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三十五章城里也不好
  当天临到晚上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病房里又进来一个病人,一个才三岁的小女孩,瘦的皮包骨一样,眼睛紧紧的闭着,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昏迷着。

  哦,这里虽然挂着妇产科的牌子,但是因为医疗资源紧张,所以有的时候也收儿科的孩子。

  小护士刚把小孩安排好,就催着后面跟着的女人去交钱办住院手续。

  结果那个女人扑通一声给小护士跪下了,“大妹子,我求求你,你先让我春芽住下行不,我男人还在班上,等他来了我一定让他把钱交上行不。”

  小护士可能是看这种事看习惯了,面色都不变一下,直接侧了侧身说道:“这个你别跟我说,我说不让你交也不好使,你还是去和大夫说吧。”医院天天都有看不起病的人来求,可是他们医院又有多大能力,她个人又有多大能力去帮着每一个求救的人呢。

  “你还是赶紧的想办法办住院手续吧,你闺女刚刚抢救过来,现在还昏迷不醒呢,必须赶紧的把针打上才行,要是之后病情有了什么变化我们可不负责任。”

  那个女人一听,瘫软在地上,还没干的脸上又流满了泪水,“我的春芽啊,我的春芽啊,你咋就这么命苦呢,都怪娘没本事,都怪娘啊。”

  “现在不是怪谁不怪谁的时候,你赶紧的想办法吧。”小护士最后还是不忍心了,走之前说道:“你不是说你男人是林场的工人吗,那肯定有工作证,要是实在凑不出钱来,你就先把工作证压到医院,到你们出院的时候,医院会凭着工作证管你们单位去要的,不过最后住院钱也是你们掏。”就是钱单位会先给垫上,然后以后每个月单位都会扣除一部分,直到借单位的钱还完为止。这个方法在这个穷人满天下的年代经常会用到,不过一般只针对的是有单位的群体,像沈云芳这样的想赊账,人家也不让。

  地上的女人愣了一下后好像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了一样,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嘴里念念叨叨的,“我回家,我去拿,我春芽有救了”。

  沈云芳和大栓媳妇就看她神神叨叨的从地上爬起来,连床上的孩子都没看一眼,就往病房门口走,结果刚走到门口就神经质的停了下来,转头朝两个人看过来。

  两个人都有些紧张的往后退了退,不过都坐在病床上,想退也没有地方啊。

  就看那个女人三两步走到大栓媳妇跟前,扑通一声又跪下了。

  “哎!哎?你这是干啥,大妹子,你这是干啥?”大栓媳妇没想到她跑过来是要给自己下跪,而且说跪就跪,一点不给她反应的时间,吓得她赶紧的从病床上蹦了起来,躲的老远。

  “大姐,我就是想求你能不能帮我照看一会儿孩子,我回家去想想办法,我得求求医院,救救我家春芽。”跪在地上的女人呜咽了一声,瞬间哭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

  听到她的请求,沈云芳和大栓媳妇心里都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什么大事,只是照顾一会儿孩子,她还是能帮忙的。

  “哎呦,也不是啥大事,你去吧,我帮你看一会儿。”大栓媳妇原本也不是个冷漠的人,人家就求着照顾一会儿孩子,哪有不答应的,哪用得着给她行这么大的礼啊。

  地上的女人听大栓媳妇答应了,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一步一回头的往病房外走去。

  大栓媳妇看人走了,真走了,这才起身去旁边的病床看了看那个孩子,看孩子还闭着眼睛,没敢碰,转头一脸伤感的坐到了病床边上的凳子上。

  “哎,人家都说城里好城里好的,你看看好好的一个孩子,竟然给饿成这么样子了,我看还不如咱们农村呢。”农村虽然没钱,但是年年都能分到粮食,虽然不够全家吃饱的,但是顿顿一碗稀粥还是有的。

  “我觉得城里有城里的好,农村有农村的好,要住在哪,过什么样的生活,还得看有没有本事。”沈云芳侧坐在床上,看着那个小女孩的侧脸,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两个人在这就城里好还是农村好展开了话题,中间还有一个护士拿了一瓶点滴给那个小孩子扎上了。也不知道这是医院的决定还是小护士自己的个人行为。

  哎,不管嘴里说的多狠,还是没有几个人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孩子因为没钱耽误治疗而有生命危险。

  她们也从小护士嘴里得知了小女孩昏迷的原因,孩子是严重营养不良,而且不知道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引起的中毒。

  刚刚已经给洗过胃了,不过还需要做进一步治疗才能彻底脱离危险。

  “大伟啊,咱家春芽还在医院没抢救过来呢,你就可怜可怜她,给她点钱看病行不。”小孩子的母亲哭倒在了地上。

  原本她想回家偷摸的把男人的工作证拿出来压到医院去,结果一回家就看到男人已经回来了,而且瞪着牛眼问她干啥去了,不在家老实待着。女人害怕,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女儿现在还在医院里的事都给说了出来。

  男人听了沉默了下来,但是却没有给女人拿钱。

  “大伟,春芽是咱们的亲闺女啊,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没了,要不这样,我先拿你的工作证压到医院去,医院说了,这样就能救春芽。”女人哭求着。

  男人坐在凳子上,任由女人攀扯着他的大腿,还是一句话不说,也没别的动作。

  女人和男人生活了好几年,当然知道他的意思,哭瘫到了地上起不来。

  “救救我的春芽吧!求求你了!我给你们老刘家当牛做马这么多年……”

  男人听她这么说,用大手抓了一把头发,“我娘昨个有来信了,我还没跟你说……”

  女人一听,嗷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她心里那一丝丝的希望破灭了。婆婆来信,那肯定是来要钱的,家里就是有钱家里的男人也肯定是先可着婆婆那边来,她知道他男人是有名的孝子,就是工作证她也拿不到了,男人的工资还得攒着给他娘邮过去,一点都不能浪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