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三十章摔倒
  “那你现在别回来。”沈云芳在心里算了算时间,直接就在电话里命令道:“在过一个月就过年了,我离生还得一个半月呢,你这么当不当正不正的回来待一个月能干啥?还是等年前在回来,正好能在家过个年,等年后了,过了十五,你就陪我去市里医院住着,咱姑娘出生你得在跟前啊。你也能伺候伺候我月子,让你感受一下我有多不容易。”

  “嗯。”李红军在心里也算了算,确实现在回去过年前就得回家,自己又陪不了媳妇过年又陪不了媳妇生产,确实不划算。

  “到时候我出院的时候你正好也该到你回部队的时间了,你就直接从市里走就行,还省的来回折腾了。”沈云芳把这都考虑到了。实在是盖家屯太偏,从这里去市里得折腾一白天,这里冷的天气,李红军走着去县里坐车,得冻成啥样啊,沈云芳也心疼他啊。

  “行,都听你的。”李红军答应下来,“不过你自己在家多注意,要不让大栓媳妇白天去家里陪你吧。”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都安排好了。”

  之后两个人在电话里虽然说不了太亲密的话语,但是也都关心来关心去的,而且李红军也问了事情的经过。

  沈云芳把能说的都说了,并且告诉他在给他的信里写的更加明白。可不是谁举报的她她都写了。

  因为电话也是集体的、国家的,所以个人不能浪费国家资源,从打到接历时三天的电话,两个人只说了不到十分钟就依依不舍的挂断了。

  沈云芳挂了电话后,心情莫名的就舒畅了,可能是知道李红军要回来了,可能是自己的恐惧和压力都转嫁给了李红军,总之她心情变得欢快起来。

  在家里窝着也很多天了,正好来大队了,今天也正好有集,沈云芳就拉着友根叔一起去集上逛了逛。沈云芳在前面逛的很欢快,看到家里用得到的,还有过年需要的,她都停下来,挤到人群里去抢,是的抢。离过年不到一个月了,有很多人怕到年根上在办年货价格会贵,加上现在天气冷,就是买早了点也不怕坏,所以从上个集开始,集上的人就多了,很多摊位想买东西是要抢的。

  沈友根看沈云芳挺着那么大的肚子在人群里跟人家抢,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

  “云芳啊,咱别往人多的地方去了,你注意你的肚子,别让人给碰了。”他担心人要是有个万一咋办,这可是跟他一起出来的。

  “没事,友根叔,你啥也不买啊,那你帮着我拿着呗。”沈云芳抽空和跟在后头的沈友根说了一句,看他不打算买,眼珠一转就把自己手里抢到的东西都交给友根叔帮拿着,她自己在挤进去抢。

  李红军可就没有沈云芳的好心情了,放下电话,他脸上的温和退去,又恢复到了军人的冷硬,应该说在冷硬里面还夹杂着些凌厉。

  事情是过去了,但是想要害自己媳妇的人却绝对不能就这么轻轻的放过,真以为他们家好欺负是不是,那他就要让那些人看看,他们夫妻俩也不是能让人随意捏扁搓圆的。招惹了他们,那就都别想好了。

  不过当李红军回宿舍翻看着媳妇最近一封寄过来的信,脸上是彻底的黑了。他没有想到,写举报信污蔑自己媳妇的人里面,居然还有一个李红旗,自己的弟弟,亲弟弟。他攥着信纸,后牙槽咬的嘎嘣嘣响。恨不得立马就把李红旗拽到身前,问问他为什么,他媳妇哪得罪他了,让他这么恨不得他嫂子死。

  沈云芳不知道李红军的气愤,在集里横冲直撞的,把看上的、能抢到的都买了,然后和友根叔一起裹着大棉被,坐在马车上往盖家屯走。

  真是没有想到今天集上能有好东西,今天供销社不知道咋地了,对外卖一批布,价格比平常高了三成,但是不要票。

  很多人都围着抢花布,沈云芳对那些大红大紫满满都是大花的布不是太感兴趣。她要是有选择肯定是不能买这种布。她看上的是一块纱布,好像是做棉被绷棉花用的,缝隙很大,干别的也用不上。沈云芳看上的就是它的柔软,这种纱布叠一叠缝一下,给孩子做个小和尚服贴身穿挺好,缝个小手绢给孩子以后留着擦擦嘴当个小手帕也行。

  她手里攥着一米宽三米半长的纱布,心里琢磨着回去要做点啥。

  但是计划没有变化快,腊月十六这天一大早她把准备好送给沈大爷家的年货送了过去。原本都好好的,沈大娘看云芳拎来的白酒和猪肉笑的嘴都合不拢了,结果在沈大娘送云芳出门的当口,沈云秀家孩子的一个小皮球不知怎么的就滚到了沈云芳的脚底下,后果可想而知。

  躺在地上的沈云芳抚着自己的肚子呼痛,把屋里吓蒙了的几个人惊醒了。

  “唉呀妈呀,这可咋地了,这可咋整?”沈大娘看着地上的云芳,就想去扶她起来,但是又被云芳的呼痛生弄得心里七上八下的,有些不敢伸手。

  “可不是我弄的啊,你可别想赖上我。”沈云秀在旁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叫唤,她心里害怕,赶紧把惹祸的小皮球捡了过来,藏在了身后。

  沈云芳现在可管不了那些,她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看着屋里乱窜的两个人,她努力忍着肚子疼,喊道:“大娘,你先把我扶到炕上,然后去帮我找一下人,我好像要生了。”

  “哎哎,我这就去,你忍着点啊。”有人给安排活了,沈大娘赶紧的照着办。

  先是把沈云芳从地上扶起来,放到了炕上,然后马不停蹄的跑到隔壁家把老沈婆子给拽了过来。

  急的花都说不全乎了,还是老沈婆子过来看到云芳在炕上躺着才知道是什么事。

  看沈云芳疼的额头都是汗,她赶紧的让沈大娘去拿被子,她要给云芳脱衣服检查检查。

  沈云秀在旁边突然来了一句,“她不会是要在我家生吧,那可不行。”现在人都认为女人生孩子是污秽的事情,即使沈云秀也是女人,她从内心里也是这么认为的。

  老沈婆子看向沈大娘,毕竟这是在沈大爷家,她也做不了主,得看主人的意思。

  沈大娘开始急的也没想到这个问题,现在一听闺女说了,心里也犯起了嘀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