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三十三章住院
  “那你咋整?”大栓还想着云芳也没吃饭呢。

  “我不饿,你们不用管我。”其实她是想着自己空间里啥好吃的都有,只要这几个人都走了,她就能拿出来吃了,不过她现在一点都不饿。

  “那哪行,你这肚子都这么大了,哪能不吃饭。”大栓媳妇不同意。

  “我真不饿,要不这样,你们先去吃,等吃完了,给我带回来点就行。”沈云芳看他们都一脸的不赞同,就败下阵来。“还有大栓哥你在附近在找找看有没有旅店,今天晚上你们先住一宿,等明天早上在回家吧。”

  刚才确定她要住院之后,友根叔就嘀咕着说他要连夜赶回盖家屯,她知道友根叔是怕在城里住一晚上多花钱。

  “不用,花那个钱干啥,一会儿我就往回赶,等天亮就能到家,到家里在休息就行。”友根叔一个劲的摆手,在城里住一晚上,那得花多少钱啊。

  去年他和队长来城里办事,不赶趟了,就在城里住了一晚上,那时候住的还是大车店子呢,就把他们心疼够呛。现在云芳说要找旅店,那不更贵。

  沈友根和现在大多数人的想法一致,钱得省着花,得花在刀刃上,像现在这种情况,就摊点黑遭点罪就能把钱省下来,干啥还要花那冤枉钱,那些钱省下来干点啥不好。

  但是沈云芳可不是这么想的,现在往回赶路,不说辛苦不辛苦吧,这黑灯瞎火的也不安全,半夜赶车给赶到沟里去的也不是没有。

  “别的叔,还是住一晚上吧,天黑赶路太冷,而且路滑不安全,再说大栓哥得明天早上再走,这里啥啥都没有,太不方便了,咋地也得给我买点必须品再走。叔你要是今晚走了,大栓哥明天就得走着回去,太遭罪了。”沈云芳随便扯了了理由。

  “可不,友根叔你就住一晚上吧,晚上我陪云芳在医院,大栓自己也得住旅馆,你跟他一起也不多花钱,干啥还遭那罪啊。”大栓媳妇也劝。

  医生给沈云芳安排的是一个四人间,不过里面现在就住着沈云芳一个人,其他三张床都空着呢,只要没人进来,大栓媳妇今晚就可以在这休息,还省钱还方便。

  沈友根看大家都这么说,心里也寻思是这么回事,就点头同意了。

  之后大栓和沈友根一起出去找吃的,大栓媳妇说啥都不去,要陪着云芳在医院里等着。

  大半个小时后,大栓自己回来了,胸前的棉袄还鼓鼓的。

  “你这是干啥?”大栓媳妇纳闷。

  大栓咧着嘴一笑,从怀里掏出好几个大馒头,“天冷,我怕过来馒头凉了,放心口热乎。”

  “傻样。”大栓媳妇瞪了自己男人一眼,眼里却是满满的暖意。

  “你们赶紧的吃,要不一会儿冷了。我去给你们到点热水。”他说着就拿起带来的一个大茶缸子又出去了。

  “哎,这人,我还没问他事呢,咋就跑了。”大栓媳妇看着人跑了气的真想给他两下。

  “你急啥,回来再问呗。”沈云芳接过大栓媳妇递过来的白馒头,放在嘴边咬了一口,“嫂子,你也赶紧的吃,从中午到现在都没吃东西了,胃里都空了。”

  大栓媳妇哎了一声,也没客气,拿起一个还温热的大馒头就大大的咬了一口,还真是饿了。

  等大栓打水回来,两个女人已经狼吞虎咽的造了大半个馒头。

  喝了几口热水往下顺了顺,大栓媳妇这才问起了其他的事。

  “友根叔呢?”

  出去两个人,回来就一个人,不会是友根叔真的大晚上赶车回盖家屯了吧。

  “我俩刚才出去找吃的的时候,正好看到一家旅店,就进屋问了问有没有地方了,结果真有,我们就直接订好了两个床位。买馒头回来之后,我让友根叔直接回去休息了,反正来这也没啥用。”大栓解释道。

  旅店有混住的房间,一个屋有的六个床有的八个床,比大通铺贵点,但是比标间便宜,他们两个人去一听就要了床位。

  沈云芳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没大晚上的赶路就好。

  “你咋就买馒头回来,没要个菜啥的。”大栓媳妇语气里有些埋怨。

  要是平时,能吃上白面馒头那就是不错的伙食了,不过现在云芳怀孕,身体还不好,正是需要营养的时候,自己家这个去买饭咋就不知道带点菜啥的回来呢。

  “馒头就挺好,我现在也吃不下去什么。”沈云芳到不觉得简单,她是真的吃不下东西,要是她真的想吃,空间里有的是,肯定不能亏到自己。

  “不是,我们出去走了一大圈,没有地方卖吃的了。还是跟人打听的,我们才回来到医院食堂对付买了点,这个点了,食堂也没啥了。”大栓挺委屈的,是真的没地方卖了,不是他抠。

  几个人在医院又说了几句,沈云芳和大栓媳妇一人吃了两个大馒头,剩下的让大栓媳妇都放到了窗户外头冻上了,大栓看没啥事了,这才回去旅店休息。

  医院的两个女人也累了,等大栓走了,她们躺在床上没说两句话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大栓过来给她们俩送了早饭确定没什么他能干的了,就准备和友根叔一起回家。

  家里就老娘一个人,看两个孩子,还得喂两头猪和那老些鸡,还有云芳家要照看,肯定是忙不过来,他得回家帮着忙活忙活。

  至于住院要用的东西,沈云芳早就准备好了,都是按照住院生孩子准备的。

  把大栓和友根叔送走后,就有护士来病房通知沈云芳去交住院押金,等手续办好了,大夫也能给她做检查了。

  于是大栓媳妇拿着钱,一路问着,好不容易把钱给交上。从来都没办过这样的事情,冷不丁的,真不知道哪是哪。再加上城里人傲气,大栓媳妇问人遭了不少的白眼,所以能办完办好已经不易了。

  在大栓媳妇去交钱的时候,妇产科的主任来给病房里的沈云芳看诊了。

  这个主任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长的很是慈祥,一看就是好人。

  她轻声细语的详细问了沈云芳都有什么不适,听完之后,让沈云芳平躺在床上,拿了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在沈云芳的肚皮上听了听,又用手按了按她的肚子,问沈云芳疼不疼,最后又嘱咐沈云芳中午不要吃饭了,下午给她抽点血化验化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