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二十五章缺了大德了
  沈大爷也把看热闹的人都撵走了,跟着沈云芳进屋问了问昨天晚上的事情。

  沈云芳当然得捡好听的说,可没敢告诉他她被关小黑屋了。

  沈大爷听了点了点头,一个劲的说:“人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有空去给红军打个电话,让他好好谢谢他的那个战友,这次我找红军,他不在,是他的战友帮的忙。”

  “哎,我知道了。”沈云芳就看到邢中华去救自己了,还真不知道李红军的战友也帮忙了。这个得好好问问。

  “别的也没啥了,你自己在家千万注意安全,有事了也别逞能,要记得吃亏是福,没准你得罪了谁人家背后就坏你呢。”沈大爷还是忍不住念叨了几句。

  沈云芳点头赞同,“大爷,我知道了。”

  不过她觉得自己就关门过日子了,跟外人接触的都少,上哪得罪人去啊,要说得罪的话,那就一个,沈福珍,但是这话她还不能和大爷说。

  “行了,没事就好,你也折腾了一晚上了,现在啥也别管,好好休息休息吧。我先走了。”沈大爷看出云芳精神不太好,可能是累了,谁也不能心大的都被抓了还好吃好睡的,所以坐了一会儿,他就起身走了,让云芳关上门好好的休息休息,毕竟她还怀着孕呢,受了这么一番惊吓,怎么也得有个恢复的时间。

  沈云芳把沈大爷送走后,大栓媳妇又来敲门。

  大栓媳妇到是啥也没说,把饭菜往桌子上一放,就让云芳好好吃饭,吃完饭好好睡一觉,有啥事等休息好了在说。

  沈云芳把大栓媳妇送走后,回屋快速的吃了饭。然后从后门出去,快步往山里走去,她还是不放心山上的那些鸡和猪,不去看看,她恐怕会睡不着觉。

  山上的情况和她想的基本一样,老远就听到猪那凄惨的叫唤声,沈云芳上去之后,踏雪一下子就跑了过来,又开始围着她身前身后的转悠,沈云芳摸了摸它的头,让它消停的,这才先去给猪喂上食,然后是羊,最后才去看鸡。

  栅栏里的鸡还是不太欢实,不过已经比昨天强点了,沈云芳给鸡喂了食,捡了鸡蛋,又绕着栅栏走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鸡也没有死,也没有看到黄鼠狼的踪迹。不知道是自己家踏雪把黄鼠狼吓到了还是前天晚上只是偶尔事件,总之自己家的鸡昨天晚上没事。

  沈云芳从空间里又拿出一小盆骨头奖励给了踏雪,踏雪高兴的尾巴都摇成圈了。

  她把山上的牲口都喂饱了之后,又交代了交代踏雪,这才快速的下了山,这回她躺到炕上,能安心的睡觉了。

  这一觉就睡到了天黑。还是敲门声把她吵醒的。

  沈云芳坐了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脸蛋,这才精神了点,去开了门。

  “呦,还没睡醒啊,早知道我们明天早上来好了。”来人是大栓两口子。

  “也差不多了,睡的肚子都饿了,快进来,吃没吃饭呢,没吃就一起吃点。”沈云芳把两个人让进屋。

  “这都啥时候了,我们早就吃完了,你就管你自己就行。”大栓媳妇说道,“哎,你还是别动了,上屋里躺着去吧,你就说你想吃啥,我给你做。”看着一个孕妇在自己面前忙活,她是真看不下眼去。

  “不想吃啥,就想喝点小米粥,就着点咸鸭蛋。”沈云芳也没客气,想着吃的,嘴里的唾液就有些忍不住了。

  这个好做,自己家大栓就能整,“我和云芳去屋里唠唠,你给云芳把小米粥煮了啊。”大栓媳妇直接对后面的人吩咐道。

  “行行,你们都进去吧,我煮。”大栓好脾气的说道。

  沈云芳笑呵呵的拉着大栓媳妇进屋,“你这真是欺负人没够啊,我大栓哥被你压榨的都要成全能型人才了。”可不,都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了。

  “去一边去,这也就是在你这,要是在家他才不干呢。”大栓媳妇白了她一眼,也忍不住笑了。

  在自己家还有婆婆在呢,婆婆就是再好,也看不得儿媳妇指使儿子干活啊,所以大栓媳妇在家都是伺候人的,只有出来到云芳着才能让人伺候伺候。

  “来你跟嫂子好好说说,到底咋回事?”大栓媳妇坐到炕上就开始发问。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咋回事,不过我从那些人嘴里听着,应该是有人写举报信举报我了,而且还不是一封,最少三封,主要就是说我在家养的鸡多,是偷集体粮食喂的。”

  “这是谁啊,缺了大德了,这不是空口白牙说瞎说吗,谁看到你偷粮食了,说这种瞎说,也不怕烂嘴巴子。”大栓媳妇听了恨得不得了。

  这要说养鸡,云芳家养的最多,其次就是她家了,她今年也在家养了五十多只鸡。现在都有些后怕,多亏她养鸡这事没出去和别人显摆,要不也得跟云芳似得,被人惦记了。

  “嫂子,你也别气,见不得人好的人多的是,咱就是生气也气不过来,这次就是给我的教训,以为自己避着人不害人就能消停的过自己的日子,我忘了估测人心了。以后啊,我真得关着门过日子了。”沈云芳无奈的说道。

  即使听说的再多,也没有实际经历震撼大。她上辈子生在八零年代,长大了以后,国家已经是法制社会了,什么事情都讲个理字,即使有些不公平也不至于这样,这次要不是有人救自己,那自己肯定会在最短的时间里被扣上偷到国家粮食的罪名,然后悄无声息的被判刑,哪怕她有没偷的证据也没用,因为他们要她有罪。

  大栓媳妇听了愣了一会儿神,最后还是长叹了口气,前几年闹革命的时候,她看到过很多被按上莫须有的罪名就被关起来的人,那些人都是疯子,他们说你有罪你就是没罪也得有罪。

  “咱不说那个了,我听我家大栓说,这次那个邢队长可没少出力,你现在也没事了,可得想着去感谢感谢人家。”大栓媳妇提醒道。

  那个邢队长看来很有本事,革委会的事都能解决,她们这些老百姓,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哪有机会认识这样的大官啊。云芳能认识人家那就是福气,可得维护好了。

  “嗯哪,我想着呢,明天我就去看看江姐和邢队长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