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六十七章准备搬家
  第二百六十七章准备搬家

  眼瞅着李红军的假期要到了,两口子在家就开始折腾了起来,李红军负责收拾外面的,沈云芳负责收拾屋里的。

  原本两个人想就带着铺盖走,轻手利脚的多好,不过后来定了要雇车,沈云芳就想着把家里能带走的,在那边能用上的东西都带着走。放在这边以后不一定能用上了,那边要是缺还得再花钱买。所以两个人一商量,得,能用的,都带着吧,反正有车,一勺都会了得了。

  沈云芳在屋里收拾,其实就是看孩子,屋里有啥?就一张桌子一个立柜,铺盖什么的,等搬家时候一卷就行了,所以她基本没什么事,就在屋里陪孩子躺着,等孩子醒了,在负责陪玩就好。

  李红军就辛苦了,出了东屋的门,其他地方都是他的范围。他先是从地窖开始收拾。

  下了地窖,他一趟趟的把里面的东西都倒腾了出来,粮食袋子放到了墙根。今年分下来的粮食还没怎么吃呢,加上自己家自留地收的玉米地瓜什么的,一打眼看上去,粮食真是不少。光一百斤的那种麻袋,就一溜排了十个,当然其中三个里面是地瓜,四个里面是苞米粒,剩下的两个里面是大米,最后那个袋子里就是一些装杂粮的小袋子拼成的。

  粮食旁边还摆着两桶五十斤的豆油,都是秋天的时候收了黄豆,沈云芳拿去队里榨的。

  地窖里除了粮食,就剩下一些秋菜了,有大白菜、萝卜、土豆、窝瓜、冬瓜、胡萝卜等等,还有些秋天晒得菜干。

  这些都是家里菜园子出产的,后山山坡上种的那些秋菜都放到了沈云芳的空间里,比家里这些可是多多了。

  李红军把东西都从地窖里搬了出来,看了看,还是进屋把媳妇找了出来。

  “你把这些这些都收起来。”他说的收起来就是放到空间里的意思。

  沈云芳到是没问什么,顺手就把李红军指的麻袋都收了起来。

  “咱就拿这么点过去啊?”墙根就剩下两个麻袋并一小堆秋菜了,到是菜干都没动,也老大一包了。

  “嗯,足够了。咱们搬过去肯定动静不小,让人家看到咱们拿这么多东西过去不好。”李红军虽然没住过部队的家属区,但是多少对那里的情况还是有点了解的。

  军人大多都是有家庭负担的,有的人每个月的工资,得有一半都得邮回老家养着爹娘兄弟什么的,所以很多家庭过的都不是很宽裕。像冬天,家属区那边很多人家连白菜都吃不上了,都是拿咸菜疙瘩对付。这种情况下,自己家要是搬去这么多白菜萝卜什么的,肯定是麻烦事。

  沈云芳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反正多的东西都扔到她空间里,以后关起门过自己的小日子,谁知道她在家做什么好吃的啊。有了空间,这个操作的灵活性就很大了。

  沈云芳把东西收好后又回屋看孩子去了,李红军上午把地窖收拾干净了,等下午就开始去后院刨地。

  后院里有什么啊?哈哈,都是好东西。这两年沈云芳没少酿酒,她用家里的很多种粮食都尝试着酿了酒,最后发现就大米酿的酒最香醇,所以后来她就专门拿大米酿酒了。两年来,不管是尝试的,还是特意酿的,她已经酿了二十八坛酒,每个都是五十斤装的大坛子。除了李红军受伤那时候挖出来一坛之外,剩下的二十多坛都在地底下埋着呢。

  后院里只埋了几坛,因为实在是地方不够,后来沈云芳酿的酒都让她埋到了后山去了。

  李红军虽然不太好酒,但是对自己媳妇酿的酒情有独钟,所以搬家他就想着要把媳妇酿的酒都带走。

  沈云芳也不去管他,爱挖就让他挖去,外面地早就冻的结结实实了,他要是不嫌累得慌就挖,反正他这些天精力旺盛,也没个发泄的地方。

  到晚上天黑,李红军已经从外面搬回来八个大坛子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红军给媳妇做好饭,然后自己扛着锄头就上山去了。下午的时候,沈云芳把自己儿子包好背到了身后,然后溜溜达达的去了山上,接孩子他爹去了。

  那么多酒坛子,李红军就是长了八只手自个也拿不回来。

  到了山坡上就看李红军只穿了件毛衣,还在那甩开膀子干呢。旁边已经摆了一溜十多个酒坛子了,看来他这一天还真的没少干。

  沈云芳把酒坛子收好,然后一家三口在天黑前溜溜达达的回家了。

  第二天李红军又去了一天,山上的酒坛子就都已经挖出来存到了沈云芳的空间里。

  “云芳啊,云芳啊,哎呀,你在家不?赶紧的把你家狗拴住啊,我要进来了。”

  李红军正在收拾西屋,沈云芳也在东屋收拾胖胖的小衣服什么的,明天就是他们要搬家的日子了,所以这两口子正做最后的准备。

  因为家里有男人在家,所以沈云芳家的院门就没有锁,沈云芳在屋里伸着脖子往外看,果然是二大娘一路小跑的进来了。

  二大娘被踏雪那一口是咬怕了,进来得先打招呼,就怕踏雪不知道从哪蹦出来,再给她来一口。

  “哎呀,你还有心在这叠衣服,你不知道吧,云秀那丫头不知道走了哪辈子的好运了,她家方城建居然可以回城了。”二大娘一进屋啥也没顾上,就先把这个惊天的消息喊了出来。

  沈云芳还真的惊讶了,沈大爷这是咋地了,居然放手了。

  不过在惊讶那也是别人家的事,而且是自己不喜欢人的喜事,跟她有一毛钱的关系啊。

  “能回去了啊,那挺好的啊,沈云秀这次可算是苦尽甘来了。”沈云芳无所谓的说道。

  “哎呀,你这丫头咋一点心眼都没有呢,方城建要回城,云秀肯定得跟着去,那她不就成了城里人了吗。”二大娘说的语速很快,从这就看出她满心的着急。

  “城里人就城里人呗,大堂姐不也是城里人吗。”沈云芳不是很想搭理这个二大娘。

  自从她知道举报自己的人有大堂姐一个之后,她经过多方查证,发现举报信只是大堂姐的个人行为,二大爷和二大娘好像都不知道,不过她对这两口子本来就不亲,现在就更是亲近不起来了。不过她避着二大娘,二大娘却没有什么自觉性,这不一有啥好消息就颠颠的先来给她报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