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五十一章儿子,你得给我做主
  第二百五十一章儿子,你得给我做主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李红军就爬起来,拿着媳妇昨天从空间里给拿出来的五斤冻猪肉,两只当初被革委会同志宰杀干净的小母鸡,还有一小坛沈云芳自己酿的白酒,再加上十斤大米,一共四样,在这个时候当年礼可真是不轻了。

  李红军把东西都装到了背篓里,轻轻松松的背在了背上,进屋和媳妇说了一声,又亲了口大儿子,这才关门上路。

  李红军一路速度不慢,早上九点多就到了桃树村。

  今天是腊月二十九,明天就是三十了,所以村里头不管穷的富的,这个时候都尽可能的把家里家外弄的喜庆一点,有点过年的气氛,毕竟家里孩子一年到头都盼着过年。

  李红军进村后看到几个叔伯婶子,谁看到他都要问几句关心几句,虽然他们问的都大同小异,李红军还是很认真的回答了他们的问题,这一耽误,到自己家门口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十点了。

  李红军站在李家门口皱眉,李家院门紧闭,院子里一点声音都没有,真是奇了怪了。不应该啊,大哥家那几个孩子,去年过年的时候就差把房子掀了,咋今年老实了呢。

  他上前敲门,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来开门。

  “二哥,你回来了。”李香荷一脸惊喜的看着门外的二哥。“爹、娘,我二哥回来了。”

  屋里立马响起了邱淑萍那尖细独特的嗓音,“是红军回来了吗,哎呀,可想死我了,红军啊,快进来,让娘看看。”

  “快,二哥快进屋,咱爹咱娘好几天就盼着你了,说你今年差不多能回家,可是让他们说对了。”李香荷笑呵呵的帮着二哥把背上的背篓拿了下来,她偷偷掀开上面的布看了看,嘴角就翘的更高了。

  “香荷,你把东西处理一下,我进屋看咱爹娘去了。”

  李红军已经看到他娘推门迎出来了,他赶紧的几个大跨步走到门前,扶着老娘,又把她送回了屋里,这么冷的天,老娘穿这么少就出来,再冻个好歹的可咋整。

  “儿啊,你可算是回来了,你要是在晚回来几天,可能就看不到你老娘我了。”邱淑萍边往屋里走,边拉着儿子开始哭诉。

  “你个老娘们家家的,大过年的别说那些丧气话,啥叫看不着你了,你不好好的吗?”屋里李老头听老伴又开始了,赶紧的制止。

  自己二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咋就非得刚进门就开始给他说道这些呢,晦气不晦气啊。

  “我好?我好个屁。我都要让你们老李家儿媳妇给我磋磨死了,你们一个个的都见不得我多活两天,非要我死了你们就称心了。”邱淑萍还不服呢,跟屋里的老头子对着喊。

  李红军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他知道自己老娘的脾气,就是一分的事在她嘴里也能血咧成十分,所以听了不能完全当真。他架着自己老娘,一路就给她送回到了屋里,确保她在炕上坐稳了这才放手。

  “爹。”他和炕上抽烟的李老头打了声招呼。

  “哎,回来了,啥时候到家的。”李老头好脾气的问道。儿子结婚了,回来肯定是先回盖家屯那边。

  “昨天回来的。”李红军坐到了炕边的板凳上。

  “哎呀,我儿子瘦了。”邱淑萍一下有扑到二儿子身上,想摸他的脸,结果被李红军躲过去了。“你在部队有没有好好吃饭啊?钱够不够花啊?是不是你那点工资都让你媳妇给抠去了,我就说,我就说”

  “你就闭嘴吧,儿子刚回来你就说这些干啥,他们两口子怎么过日子让他们自己掂量,你少搀和。”邱淑萍话还没说完,就让李老头给堵回来了。

  “我这不也是为了儿子好吗。”邱淑萍拉着李红军开始诉苦,“儿子啊,你可长点心眼吧,别跟你大哥似的,钻女人裤裆里就出不来了,啥啥都让他媳妇拿着,哎呀,他那些事我都说不出口,丢磕碜啊。你可不能像你哥,以后开了工资别一分不少的都给你媳妇邮过去,你自己也攒点,要是没地方,你就给娘,娘给你攒着,等以后”

