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七十章新邻居
  第二百七十章新邻居

  李红军开车搬家,在这片算是弄出了点动静,旁边很多未来的邻居也都是一个部队的,都认识,这个时候男人们也都出来帮把手,女人们则去了吴国强家,围观李红军的新媳妇。请大家看最全!

  所以不一会儿,吴嫂子就迎进来四五个军嫂。

  “呦,这就是李副营长的小媳妇吧,别说还真俊,怪不得李副营长被迷得五迷三道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领着个小女孩进屋就开始上上下下的打量炕边上的沈云芳。

  沈云芳也在打量进屋的这几个人,听了来人这番话只是看了看那个女人,然后貌似羞涩,实则不耐烦的低下了头,哄自己儿子去了。

  “凤梅,看你说的,把云芳妹子都说的不好意思了,人家可是小媳妇,你以为都像你一样,荤素不忌的。”吴嫂子玩笑的瞪了说话的人一眼,给沈云芳解了围,“来云芳啊,我给你介绍介绍,这些都是咱们二团的军嫂,这是王副营长的爱人,邱凤梅,以后你就管她叫凤梅嫂子就行。”

  “凤梅嫂子。”沈云芳笑着叫了一声。

  吴嫂子看邱凤梅又要张嘴说话,赶紧的接着往下介绍,“这个是刘营长的爱人,刘晓华,你管她叫小华嫂子就行。”她指着后面一个瘦高的女人介绍道。

  “小华嫂子。”沈云芳冲着人家笑了笑。

  “你好,以后都是一家人了,要是有什么事就说一声,我就住你们家右边。”小华嫂子也笑了笑。

  李红军的新家在吴国强家的右边,而这个小华嫂子家就在李红军家的右边第二家。

  “哎呀,我也是这个话,以后都是一家人,有事你就说一声。”后面有个面色微黑的年轻女人说道。

  虽然说她年轻,但是怎么也得将近三十岁了,比沈云芳还是大了很多。

  “这是陶政委的爱人,徐来英,为人热心着呢,你以后就知道了。”吴嫂子笑着说道。

  “来英嫂子好。”沈云芳还是微笑点头打招呼。

  “最后这个是咱们三营吴营长的爱人,刘淑丽,市机关小学语文老师,文化人。”吴嫂子给她介绍最后一个女人。

  “淑丽嫂子好。”沈云芳还是礼帽的打招呼。

  刘淑丽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行了,现在你介绍完了,我可以说话了吧。”邱凤梅在旁边等了半天了,澳门赌博网站:要不是这里面她男人的官职最低,她才不会这么忍着呢。

  “哎呀,谁还捂着嘴不然你说话了咋地,你想说啥赶紧说吧。”吴嫂子对这人也是没有办法,也不能真的捂着她的嘴不让她说话,只是她每次一说话,总能得罪人,现在正好在自己家,得罪谁她这个主人都不好看。“来,咱们也都别站着,快炕上坐着,咱们坐着唠。云芳你带着孩子往炕里去。”

  沈云芳也顾不得见外了,赶紧的拖鞋上炕,拽着自己儿子的小被子就往炕里去,把炕边让了出来。

  几个人的眼睛都不自觉的往她的脚上看,然后又都心思各异的缩回了目光。

  一双白白的棉袜,没褪色没变黄也没有补丁。

  徐来英笑圆了一张脸,对着炕里的沈云芳说道:“我听说红军家不近啊,你们今天坐车坐了不少时间吧。”

  “嗯,是不近,从早上天还没亮就出发了,直到刚才才到。”这几个人中沈云芳就看这个来英嫂子顺眼。谁然人家对着她笑容多还真诚了呢,当然是不是真的人好,还得以后慢慢品。

  “那可真不近,大人到是还好,就是苦了孩子了。”刘晓华探头看着炕里在那自己挥动小手小脚的胖胖,“这孩子长得真好,可是取了你俩的优点长了。”

