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七十二章和姓邱的犯冲
  沈云芳这话说了还没过半天呢,这机会就自己送上门了。

  吃完饭,沈云芳捡桌子收拾碗筷,李红军穿衣服就出门了,准备去借工具和弄点木头回来。

  他刚走没一会儿,就有人在门口喊话。

  “云芳啊,在不在,我来看你来了。”

  沈云芳正在刷锅呢,就听外面有人喊,赶紧放下手里的刷子,推门走了出去。

  “呦,是凤梅嫂子啊,这么早,你咋来了,有事啊?”

  “没事,没事,就是觉得和你投缘,来找你唠嗑来了。”邱凤梅像是回自己家一样,一点都不见外的反过来拉着沈云芳往屋里走。

  这下弄的沈云芳都不知道说啥了,只能跟着人往屋里走。

  “嫂子你能来可真是太好了,只是我这刚搬过来,哪哪都没收拾好呢,嫂子你可别嫌弃。”沈云芳把话说的很是含蓄。

  “哎呀,这有啥,谁家都这样,放心我不待笑话你的。”邱凤梅从进屋就开始打量,直到坐到东屋炕头上才感叹道:“昨天看你们拉着满满一车的东西过来,咋今天过来也没觉得屋里多点啥呢。”

  “那可不,别看满满一车,但是仔细算起来,还真没啥好玩意,都说破家值万贯,我们搬过来的时候,是看啥都不舍得扔,最后都打包搬过来了。”沈云芳这说的是实话。

  虽然她在盖家屯的家没多大,但是真的收拾起来也不少东西,这还是删减了又删减才勉强一车装过了的,剩下的不常用的或者量多的,都让她放空间里运过来了。

  “可不是,咱们不都这么过日子的吗。”邱凤梅一拍大腿,好像找到知音了。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沈云芳有些急,家里东西都没收拾利索呢,这邱凤梅坐下就不抬屁股了,她也不好把人扔这自己忙活去,所以只能耐着性子在这陪着。

  说了一会儿话,邱凤梅这才想起来看点,“哎呀,给你在这唠嗑都忘了,我家那两个小崽子该醒了,我得回家去看看。”

  沈云芳一听松了口气,终于走了,“哎呀,那得赶紧回去,可得把孩子看好了。”

  “你别出来了,别送了,咱这还客气啥,等一会儿我给孩子穿好衣服,我们在过来。”邱凤梅看沈云芳还送出来了,朝她挥了挥手。

  沈云芳看着她走远的背影嘴角的笑容实在是扯不上去了,只能耷拉下来了。啥意思,一会儿还来,还带着孩子来。

  这可真是、真是……哎……

  果然,沈云芳在屋里刚把墙角的包袱打开,往立柜和炕柜里放被褥和衣服,屋子外面就又传来邱凤梅的喊声。

  沈云芳叹了口气,冲着躺在炕上玩着自己小脚的胖胖小声的嘟囔:“我咋就跟姓邱的犯冲呢,这一个两个的都这么没眼力见,都这么烦人。”

  “云芳啊,我又来了。”邱凤梅这次自己推门就进屋了,拉着自己小闺女走到炕边上就让她拖鞋上炕,“赶紧上炕跟弟弟玩去。”

  沈云芳第一次看邱凤梅家的小丫头,估计有个四五岁的样子,和邱凤梅长得有点像,单眼皮小眼睛,长得到是不难看,就是身上的衣服有些埋汰,特别是袖子,都已经钉嘎巴了,估计平时没少拿它擦鼻涕。

  小丫头也不怕声,听话的脱了鞋就往炕上的胖胖扑去。把沈云芳吓了一跳。

  “慢点、慢点,弟弟还小呢,你只能看,不能碰他,更不能扑到他知道吗?”

  小丫头抬头看了看沈云芳,然后没理人继续低头看胖胖,后来更是伸手扒拉胖胖的小脚,看着胖胖吃不到脚吭叽出声,她笑了。

  “你就别管了,有我家二妮陪着你儿子呢。”邱凤梅和她闺女一样,跟没听见沈云芳说她家孩子小,不能碰的话。还是放任她闺女玩自己儿子。

  “你家有没有篦子,给我使使,我出来的时候忘拿了。”邱凤梅把大闺女拉到自己跟前准备给她篦一篦头发,这才发现忘拿篦子了。

  “没有,我家没有篦子。”沈云芳想象着她在自己家炕头上给她闺女篦虱子,能不能掉下来一两只,然后那虱子在自己家就做窝了呢。想到这里沈云芳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

  邱凤梅狐疑的看着她,很是不相信她的话,现在谁家还穷的买不起一个篦子啊,她认为是沈云芳小气,不愿意借给她,所以撇了撇嘴,把大闺女放开,让她自己玩去了。

  两个人又开始了没有什么营养的聊天,结果还没说几句呢,那边炕上的胖胖小朋友不堪忍受,终于放声大哭了起来。

  旁边的二妮咧开嘴咯咯的笑的好不高兴。

  “咋地了,咋地了,你个死妮子,你惹他干啥,让他嚎好听啊。”邱凤梅被打断了说话,张嘴就骂闺女。

  只是沈云芳抱起自己儿子,咋听着她的话这么不对味儿呢。

  “好玩。”二妮就回了这么一句就从炕上蹦了下去,穿上鞋就跑到外面不知道上哪玩去了。

  邱凤梅又骂了几句这才回头说沈云芳,“我说几句你可别不爱听,你家这娃娃也太娇气了,咋就哭了呢。”

  沈云芳心里憋气,要不是你家闺女讨厌,我儿子能哭吗。

  邱凤梅还不知道自己这话把人得罪了呢,还一个劲的在旁边说这说那的。

  沈云芳脸上有些不好看,当妈的都这样,听不得别人说自己家孩子不好。

  “嫂子,这眼瞅着要到中午了,我也要做饭了……要不嫂子中午别走了,在家一起吃吧。”沈云芳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才上午十点钟,不过希望对方能听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

  “哎呀,那哪好意思啊,我们娘仨要是在这吃,我们家老王中午咋办?”邱凤梅是看着沈云芳说的,就等着她接着邀请她家老王,她就能顺势答应下来了。

  沈云芳咽了下唾液,看来和这人不能说客气话,她分不出来。

  “呵呵,是吗,那可不行,咱们可不能让老爷们累了一天还没口热乎饭吃,那就算了,等以后有机会的,嫂子你在过来吃饭。”沈云芳顺了她的话往下说了。“那嫂子我就不耽误你回家给王营长做饭去了,我这也得给孩子他爹做口饭吃。”

  家属随军之后,男人们基本上都会把自己每个月的口粮拿回家来,和家里的女人孩子勾一下,才能对付一家人都不挨饿,所以男人基本都回家吃饭。

  “哎呀,云芳你先别忙,我有点事求你。”邱凤梅拉着沈云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