  李红军听不下去了,直接转头和李老头说话,“爹,我大哥大嫂呢,咋没看到他们呢。还有李红旗呢?”最后一句他问的有些咬牙切齿的,这次回家第一个是要看看父母,第二是就是想问问李红旗,他这个二哥到底哪得罪他了,让他干出这么不是人的事来。

  李老头瞥了老伴一眼,看看我就是儿子肯定不爱听你说的那些,还不信,非要儿子刚回来就上杆子说那些没用的,不听你的了吧。

  邱淑萍也确实闭上嘴了,她又不傻,能看不出来儿子是啥意思,是啥态度吗。她在李家能作爱作,依仗的就是老李头好面子,当着儿子面从来不收拾她,依仗的是儿子们都是听话的,她咋说咋是。现在儿子不理她的了,她自己作给谁看啊。

  “你大哥和你嫂子领着几个孩子回娘家了,估计得下午才能回来。你弟弟去同学那了,中午吃饭前能回来。”李老头回答道。

  李红军点了点头,然后问道:“爹娘你们身体还好吧?”

  “呵呵,挺好的”

  “好啥好,我都要被人气死了,我还好啥好。”邱淑萍在旁边又开始接话。

  李红军和李老头都不说话了。

  “儿子啊,这次你真得给你娘我做主啊,澳门赌博网站:你爹就知道和稀泥,你大哥啥也不管,我都要被你大嫂折腾稀了。”

  邱淑萍唠唠叨叨的,就把这段时间和大儿媳妇的矛盾说了出来。

  其实就是一个和尚有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这个故事的现实版。

  当初几个孩子没结婚的时候,家里的财政都是邱淑萍把持,从来不存在什么问题,家庭很是和睦。后来老大结婚了,老大媳妇看清了李家的形式,虽然心里不满但是也能忍着,所以平时虽然有些下摩擦,但是还是能过下去。

  直到今年开春李红军和沈云芳结婚之后,老大媳妇看准时机撺掇着老婆婆闹分家,最后这个家终于是分了。没想到家是分了,婆媳俩却打到一块去了。

  老大媳妇自己手里把钱了,当然就不能在像以前一样以婆婆马首是瞻,邱淑萍当家惯了,冷不丁这样心里不得劲,平时就总是带出来,在家不是打狗就是撵鸡的,作给大儿子大儿媳看。只是现在不同往日了,没人在惯着她了,她就是上天也没人理她了,她很是失落了一阵子。还没等她调解好呢,李红旗就回来说要上大学。

  大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高兴,不过说到要拿钱的时候,就都撂脸子了。

  老大媳妇明确表示,自己家一分钱没有。邱淑萍这个婆婆是十八般武艺都试过了,哭闹吵都没用,老大媳妇一口咬定就是没钱。

  邱淑萍没办法,这才去盖家屯朝二儿媳妇要钱的。

  后来老大媳妇更是恶劣,不说给小叔子掏钱上学,还尽想着占老两口便宜。家都分了,粮食也拿了,她自己家不开火,天天赖在老头老太太这里蹭现成的。

  这次过年就更过分了。队里按公分分钱分粮,老大媳妇没少分,结果转天邱淑萍去管她借点她就说没了,一分都没了,都借给娘家妈了,这把邱淑萍气的。

  这还没完,老大媳妇把她家分的好东西都倒腾回娘家了,然后说过年要和老头老太太一起过,热闹,但是啥也不出,就带嘴过来吃。

  别看邱淑萍平时挺厉害的,不过现在遇到一个比她更厉害、更不讲理的,她就整不过了,和儿子哭诉也不好使,儿子的心早偏到儿媳妇那去了。和老头子说更不好使,老头子还能管到儿媳妇头上去啊。所以她最后只能憋憋屈屈的忍着了。

  这次一看二儿子回来了,就好像找到了主心骨一样,想着让二儿子给她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