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二十三章谁动了我的鸡
  还没反应过来的眼镜男被邢中华一脚踹到了墙根处。

  “走,跟我走,我今天就看看,有谁那么大胆子,敢冤枉我们军人的家属。”邢中华虽然已经退伍了,但是他始终还是认为自己是个军人,时刻拿军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沈云芳没说话,站起身跟着往外走,出门之前回头看了看眼镜男,看到墙根处的眼镜男艰难的跟自己点了点头,这才转头走出了审讯室。

  “哎呀,邢大队长,今天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走上我办公室坐坐。”赵主任小跑着过来,对邢中华也是点头哈腰起来。

  “哼哼,不用,不敢,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赵副主任,为什么要抓我们的军嫂过来?刚刚我去审讯室可是见到了,你们的人正在对我们怀着孕的军嫂进行逼供,要是我不来看着,我怕你们会屈打成招。”邢中华大嗓门的喊道。

  赵副主任看了看邢中华身后的沈云芳,心里暗暗叫苦,他以为就是个普通的女人,顶多说是嫁给了一个山沟沟里的军人,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这么大能量,居然能找这么多人来讨伐他。刚刚他就是出去接省委秘书长打来的电话,告诉他一定要严肃对待这件事情,不能冤枉了一个军嫂,也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坏人,这话赵副主任当然听明白了。

  结果那边刚点头哈腰的撂了电话,这边就听说武装部的人来了,哎呀,这一早上还不够乱套的。

  “误会,误会,肯定是误会,我们只是请沈云芳同志回来调查,刚刚已经核实举报信里的内容纯属子虚乌有,我这正准备让下面的人把沈云芳同志安全的送回去呢,你就来了,误会,这里面肯定有误会。”赵副主任堆着满脸笑的跟邢中华解释。

  邢中华狐疑的看了看面前的人,又转头看了看沈云芳。

  沈云芳一看就知道这是邢中华也不想得罪死了这个赵副主任,估计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来把人接出去,澳门赌博网站:其他的事情他不想追究,要不也不会看她。

  沈云芳很理解邢中华,从来官场上的关系盘根错节,人家能为了自己过来这么一趟,她已经感激不尽了,于是顺势就对邢中华点了点头。

  邢中华面色这才缓和了下来,赵副主任看到有门,赶紧的再一次邀请邢队长去他办公室坐坐。

  这次邢中华勉为其难的给了他面子,和他一起去办公室了。至于沈云芳,还有事干,她要去领昨天一起被抓来的鸡。

  一个工作人员带着她去的,直接把她领到了食堂,那些鸡从昨天带回来之后,上面就让直接放食堂后面养着去了。

  结果沈云芳过去,只看到一堆已经死透了,堆在一起等着秃噜毛的死鸡了。

  “哎,你们是干什么的?这是后厨,你们有事上前面去,这地方不让进。”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端着一盆子冒烟的热水过来,就看到沈云芳站在那堆死鸡面前。

  沈云芳抬眼看了看他,转头又看了看工作人员,然后什么也没说,低头看着自己的死鸡。

  那个工作人员很是不好意思,估计大家都没有想到昨天钢抓回来的鸡,今天一大早食堂这里就给都宰了。

  “你这是干什么?谁让你把鸡都宰了?知不知道这些鸡是这位军嫂的,现在你们不问问就都给宰了,让我们怎么还人家。”那个工作人员疾言厉色的质问道。

  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一扑棱脑袋,“这事我可不管,我就听我们领导的,我们领导让我宰了我就宰了,你们要找,找我们领导去。”他看了看沈云芳,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被放出来了。昨天他问他们领导的时候,领导还说,这个女人进去了不关上十年八年的肯定出不来,这才催着他赶紧的把这些鸡都宰了,说等下午就把这些鸡给上面的领导都分下去。

  “怎么了,在这吵什么?”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几个人身后响起。

  几人都转头看去,是个漂亮年轻的女人,穿着一身列宁服,只是肚子有些凸起,看起来有些别扭。

  “组长,你可算来了,他们说这些鸡人家要带走,你不是让我都宰了吗,这可咋整?”

  “云芳,你、你咋在这呢?”

  来人看到沈云芳一脸的震惊。确实震惊,这个时候应该被关着的人居然出来了她能不惊讶吗。

  “沈映雪,没想到你在这里上班。”沈云芳也挺惊讶,不过随即就想到,赵副主任就应该是她公公了。

  “呵呵,是啊,我现在在这上班。”沈映雪硬挤出来点笑容。

  “赵副主任是你公公吧?”沈云芳问道。

  “啊?啊,对,赵副主任是我公公,我才来这上班没几天。”沈映雪缓和过来,脸上也堆起了笑容。

  沈云芳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那堆死鸡,“这些鸡是我家的。”

  “啊?”沈映雪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云芳,难道、难道昨天晚上被抓来的人就是你?”

  太假了,沈云芳心里给了她不及格的评价,“对啊,昨天革委会的工作人员说有人举报我,需要我过来配合调查。”

  “那你这是……”沈映雪指了指,意思咋现在出来了呢。

  “已经调查清楚了,你公公亲自说我是被人冤枉的,那些举报也都是子虚乌有的,我可以回家了,并且昨天从我家抓走的鸡也要如数归还我。”沈云芳指了指那些死鸡。

  “不可能。”沈映雪下意识的喊道,随即就察觉出不对,赶紧解释道:“云芳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不可能做坏事。咱俩从小一起长大,你是啥人我最清楚了,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找我公公给你作证,你肯定是被冤枉的。”

  “不用了,我都已经出来了,都说我能回家了,就证明我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那些诬陷我的人。”沈云芳淡淡地说道。

  她现在可以肯定,沈映雪是知道她被抓过来的,而且很可能这些举报信也有她的手笔。

  沈映雪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直,她努力的想挤出笑容,但是效果不太好,“云芳,你看这事弄的,今天早上我就听说有人被抓来,这些鸡都是赃物,食堂的人给我报告说这些鸡没地方养,没东西喂,这才都给宰了的。没想到这些鸡都是你的,要是早知道,我肯定不能让他们这么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