。

  “那可不,你没看咱三营的吴营长的媳妇,就是刘淑丽你见过的,还记得不?”吴嫂子提醒她。

  沈云芳赶紧点了点头,她搬来了好几天,也就见过那么几个人,哪能不记得。

  “她就是因为有高中毕业证,这才能上城里去教书的。你让李红军给你找找,肯定也能去当老师。”吴嫂子很笃定的说道。

  这个时候高中生已经算是高学历了,况且女孩子能上到高中的真不多,整个家属区里面,军嫂的文化水平普遍在小学程度,更有好几个是文盲,只有几个是高中学历的,现在都有着一份不错的工作。

  “是吗,听起来挺不错的,不过我家胖胖现在还小,我也干不了啥,只能等以后孩子大了再说了。”沈云芳听了一点都不羡慕,也不想去当小学老师。主要是她现在要啥有啥,没必要撇家舍业的去上班,最主要的是她要是去上班了,她儿子咋办?谁看啊?

  吴嫂子听她这么说,才想起来她家还有个小的呢,“也是,你这孩子太小,也撒不开手。”她摸了摸胖胖的小手,感叹的说道:“这也不用急,小孩子长得快,一天一个样,等孩子过了半岁,能送幼儿园了,你在让红军给你找工作也一样。”

  沈云芳挺惊讶的,澳门赌博网站:这个时候幼儿园收半岁的孩子啊,要知道后世的幼儿园好像得等孩子两岁多才收呢。

  “嫂子,胖胖半岁就能送幼儿园了吗?”

  “能,咋不能呢,咱这的幼儿园里都是咱们军区自己的孩子,里面的阿姨也都是军嫂,所以差不多的,她们都收。着也算是变相的给咱们这些军嫂解决些生活上的问题,把孩子送幼儿园去,大人也能轻手利脚的干点啥。”吴嫂子给她传授经验。“不过孩子要是大点在送去幼儿园能少遭点罪。”

  沈云芳不用她接着说也能明白她的意思,那么小的孩子,又不会说话,有几个人能像看自己家孩子似的那么精心啊。要是拉了尿了阿姨没及时发现,孩子可不就得遭罪。

  “哈哈,咱们这的幼儿园还挺好的。”她嘴里说着好,心里却不舍得让自己家胖胖去遭罪。

  “哎,能不好吗,咱们随军之后,每个月就给那么几斤粮食,养活自己行,家里孩子要是多点就吃不饱,能不想法干点啥吗。”手里有了钱才能到城里去买高价粮,要不一家老少每到月末就得扎脖。“对了你家的粮本办了吗?”

  “没有吧,我没看到啊。”沈云芳就听说过粮本了,但是可从来没看到过。

  “哎呀,那你可得问问红军了,当回事啊,这眼瞅着要到领粮食的日子了,要是没粮本,下个月就得喝西北风去。”

  沈云芳点头应是,粮本问题确实必须落实好。

  两个人又唠了一会儿,沈云芳也借机问了问邱凤梅的事情。

  “她啊,算是咱们这一片最不着调的了。”吴嫂子说道这叹了口气,“她也是农村来的,都来好几年了,结果这么多年啥也干不好,最后只能在家带孩子了,她还不是个会算计的,从来都是月初吃的满嘴流油,月末就到处借粮过日子。”

  “这样啊,那她总这样,还有人借她吗?”沈云芳只是想知道大家的态度,她也好比照着办理。

  “她这人懒虽懒,但是人品还行。借了粮食都还,只是还完没几天就又借走了,大家看她还算明白事,再说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就是不看在她的面子上,看王营长的面子也都借给她。”吴嫂子说起邱凤梅也有些无奈,这样的人真是少见。

  “哦,是这么回事啊。”沈云芳点了点头,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就是这么个理。从这方面看这个邱凤梅的人品还过得去,最起码比那些干借不还的要好的多。

  “要说这个邱凤梅也是个能人,她两口子家里都没有什么负担,王营长一个月五十多块钱的工资,她都攥在手里。她可倒好,不说给孩子攒点,也不说被自己攒点过河钱什么的,有钱就都吃了。这么多年了,手里一个子都没有。前面她家孩子该上学了,结果她一分钱学费都掏不出来,干脆就不让孩子去上学了,就跟着她在家里混,你说有这么当妈的吗。”吴嫂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沈云芳了悟的点了点头,怪不得那天晚上大家都没带孩子,就她自己带了孩子,原来别人家的孩子要不上学要不上幼儿园,都有个去处,就她家孩子在家散养。

  “那她自己不找点活干吗?”沈云芳挺好奇的。

  “咋没干活的,当初她刚来的时候,可是让她进的食堂,结果没干多长时间,人家就不用她了。”食堂可是个好活,一般人都进不去。

  “咋地了?”沈云芳好奇了。

  吴嫂子左右看了看,这才小声的跟她说:“她啊,太邋遢,人还懒,听说在那洗菜都洗不明白,人家用她几天就受不了了,哪能还要她。我听说啊,她家里乱的都下不去脚了,你说说哪个女人能像她那么不着调的。”

  沈云芳想到她闺女袖子上的鼻涕嘎巴,了解的点了点头。有这样的妈,孩子想不邋遢都不行。

  两个人又聊了会家属区的一些人一些事,吴嫂子突然一拍大腿,“哎呀,你瞅瞅我这臭记性,屁股一着炕就把正事忘了。我今天是给你送鸡来的。早上我杀了一只老母鸡,正好你奶孩子,就给你拿过来半只,你也别嫌少,就是一个意思,我刚才来的时候放你家灶台上了,这眼瞅着要中午了,你也赶紧的做饭吧,我也得回去做饭了,家里那几个小崽子今天都回家了。”

  “嫂子,你给我送这干啥,家里都有。”沈云芳跟着吴嫂子出屋,就看自己家灶台上放着半只鸡,从中间片开的。

  “哎呀,你有那是你的事,这是我的心意。家里也没啥好东西,你别嫌我拿得少就行。”吴嫂子说着就往自己家走。

  “那就谢谢嫂子了。”都这么说了,沈云芳也不好推辞,这确实是人家的心意。

  “谢啥谢,你赶紧的进屋别出来了,我就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