  “还行,就是能吃。”沈云芳谦虚的说道,现在说孩子长得好不好还太早,孩子才一个多月,脸还没有完全长开,反正她是没看出来自己儿子好不好看,不过好不好看都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她都稀罕。现在听人夸自己儿子,心里也美的想要冒泡了一样。

  “我刚才看李副营长从车上牵下来一头羊,你们咋大老远的来带来一头羊啊。”邱凤梅拉着自己闺女在身边,一手拿着个篦子给孩子刮头发,一边问道。

  沈云芳听了腼腆的一笑,解释了一下,“我家孩子太再加上我没多少奶,没办法红军就买了一头产奶的母羊,这不是要搬过来吗,就直接把羊也拉过来了。”

  邱凤梅皱了皱眉头:“咱家属院可从来没有人养那玩意,都嫌乎味儿太大了,现在天冷到是没啥,等到夏天,你家要是养羊,那羊粪味儿都能飘十里,咱这前后住着得可遭罪喽。”

  沈云芳抿了抿嘴没说话,她可是打算让自己儿子从小一直喝羊奶的,营养丰富还强身健体。不过要是真像邱凤梅说的那样,有人受不了来找的话,养羊还真是个麻烦事呢。

  “你可别血咧了,咱后院年年都种菜,夏天施肥的时候也没听你叫唤味儿难闻了,咋现在还讲究上了,行,你家明年可别种菜啊。”吴嫂子帮着沈云芳,再说在自己家养羊也不是个什么大事,邱凤梅家离这边老远了,就是有味儿也飘不到她家去啊,这纯属就是找事呢。

  “瞧嫂子你说的,我不就是那么一说吗,你还当真了。”邱凤梅被刺了了一句也不以为意,拿着篦子就把上面的虱子用两只大母手指甲挤死,然后往自己身上抹了抹,有给闺女开始篦头发。

  “这次你可说错了,我没当真,我跟你说着玩儿呢。”吴嫂子脸上又有了笑模样。“行了,不跟你们说了,我锅里的粥熬好了,得给云芳盛一碗去,到现在一天了,也没吃口热乎的,这还喂奶呢,可不行。”

  “那你赶紧的去吧,我们自己在这和云芳唠会儿。”徐来英挥挥手,看那样和吴嫂子好像很熟。

  吴嫂子出了屋子后,几个军嫂就围了沈云芳聊了起来,大体就是聊她和李红军啥时候认识的,咋认识的,啥时候结婚的,婆家咋样娘家咋样,后来又围了孩子唠了起来。

  从她们的聊天中,沈云芳也了解了军区一些情况,当然不是关于军事的,那些这些女人也都不太清楚,男人们在家都是不谈论公事的,因为军人有什么保密条令。

  当然就是说了她们也不一定能听懂,她们关心的只有家里的柴米油盐以及孩子。

  军区里有一个幼儿园,随军的这些家属里要是有适龄的孩子都可以送去,不要钱的,但是每个月要交一定的粮食,因为孩子中午在那要吃顿饭。至于幼儿园里的老师不,应该说是阿姨,都是随军军嫂。这也算是军区对军嫂的一种照顾。

  军人的孩子要是到了上学的年纪,那就必须去城里念书了。军区没有学校,但是军区却和省城里的第一中学有联系,军队子女都可以去那里上学,不过因为距离较远,所以都是在那里住宿的,孩子一星期回一次家。军区在周末会派专车接送这些祖国的花朵。

  徐来英就在军区幼儿园里看孩子,正好她家孩子上下班的就把自己家孩子给带着了。

  吴嫂子家的大闺女和小儿子都在城里上学,一周才能回来一次,最小的闺女天天上军区幼儿园。

  刘淑丽家是个闺女,已经十岁了,也在城里上学,母女俩开学之后,都是要在学校住宿的,周末才能回家。

  再就是邱凤梅,家里两个孩子,都是闺女,她这么多年盼着要生个儿子,但道现在都没动静。她家的两个孩子,一个九岁一个五岁,都在家待着呢,既没上学也没去幼儿园,都是邱凤梅自己看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