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三十九章做贼都这么不专业
  透过窗户外的月光,沈云芳看到有一个人正弯身在干什么,从体型上来看,应该是个男人,从他的位置来看,应该是在掏她放到病床底下的兜子。

  她心里暗暗庆幸,还好还好,这人是冲着钱财来的,自己只要一直装死,这人偷完东西就能走人,她只要等他人走了,然后去把病房门锁死了就可以喊人捉贼了。至于能不能捉到贼就无所谓了。

  她微微一斜眼看到旁边床上大栓媳妇睡的呼呼的,这个时候她突然有些嫉妒了,自己要是也像这样的,睡的昏天暗地、人事不知了,是不是也不用这么提心吊胆了。

  她正在这胡思乱想呢,弯身的男人不知道翻到了什么居然整个人都蹲了下来,也让沈云芳看到了靠门口那个床上的情况。

  那里居然还有一个人,身材比刚才那个男人小一圈,怀里不知道抱了什么,鼓鼓囊囊的。沈云芳眯了眯眼,回想了下屋里有什么东西能让整个拿走……不对,那个姿势怎么那么像抱孩子呢?

  沈云芳突然想到,那个小个男人所站的地方正好是小女孩春芽住的病床。难道这几个人不光是来偷东西的,顺便还干偷小孩的勾当吗?

  想到这,她就想起来立刻喊人,她可以不在乎丢些东西或者钱财什么的,但是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小女孩在她眼皮子底下被偷走。小女孩子被人口贩子偷走,会有什么下场,她不用想都能猜到。要是就这么听之任之,她的良心过不去。

  沈云芳深呼吸了几次,让自己跳动过快的小心脏慢下来,让自己也冷静下来。她不能莽撞,即使要救人,她也得考虑自己现在的身体。不能因为别人家的孩子,就不管自己家孩子。

  她仔细的听了听,然后看没有人注意,一个专心的翻包,一个专心的偷孩子,她就大着胆子把头慢慢的又转了个角度……

  嘎吱嘎吱……

  铁床发出的声音。

  一时间病房里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沈云芳僵直着身子一动不敢动,她发誓她刚才真的很小心,那声音绝对不是她发出来的。

  不一会儿屋里出现了轻微的脚步声。

  沈云芳感觉到有人朝自己走来,她控制着呼吸的长短,让自己从表面上看尽量能像熟睡的样子。

  感觉那个人已经站到了她的床前,然后就有一只手碰到了自己的鼻子下面。沈云芳吓的差点没蹦起来,不过那也是差点,她还是按捺住了冲动,也想明白了这个贼想干什么,他是想探探自己的呼吸,结果碰到了自己。

  沈云芳心里暗恨,当贼当的这么不专业,还敢出来混,被抓一百遍都不嫌多。

  等了一小会儿,她床前的人终于走了,她这才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全身瘫软了下来,一声的虚汗啊。

  听到轻轻的脚步声又停了下来,沈云芳实在是忍不住好奇心,又把眼睛睁开了一个缝,正好看到那个人正站在大栓媳妇的床前。

  这个时候正好天上的月亮从云层中探出了一点点头,让沈云芳看清楚了,那个男人居然在大栓媳妇面前晃他的大手,晃了几下后,也伸手去探大栓媳妇的鼻息。

  估计刚刚在自己床前他就是这么干的。

  沈云芳突然觉得也没有那么怕了。当贼当成这样也没谁了。可以说让她这个外行人都看出来了,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专业的,可能是刚入行,或者是临时起意什么的,总之绝对不是老手。

  啪!

  这一声在寂静的病房里尤其的响亮,沈云芳赶紧收起思绪,又看了过去。

  是大栓媳妇打的,打到了那个男人的手上。估计是探鼻息像自己这样,被杵到脸上了。

  “干什么?”大栓媳妇迷迷糊糊的声音传了出来。

  沈云芳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心里暗暗祈祷,嫂子你还是别醒了,乖乖睡吧,等人家走了我再叫你。

  虽然这些贼不该专业,但是从体型上来看,已经碾压她们两个女人了。

  “哎,你什么人啊,要干啥?”

  沈云芳的祈祷没好使,大栓媳妇还是醒了。

  大栓媳妇谁的迷迷糊糊的,就觉得自己脸上有东西,还以为是蚊子什么的呢,她下意识的伸手打了一下,结果就打到那个男人了。她自己躺了好一会儿才发现不对劲,这才睁开眼睛,就和黑暗中一对黑溜溜的眼睛对上了。

  她下意识的就喊了出来,“哎,你什么人啊,要干啥?”

  那个站在她床前的贼愣了好一会儿,这才转身往门口跑。刚跑几步又想起来什么了,回头走到沈云芳床脚那,一把就把她放在床底下的大兜子拽了出来。同时还朝着门口的那个身材瘦小的贼喊道:“赶紧的跑啊,还寻思啥呢。”

  大栓媳妇扑棱从床上坐了起来,开始还不知道发生啥事了,现在看那个人居然拎着云芳的包要跑,转头看门口还站着一个人,怀里好像也鼓鼓囊囊的,瞬间就明白了,这是遇到贼了。于是大喊道:“快来人啊,有人偷东西,有贼进来了。”

  然后就冲着那个最近的拎着云芳兜子的男人扑了过去。

  沈云芳看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也看到了门口那个小个子抱着小女孩已经要走出病房了,也坐起来大喊起来:“快来人啊,有人偷孩子了。”

  接下来的事情只能用兵荒马乱来形容。

  两个女人那尖锐的嗓音,在这寂静的夜里就像一枚枚炸弹一样,最起码把这层的所有病房都炸醒了。

  沈云芳穿鞋子的时候就在考虑,她是先去追那个抱孩子的贼,还是要留下来和大栓媳妇一起对付这个膀大腰圆的贼呢?

  明显就可以看出,大栓媳妇一个人对着这个男人有些费劲,即使大栓媳妇力气大,对付起来也很困难,要是没有自己帮她,很可能会受伤。当然自己要是留下来,很可能就是两个人受伤了。不过让她看着大栓媳妇一个人抵抗歹徒她肯定是办不到。

  但是她要是留下来,那个偷孩子的贼很可能趁机就跑远了,之后在想找到孩子就困难了。

  正在沈云芳两难的时候,外面走廊里传来了声音。

  “哎,你干什么的?大半夜的你抱着谁家的孩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