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五十六章没有这样的弟弟
  第二百五十六章没有这样的弟弟

  李红军不生气反倒笑了,“李红旗你真的当你的脸有多大是吧。 打发要饭的叫花子?拿五十块钱?呵呵!”

  “我是真没想到咱家都富成这样了,拿五十块钱打发叫花子。李红旗,你不是觉悟高吗,你不是大义灭亲吗,那你咋不把咱家举报了呢,你都能拿五十块钱打发叫花子了,咱家得又多少钱啊?这些钱哪来的?咱家真的是贫农身份吗?不会是有什么海外关系吧?”这纯属就是瞎咧咧,李红军当然知道自己家什么情况。当初入伍、这些年升值,组织都是经过多次多方调查的,所以他家决定清白。

  啪!

  李老头大巴掌拍到了炕桌上,“红军,这话能瞎说吗?”

  李红军看着自己老爹认真的说道:“爹,我只是让李红旗明白,要是咱家能拿着五十块钱不当钱,那李红旗也没有资格去上什么大学了。”第一项家庭背景就不过关。

  “你、你弟弟不是那个意思,红军你可别瞎说,老头子,你赶紧管管。”邱淑萍也急了,小儿子去上大学是全家人的希望,要是真的因为二儿子这么一嚷嚷不让去了,那、那她就去上吊,她不活了。

  李老头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红军啊,我知道你心里有气,但是那是你弟弟,就是他真的犯了错误,你当哥哥的能多包容就多包容点。我也知道这样让云芳受委屈的,只是红旗年龄考虑事情难免不周到,他确实做错了,但是你们当大的的得给你弟弟个改过的机会。现在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你弟弟也承认错误了,也认识到错误了,主要是云芳也没事了,我看这事就算了吧。我保证他以后绝对不会在干这样的事情了行不?”手心手背都是肉,他这个当爹的也难啊。

  “爹,刚才李红旗说的那些话你也是听到了的,你真的觉得他是认错了吗?那是认错的态度吗?”李红军问的咬牙切齿。“爹,如果云芳真的因为他的狼心狗肺出了什么事,那这事他在你们面前认个错就能完事吗?云芳当时还大着肚子,那是我儿子,你们的孙子啊。”

  “娘!”李红旗看老爹都说话了,二哥还这么依依不饶的就又躲到了邱淑萍身后,哀哀的叫着。

  “你别说那个,沈云芳不是没事吗,她要是真的出事了,我给她赔命去行不行。再说,你弟弟那么说话不也是你逼得吗,要不是你一个劲的问,他能那么说吗。”邱淑萍又开始蛮不讲理了。她也是没办法,她心里明镜一样,这个事确实是小儿子不对,但是一个是不待见的儿媳妇,一个是自己最出息的小儿子。哪个轻哪个重还用掂量吗,所以还是和和稀泥,拉倒得了。

  老李头任由老婆子闹腾,他和老婆子的心情是一样的,手心手背都是肉,虽然云芳也是个好孩子,还是自己战友家的孩子,但是再好那也没有自己儿子好啊。再说红旗马上要去上大学了,他知道要是这事一不小心被外人知道了,红旗这大学可能就够呛了,谁会推荐一个诬赖自己大嫂的人去上大学啊,这是品行问题。所以这事不能声张,也就是说李红军不但不能讨回公道,还得把这事烂在肚子里。

  “红军啊,爹知道你心里的委屈,爹不是不心疼你,只是红旗再咋说也是你亲弟弟,他又马上要上大学去了,要是这事传出去了,你弟弟这辈子就完了,咱老李家好不容易出了这个大学生”后面的话没说完,但是在场的人已经都明白什么意思了。

  李老头这是为了小儿子的前途,为了老李家的将来,让二儿子和儿媳妇忍了。

  李红军看了看屋里的三个人,深吸了口气,情绪已经恢复了平静。其实他今天来原本就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只是他心里还有那么一丝期盼,结果现实狠狠的扇了他一个大巴掌。

  “行,既然爹这么决定了,那我当儿子的啥也不说。但是”李红军狠厉的眼神像李红旗扫射了过去,这是他平时看敌人的眼神,“我绝对不会原谅在我背后捅我刀子的亲人。我现在在这就把话说明白了,我李红军以后在没有李红旗这样的弟弟,他以后发达了,我也不攀着,要是活不下去了,也别想让我伸手帮他。我跟他以后没关系了。”他这话是跟李家老两口说的。

  接着他又转过头看着李红旗,说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下次再让我知道你在后面祸害我媳妇,到时候谁救你都不好使了。”

  撂下这些话后,李红军转身就往外走。

  他刚走出门,屋里就传来邱淑萍的叫骂声,“你个小瘪犊子,越来越长本事了,你走、你走,有能耐你一辈子都别回来,我就当没生你这么个不是东西的玩意。”

  “你给我闭嘴,赶紧去把红军追回来”

  李红军大踏步走出了桃树村。

  李家,李老头看二儿子真的头也不回的就这么走了,知道他是生气了,赶紧的从炕上下来,拖拉着鞋子就想追出去。

  “你干啥去,他都那么说了,你还追他干啥。”邱淑萍也被气到了,这么多年,家里还没有哪个孩子这么跟她说过话呢。

  李老头看自己腿脚不利索,赶紧的指使小儿子,“你赶紧去把你二哥追回来。”

  李红旗这个时候不敢不听话,只是他也不想把二哥追回来,所以出了门后,就磨磨蹭蹭的,最后更是蹲到墙根底下,偷听老两口在屋里说话。

  “你咋让红旗去了呢,万一红军再打红旗咋整。”邱淑萍不放心了。

  “哎,要是红军真的再打红旗一顿还好了呢。”老李头又坐到了炕上,澳门赌博网站:“咱们刚才就不该拦着,红军要是肯打,那是说明他还当红旗是自己家人,就怕他不肯打了啊。”

  邱淑萍很是不以为意,在她想来,只要他们这两个当老的不死,红军就蹦跶不出啥来。

  “你啊,就是头发长见识短,红军现在是咱家最有出息的,就是以后红旗上了大学,红军也不差。”老李头说道。

  接下来不用说了,邱淑萍就想起来了,别的不管,要是老二真的驴起来,以后每年的养老费要是不给可就坏了,她拿啥供小儿子上大学啊。再说二儿子咋地也有工作,自己这个当娘的平时管他要两个他也不能不给。这要是真的弄僵了还真不好整。

  “哎,等过完年,你去盖家屯看看孩子,正好云芳还没出月子呢,你这个当婆婆的去伺候她几天,这样也能和红军两口子缓和缓和。”李老头很快想到了主意。

  “哼,他不孝还有功了,我还得上杆子伺候他们去。”邱淑萍不乐意,不过也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