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二十七章居然是他们
  “云芳啊,澳门赌博网站:邢队长今天来是干啥的。”沈大爷不放心的问道。

  从前天晚上开始,他这心脏就一直受着刺激,现在一听到上面有人到村里来了,他的心都是一机灵,赶紧的就往这边跑。

  旁边的人群也都竖着耳朵听着。

  “没啥,还是那天的事,他来了解了解情况。”沈云芳现在觉得有的时候人要是太低调了也不行,要是那些人都知道自己跟邢中华关系不错,知道就算是写举报信也为难不了自己,是不是就不一定有这次的事了。

  “啊?那事还没完吗?”沈大爷惊讶,他以为人回来了就完事了呢。

  “我是完事了,但是那几个写举报信诬陷我的人还没完事呢,既然我没有罪,那么有罪的就是他们几个了。”沈云芳说话的时候,眼睛也同时往在场的人群里面扫视。

  虽然她还不知道写举报信的人具体是谁,但是她猜想盖家屯里肯定有。

  原本她想重点观察一下沈二姑,因为她认为写举报信这事很有可能就是沈二姑干的,不过这次来看热闹的人里,居然没有沈二姑。

  沈云芳皱眉,她是不是做贼心虚,所以不敢在自己面前出现了呢。

  “是得找出这人来,太缺德了,这不是平白无故的往别人头上扣屎盆子吗。”沈大爷念念叨叨的又骂了几句。

  在场的人也不知道是什么心里,也跟着沈大爷一起骂,大家在这都发泄一通后,这才都各回各家。

  沈云芳也关起门恢复了原来过日子的步调。

  三天后,沈大爷过来通知她,她家分粮食的问题已经有了结果,盖家屯这几个人(他特意强调是李会计)都同意给沈云芳分二百八十斤粮食,公分不够的部分用钱补齐。

  沈云芳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当天下午她就去大队把自己家粮食拉了回来。

  一个星期后,二狗子突然过来给她送了一封信,说是有个人在村口转悠,给了他一毛钱让他送信的。

  沈云芳拿着信看了看,没有什么特别的,很普通的信封,拿在手里轻飘飘的,里面不像有东西,不过封口处被浆糊封的很严实。她塞了个水果糖给二狗子,看着他蹦跶的跑走了,这才回屋看信。

  沈云芳把信撕开,里面就一个纸条,上面写着三个名字,沈云凤、李红旗、李城际。

  她立马就知道这信是谁送的,没想到那个眼镜男还挺讲信用。

  看上纸条上的名字,沈云芳皱起了眉头,沈云凤,她大堂姐,李红旗,她小叔子,举报自己的人居然有这两人。

  她和沈云凤接触的也就两年前她去县城收购站带班的那一次,虽然两个人之间也有些龃龉,但是从她的角度来看,也都是小事,就是不喜欢不接触就完事了。而这两年她们两个也确实都是这么做的,沈云凤回盖家屯的次数有限,她知道沈云凤看不起她,所以也从来没有去人家跟前凑乎过,她就想不明白怎么就把沈云凤给得罪了呢,怎么就至于给自己写举报信,想将自己置于死地呢。

  还有李红旗,自己的小叔子,她也不记得得罪过他啊。可以说不仅没得罪他,自己更是一步步退让,该争的没争,想当初李家分家的时候,她和李红军可是啥都没要,可以说是光着身子出来的,李家老两口的东西都留给了李红旗和李红星,以邱淑萍对李红旗的偏爱,那些东西大多数最后肯定都得捞到李红旗的手里。前几个月她更是掏了五十块钱给小叔子活动上大学用。就这些,就算李红旗不记她这个二嫂的情,也不至于记恨吧。沈云芳很是想不明白。

  再有这个李城际是谁?自己都不认识的人,怎么就想着要害她呢。哎,不对。这个名字怎么有些耳熟呢。

  沈云芳闭着眼睛努力的回想,自己在哪听过这个名字了呢。突然她想起来了,李城际不就是李会计吗,这个记忆是属于原来的沈云芳的,所以她也只是在脑海里有着稍许的印象,要是不仔细想想,还真的想不起来。

  不过她和李会计基本上就没有接触,根本就没有得罪他一说,怎么他也想害自己呢。

  上辈子经商的经验告诉她,有的时候别人害你不一定就是跟你有仇,很可能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存在着利益冲突。

  沈云芳换了个角度分析这个问题,沈云凤虽然和自己没有实际上的冲突,但是她这个人势力还爱攀比,对于处处不如她的自己能过上好日子很可能是看不惯的。在加上前一阵子二大娘对自己家的偷窥,自己家踏雪还把她咬了呢,能不能是二大娘心里记恨,然后跟沈云凤说,沈云凤才会写检举信呢。

  至于李红旗和李会计她一时也想不出来问题出在哪,不过她相信,以后会有弄明白的那一天的。

  她把自己知道的和心里想的都写在了信里告诉了李红军,希望他能给自己分析分析。

  在时间进入到十一月中旬的时候,盖家屯迎来了七五年的第一场雪,沈云芳把杀猪刀已经磨好,准备上山杀猪。

  这么早杀猪除了已经下雪上山费劲这个原因之外,另一个原因就是沈云芳的肚子大了,她已经怀孕六个半月了,原本还是小皮球的肚子,这半个月以来就像吹气球一样,膨胀的很快,她现在身子还利索,还能动,所以想趁着能干的时候把山上的那些牲畜都收拾利落了。要不等她弯身都看不到脚尖的时候,在杀猪就危险了。

  沈云芳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把山上的二十头猪、十七只羊、七十多只鸡都宰杀完毕,内脏什么都挑能吃的留了下来,存到空间里。

  家里的两头猪,一头请人直接在家杀了,一半拉去县里交了任务猪,身下的一半沈云芳又给分了分,自己家留了个猪头、两扇排骨、一个后鞧加上一整副猪下水,剩下几十斤猪肉就放到家里卖。当然她不要钱,就要粮,还就要换大米和白面。

  好在她定的价格不高,村里人家刚分粮不长时间,到是有人家里粮食多还舍得,剩下的猪肉差不多给她又换回来三百斤大米和一百多斤白面。

  当然她也没忘了给沈大爷送去两斤,受到了沈大娘的热情招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