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七十一章新家
  第二百七十一章新家

  几个军嫂在屋里嘁嘁喳喳的唠嗑,中间沈云芳还吃了一碗大米粥,等到晚上九点多钟,李红军那边已经把车上的东西都搬到屋里去了,他进屋接老婆孩子回家,门口还有几个老爷们,直接叫了一声,屋里的几个女人也都散了各回各家。

  邱凤梅走的时候热乎的说要明天找她唠嗑去,沈云芳当没听到闷头就出去了。

  这人是真没眼力见还是怎么的,她这刚刚搬过来,家里还皮儿片儿的呢,明天她在家除了看孩子就是要归置东西,哪有空招待客人啊。

  两口子在屋里和吴国强两口子说了几句话之后,就抱着孩子回到自己家,屋里大件的东西都规整好了,不过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也够沈云芳安排一气儿的了。

  两个人都是累了一天了,所以也没管那些,李红军在外屋烧水顺便把屋里的炕也给烧热乎了,沈云芳在屋里打扫炕,把被褥铺好。等水烧热乎了,两个人简单洗漱了之后,就搂着孩子上炕睡觉。

  第二天早上,沈云芳是被外面的军号声给吵醒的,睁开眼睛一看,炕上就她和儿子了,李红军不知道啥时候已经走了。

  她看了看儿子,还撅着小嘴睡的正香,给他盖了盖被子,然后穿衣服下地,澳门赌博网站:准备做早饭。

  结果到外屋一看,锅里已经有做好的早饭了,下面小米粥上面白面大馒头。白面馒头当然不是今早新蒸的,是他们从盖家屯带过来的冻馒头。

  沈云芳笑了笑,肯定是李红军早起给她们娘俩做的,嗯,这个习惯很好,希望他能一直保持下去。她在家里转了一圈,结果里里外外的都没看到李红军的身影,听着隐隐传来的口号声,想着不会是这人今早就去训练去了吧。

  看了看锅里的早饭,也没急着吃。看堂屋靠墙摆着一溜大大小小的坛子,有她酿的酒,有她下的大酱,还有她做的各种小咸菜。

  这次搬家,她都每样拿出一点用车拉过来了,当然大部分都存到了她的空间里,拉过来的这些就是做个样子,把东西过了明面,以后家里吃这些东西也不用避着谁。

  她里里外外的把家里这一亩三分地看了一遍,确定这里没有地窖。不过和堂屋对着的那个屋子里没有垒炕,而且温度挺低的,可以当仓房用,所以沈云芳就把一个个坛子都收到空间里,然后进了那个准备当仓库的屋子里,稍微打扫了一下,然后把那些坛子又都靠墙摆好。有空间就是方便。

  沈云芳看了看地上一溜的坛子皱了皱眉,这个屋子并不是很大,差不多也就十平米左右,这坛子一放进来,占了一半的地方,这利用率太低了,看来还得做几个架子放到这屋才行。

  她打定主意,在屋里又转悠了一圈,这才回东屋看儿子醒没醒。胖胖小朋友对新家适应的非常良好,对于一早上来自于爹娘的两波骚扰都无动于衷,依然故我的呼呼大睡。

  沈云芳扒拉扒拉孩子,看还没醒,就又去后院转悠了一圈。踏雪跟在女主人屁股后面也在新家溜达,其实昨天它搬来之后,就在第一时间在自己家院子里撒尿标上地盘了。

  军区家属区的房子都是按照相同格局建造的,每家也都有个不大的前后院,前院差不多也就十多平方米,后院比前院大点,但也有限,目测一下,最多不超过三十平方米。

  沈云芳看了看自己家的后院,又站到栅栏边上看了看左右两家的后院,心里有数了,脑子里开始计划着怎么把后院合理的利用起来。

  首先在这么小的地方,她要搭建一个塑料棚子给鹌鹑住,还得养蘑菇,在就是找个地方,搭个羊圈,自己家还有一头母羊呢。

  她站在后院寻思呢,李红军的找了过来。两个人这才一起回屋。

  沈云芳看李红军穿着一身军绿满脸是汗的样子不用问都知道他干啥去了。

  “我给你兑点水,你赶紧的洗洗。”沈云芳赶紧给他兑了一盆子温水,让他洗洗脸。

  “嗯。”李红军进屋就把外面的棉袄脱了,穿着一件跨栏背心开始洗头洗脸。

  毛寸就是好,洗脸的功夫就能把头也连带着洗了。

  “你不冷啊,快穿上点吧。”沈云芳看看外面白雪皑皑,屋里这人居然穿这么少,看着都替他冷。

  “不冷,还冒汗呢。”李红军拿过媳妇递过来的毛巾,开始擦脸。

  头上和手上都像仙人一样冒着白烟。

  沈云芳看李红军还想出门倒水,赶紧的把盆抢了过来,“我来,你进屋穿衣服去。对了,你吃早饭了吗?”

  “没呢。”李红军听话的把棉袄往自己肩上一披。

  “那你就赶紧的把饭摆上,一会儿咱们吃饭。”

  等沈云芳倒水回来,屋里炕上已经摆上了饭菜。

  两个人盘腿坐在炕上边吃饭边商量着这两天要干啥。

  沈云芳直接把自己的要求提了。

  “你是不是还能修两天?”

  “嗯。”

  他们是提前回来两天,就是为了想提前搬过来看缺啥少啥的,李红军也有时间倒弄。要不李红军上班了,就剩沈云芳人生地不熟的,也没处弄去。

  “我看旁边那个小屋能当仓房,就是小了点,咱家坛子多,都摆地上都要没处下脚了,你今天给做个架子呗,就三层那种,最底下那层高点,可以在最下面放粮食或者是缸。”

  “还有后院贴着西屋墙头那块,我想搭个塑料棚子,咱家鹌鹑那么多,在屋里养味儿太大,还是在外面养吧。”

  “咱家的羊你也得给找个地方吧。还有踏雪,也不能总在堂屋对付啊,咋也得给它弄个窝。”

  “行,我知道了,一会儿我就出去借工具,然后拉点木头回来,你想弄啥都行。”李红军好说话,只要是媳妇要的,他头拱地也得给弄回来。更别说这些东西都是做个样子,媳妇空间里木头有的是。

  “哎,对了,昨天晚上忘了问你了,你给我说说昨天那些军嫂都是啥脾气秉性呗,我这冷不丁的过来,也不知道谁咋样,你先给我说说,让我心里也有个底。”沈云芳想起这事了,从昨天的短暂交谈中,她也没看出谁不能交谁能交的,因为她现在不仅仅是代表自己,还代表着李红军,所以她想先问问李红军的意思,要是有什么需要避讳的人,她也好有个防备。

  这个李红军为难了,“我这也是第一次住家属区这,平时看到那些军嫂也就是点个头,打个招呼,还真不太清楚这些。”他最熟悉的就是吴嫂子了。

  沈云芳一想也对,李红军也接触不到这些军嫂,问他这些也没用。

  “行了,这样我自己慢慢品吧,你不用操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