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五十五章你们都对不起我
  第二百五十五章你们都对不起我

  李红旗改跪为坐,悄悄抬头打量了屋里三个人的表情,心里衡量了一下,觉得这事还是自己说的好,只要把自己说的可怜点儿、无辜点儿、不得已点儿,爹娘肯定能帮着自己。请大家看最全!于是李红旗坐起身,又扑过去抱着李老头的大腿,开始诉说起了给二嫂写举报信的事情。

  当然在他的嘴里,他就是年轻、热血,受了有心人士的鼓动才会写举报信举报二嫂的。当时也没多想,脑子一热人家说啥他就做啥了,不过他回头就后悔了,想把举报信追回来,他不举报了。但是举报信已经交上去了,那可不是你说交就交你说要回来就要回来的。所以最后二嫂才会被革委会抓起来的,澳门赌博网站:他那些天也是满心的害怕和后悔,想着要想办法救二嫂出来。

  他求了某个有能力的同学,走了关系,第二天二嫂才会被放出来的。原本他想去找二嫂道歉,但是他一个小叔子不好往嫂子跟前凑,再说他也拉不下去那个脸,就想等着过年二哥二嫂一起回来,他当面给他们两口子下跪道歉,没想到还没过年的,李红军就回来了,而且啥也不说上来就开揍。他一时害怕,反倒是不敢说了。

  李红军站在旁边一声不吱,就听着李红旗说,也是想看看这个几年没有看到的小弟究竟变成了一个什么样的人。

  李红旗哭哭啼啼的把事说完了,屋里的老两口不吱声了,没想到自己小儿子居然干了这么缺德的事。虽然小儿子说的轻描淡写,但是他们都是从六几年过来的,要是二儿媳真的被举报成功了会有什么下场,他们心里都清清楚楚,周边的这些事也没少看过。

  “娘,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李红旗拽着邱淑萍说的可怜巴巴。

  他不期待二哥能信他说的,只要爹娘信就行。那样二哥就是不服也拿他没有办法。

  “你说有人撺掇你,是谁?你说出来。”李红军问道。

  李红旗一滞,期期艾艾的说道:“是我的一个同学,说了你也不认识。不过我已经彻底跟他划清了界限,以后肯定再也不能跟他来往了。”哪有那么个人啊,都是他杜撰的。

  “啊,对对,你弟弟都说了,是别人撺掇他的,不是他本意。儿子啊,这样的人没有好心眼,就是好人都能被带坏了,咱以后可得离这样的人远一点。”邱淑萍回过神不忍心看自己小儿子这么狼狈,只得暂时帮他圆着。

  “你那个同学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还有你不是说你嫂子被抓起来的时候,是你帮着找人才出来的吗,你找的是谁?”李红军继续追问。

  李红旗不敢随便乱说,因为他知道自己二哥的脾气,他真的能去把人找出来。那到时候肯定穿帮,自己更得不了好。只是不说还圆不了前面的话,他只能是支支吾吾的。

  邱淑萍看自己儿子那样还有啥不明白的,赶紧的救场。

  “哎呀,现在你媳妇也没事了,你还问那么多干啥。你弟弟也说了,以后不在跟那些人玩了,肯定不能在有这样的事了,不就完了吗,你咋还没玩没了了。行了行了,我做主,人你也打了,气你也出了,这事就到此为止了,谁也不准在提了。”

  邱淑萍想粉饰太平,李红军却不想就这么算了,要不是姜大卫帮忙,要不是云芳自己还认识个邢中华,那李红旗这“无心之举”可能给自己媳妇自己家带来的就是灭顶之灾啊。再说,就这么两句似是而非漏洞百出的话就想糊弄过去,他又不是白痴。

  “李红旗你现在十七岁了,马上要上大学了,你不是三岁小孩,做了这件事情后会有什么后果我想你心里清清楚楚的。我现在别的也不问了,我就想问问,你给你嫂子写的举报信都举报了什么?我还想问问,你嫂子或者是我到底哪对不起你了,让你这么处心积虑的,非要整死我们才甘心。”李红军冷冷的问道。

  李红旗又不说话了。

  邱淑萍看了看小儿子又看了看二儿子,最后看了看老头子,这几个人要不就是可怜巴巴等待救援的样子,要不就是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要不就是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弄的她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最后想着小儿子马上要上大学了,二儿媳妇那么不是东西,只能是硬下心肠对着二儿子胡搅蛮缠起来。

  “我都说了这事到此为止,以后都别提了,你咋还问这些没用的,就是你弟弟说了,能咋地,时间还能过回去啊,你媳妇还能不被抓啊。”邱淑萍插着腰一副要大吵一架的样子,“再说你弟弟也没什么错,你媳妇就不是个好东西,我早就看不惯了,不孝不剃的玩意,要隔我早就告她了”

  “娘!”李红军听不下去了,大喊一声,“你这么说云芳你都不亏心吗,从云芳嫁进咱们李家之后,啥时候不是当你是老太太敬着的。你说分家我们就分家,你说不给我们分房子,我们就搬走,你说要钱给李红旗上学,云芳就又是拿钱又是拿物的,她做的哪点差了,你和左邻右舍的儿媳妇比比,云芳做的有哪不够好。咱做人得有良心,说话更得摸着良心说。”

  “你、你啥意思,你这是骂我没良心呗。你个王八犊子,老娘白养你二十多年了,你们都别拦着我,别拦着我,我今天就打死这个气人的玩意。”邱淑萍装模作样的满炕找笤帚嘎达。

  李红军不理她,接着问躲在后面的李红旗,“你听到我问的了,我现在就想知道你嫂子和我到底有哪点对不起你。”

  李红旗看了看老娘,知道老娘的胡搅蛮缠不好使了,又往自己老爹那看去,李老头抽着旱烟,整张脸都隐藏在了烟雾缭绕中,看样也是不想管了。

  再看了看二哥铜铃似的大眼睛,他狠了狠心,反正爹娘都会帮自己的,他干啥要装孙子,李红军在家里还能吃了他啊,给自己壮了胆,李红旗一咬牙喊道:“你们有哪儿对得起我的。啊?平时好像对我多好一样,其实你们都拿我当二傻子糊弄呢。我好不容易得了一个上大学的名额,咱娘去管你媳妇要钱,你媳妇抠抠搜搜的就给我拿了五十块,你们当我是亲弟弟了吗,就给拿那么点儿的钱当打发叫花子呢。再说,现在组织鼓励举报藏在人名群众中的敌对分子,我这是觉悟高,我这是大义灭亲!”他知道自己二哥一个月就能发将近五十,在他看来,自己送礼这点钱他二哥一个人就能搞定,根本不用爹娘掏老本在他的想法里,爹娘的老本那也是他的钱。现在二嫂就给他拿了五十块,那就是对不起他,更是看不起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