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三十二章市第一医院
  几个人站在县医院外面,一脸的无措,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办了。

  “云芳,咋、咋办?”大栓媳妇问道。

  几个人是被刚刚那个医生给赶出来的。

  “去城里。”沈云芳很坚定的说道。

  城里?几个人心里都是一惊。来县里已经是够可以的了,咋还要去城里呢,那得多老远啊。

  随即大栓媳妇第一个点头赞同,“行,咱去城里医院,孩子最重要。”

  两个男人听到她提到孩子,也都沉默了。

  不过要去城里看病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有病了不是你想上哪去看都随便看的,农村人想看病得凭着介绍信到就近的医院看病。像盖家屯的村民,拿了介绍信就只能来县里这个医院看病,要是想去市里的医院,村里开出来的介绍信就不好使了,必须县医院给开证明,证明这个人在县医院治不好,这才去的城里医院,城里医院才接收。这就有点像后世的转院证明一样。

  “你们等着,我去找那个大夫给开个证明。”大栓媳妇扑棱扑棱衣服就往医院里走去。

  沈云芳则躺到了马车上等着。十多分钟之后,大栓媳妇苦着脸出来了,不用说大家也都知道了,肯定是证明没开出来。

  “咋办啊,那个大夫说啥都不给我开。”大栓媳妇愁坏了。

  沈云芳看了看天空,下定决心,“不给开就不给开,我还是要去城里。”

  “人家不让看病咋整。”大栓媳妇问道。

  “不咋整,到时候在说吧。”沈云芳闭上了眼睛,摸着自己的肚子,肚子里微微的胎动让她放心不少,为了孩子,她怎么的也得去试试。

  别人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于是几人又坐上马车,往城里赶。

  在县医院耽误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几个人赶着马车出了县里往城里去的时候,天已经有些蒙蒙的黑意。

  大栓媳妇坐在马车上握着云芳的手,给她无声的支持,可能这个车上只有她能体会到云芳现在的心情,都是当妈的,对孩子那是一百个上心,一百个不放心,哪怕是去城里白跑一趟,也好过以后有问题的后悔。

  几个人饥寒交迫的一路赶路,直到天大黑,差不多晚上七点了,一行人这才到了城里。沈友根直接把车赶到了市第一医院。

  市第一医院晚上有急诊值班的大夫,看沈云芳一行人进来也没有地方医院开的证明,就要往外撵他们。几个人连哭带求的把事给大夫学了一遍,那个大夫这才松口。

  大夫叹了口气,说道:“既然这样,那患者就先住进来吧,等明天早上妇产科的大夫来了在给看看。”

  几个人都松了口气,能住上院就行,在医院就是真有啥事也来得及救不是。

  急诊科大夫了解的病情后,初步给了诊断,应该是先兆性流产,这种情况可好可坏。有的人回家休养,直到生也没出现任何问题,有的人就不行,回去羊水都浑浊了也不知道,直到生的时候才发现孩子已经胎死腹中。

  不过急诊科大夫不是专攻妇产科的,也就知道个皮毛,具体的情况还得明天早上妇产科医生来了才能确定。

  不过他这几句话也算是安了这几个农村人的心。

  “你们想好了,真的要住院吗,你们没有单位,医院里花了多少钱可没有人给你们报销。”急诊科大夫再次问道。

  要知道他几乎每个月都能碰到这样的人过来看病,但是真正选择住院的人还是少,毕竟住院的花费不菲。不说每天都有床费,还要打针保胎,病人和陪护人员的吃喝拉撒哪哪都要钱,这些加起来对现在的人来说都不是小数目。就是城里有固定工资的人,也是能回家养着就回家养,很少有来住院的,更别说农村人更穷了,很多人都掏不起这笔费用。

  这事沈云芳自己就决定了,“大夫,我住院。”

  “对我们住院,要多少押金大夫你说,我们有钱。”大栓媳妇说着,就把手伸到棉裤里头,掏啊掏,最后掏出一把钱来,零零碎碎的多大面值都有。

  她来的时候,就把自己家所有钱都带来了,就怕有啥事没钱不好办。

  沈云芳哪能让大栓媳妇掏钱,人家能过来照顾她,她就很感谢了,“嫂子,不用你,我带钱了,肯定够。”她说着从外衣兜里也掏出一把钱来,不过和大栓媳妇掏出来的钱不一样,她掏出来的都是十元的人民币。

  挣钱是干啥的,就是为了这个时候做准备的,为了孩子,多少钱她都舍得花。

  沈云芳把手里钱都塞到了大栓哥手里,说道:“大栓哥,这是五百块,麻烦你去帮我办下住院手续,问问人家,这些钱要是不够,我在掏。”因为不是城里人,没有工作单位,所以住院押金就得多交点,估计医院是怕病人欠钱跑了。

  大栓手里拿着钱不知道咋办了,媳妇非要让他也拿着家里的钱,他到底用谁的。

  还是急诊大夫解救了他,“这个到是不急,这么晚了,工作人员肯定下班了。这样吧,我先让你住进来,等明天早上你们在补办就行。”大夫看她们确实有钱,还抢着交押金,所以也就给她们了些方便。

  几个人对这个大夫是感恩戴德,等沈云芳躺到病床上,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

  “咋样,折腾了一路,又哪不舒服不?”大栓媳妇坐在床边问道。

  沈云芳感受了下,“没啥不舒服,肚子也不疼了。”有男人在,她没好意思说,下面也不流血了,她能感觉到。

  “那就好,那就好。”大栓媳妇一副阿弥陀佛的样子。

  “你们也不用在这陪着我了,从中午出来到现在还没吃饭呢,肯定都饿够呛。我这也安顿下来了,你们先去附近找找看有没有卖吃的的地方吧。别管是啥,先把肚子填饱了再说。”沈云芳说着,就又从兜里掏出二十块钱和五斤两票递给了大栓媳妇。

  大栓媳妇看着面前的钱和票直往后躲,“我可不要,我兜里有钱。”

  “你是有钱,你有粮票吗?”沈云芳问道。

  她知道一般农村人不出门的话是不会去用粮食换粮票的,他们宁可来县里或者城里饿着,反正一来一回最多也就饿两顿,忍一忍就过去了。

  大栓媳妇支支吾吾的,她确实兜里没有粮票。

  “嫂子你快接着,我没力气了。”沈云芳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大栓媳妇赶紧的就把她手里的钱和票接了过去,还把她的手塞到了被窝里。

  “行,那我就先拿着用了,到时候剩多少我在还给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