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百二十一章审讯
  对面一共坐了三个人,中间就是那个革委会主任,右边是那个眼镜男,左边是那个王彪。

  至于那个主任是不是沈映雪的老公公,沈云芳判断不出来。就她知道的,沈映雪的老公公应该是副主任,面前的是主任,按理说应该不是同一人,不过没准人家在这段时间升职了呢。再说国人说话很有艺术性,一般副主任副市长什么的,下属在称呼的时候往往把前面的副去掉,换上姓氏来代替,所以在不认识真人的情况下,还真的很难确认对方的身份。

  不过即使对面的人真的是沈映雪的老公公也没什么太大的帮助,沈云芳估计平时沈映雪也不带说她什么好话的,所以还不如都不认识来的更加安全呢。

  “你就是沈云芳?”中间的赵主任拿腔拿调的问道。

  沈云芳这边还没说话呢,旁边的眼镜男就献媚的说道:“主任,这就是沈云芳,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错不了。”

  赵主任斜眼看了眼镜男一眼。

  眼镜男还毫无所见的点头哈腰的。

  对面的沈云芳真想大笑,瞬间觉得拍马屁其实也是一种学问,要是碰到那些没有眼力见的,弄不好拍不着马屁反而就拍马腿上了。

  “行了,交代一下吧。”赵主任没管眼镜男,接着趾高气昂的对着对面的沈云芳吩咐。

  “请问让我交代什么?”沈云芳好脾气的问道。

  其实即使她想发火也不能发,都说识时务为俊杰,她都身陷囹圄了,还不知道收敛,那可真不想好了。

  这次赵主任看了眼镜男一眼,眼镜男双眼发亮的猛拍桌子一下,确实吓的人一机灵,不过是屋里的人都被吓到了而已。

  “你给我老实点,赶紧的交代,你是怎么偷国家和集体的粮食的。”

  沈云芳一脸的惊讶,“我没有啊,我啥时候偷粮食了,你们可别给我乱按罪名,这么冤枉我我可是不答应的,我家八辈贫农,我爹是烈士,我男人是军人,我是军属,看到没有,我这肚子里还有……”

  “哎呀,行了行了,闭嘴吧,没问你的话都不准说。”眼镜男不快的打断了她的话。

  转头低声在赵主任耳边嘀咕了起来。

  赵主任点了点头,看着沈云芳的眼神就有些耐人寻味,“你的情况我们基本上都掌握了,现在不是摆身份的时候,明白的告诉你,你就是天王老子,在这里你也得给我猫着。当然政府也是有人情味的,你的身份确实很特殊,这样吧你先把自己的罪行交代清楚,我们在根据情况给你论罪,争取宽大处理。”

  沈云芳木木着一张脸,看了对面三人一眼,然后耷拉下眼皮,嘴里坚定的说道:“我没罪,我也没有偷集体的粮食,这些都是子虚乌有的事,你们不能诬赖我。”

  “哼哼哼~”赵主任从鼻子里哼了几声,“小同志,这么跟你说吧,要是没人举报你,我们不可能知道你是谁,既然能把你抓到这里来,就已经说明我们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即使你不承认,我们一样能定你的罪。”

  也就是说有人举报沈云芳,而且这些人已经掌握了沈云芳偷粮食的铁证。

  “我不知道这是得罪谁了,谁想害我,不过我也很肯定的说一句,我真的没有偷集体的粮食。我自己每年都能分四百八十斤粮食,就我自己吃,虽然还达不到顿顿吃干饭的程度,但是养活我自己肯定是没问题,所以我没有必要冒险偷集体的粮食。我自己家的粮食够吃,我偷集体的也没肚子装了,我何必呢。”沈云芳说的都是大实话。

  可是对面的几个人可不是这么认为的。

  “哼,你是吃饱肚子了,那你就说说,你家那……”赵主任说不下去了,转头看眼镜男。

  “三十五只。”眼镜男赶紧说道。

  “你家那三十五只鸡是拿啥喂的?”赵主任终于把话问完了。

  沈云芳有些奇怪的看了眼镜男一眼,要是没有记错的话,她家的鸡应该是四十一只啊。

  当初在家里留了四十三只,工作组来了给抓去两只,剩下的是四十一只啊。咋这个眼镜男一过手就变成了三十五只呢。

  “拿蚯蚓喂的,你们去我家的时候,应当看到过我家西屋养的蚯蚓,我平时就是用些野菜搀和着蚯蚓喂鸡的。”沈云芳解释道。

  赵主任看向眼镜男,眼镜男赶紧的又凑到领导耳边解释。

  他们去了里里外外的把沈云芳家搜查过了,也确实在西屋看到了一箱箱成坨了的蚯蚓,哎呀,别听当时多膈应人了。没有想到,原来沈云芳养那些蚯蚓是用来喂鸡的。

  “你不用狡辩了,我就没听说过谁家养鸡不喂粮食,就喂蚯蚓就行的。”眼睛男不相信。

  “我没说不喂粮食啊,只是加了蚯蚓进去之后,粮食就可是少加了,每天也就抓两把苞米面或者糠皮就够了,我自己家打粮食剩下的糠皮就够喂鸡的了。”沈云芳无辜的说道。

  对面的人面面相觑,他们知道鸡吃虫子,蚯蚓肯定也吃,澳门赌博网站:这么说她可能真的不用太多粮食就能把这老些鸡喂活了。

  赵主任敛着眼皮,心里琢磨,举报信里的内容可能是假的,不过既然鸡已经抓来了,人也带来了,没有道理就这么给送回去,昨天食堂就炖了两只小鸡孝敬上来了,要是今天人没罪给放出去了,那些吃了的被人拿了的小鸡怎么办,那些可是还不回去的了。

  赵主任阴狠的小眼睛往对面的沈云芳处扫了过去,这人即使真的没有问题,他相信只要在这待几天就有问题了。

  只是白瞎这么个白白净净的女人了。

  赵主任眼睛往下扫到她那挺着的肚子,厌烦的转开了脸,这么不知检点的女人,活该被定罪。

  沈云芳要是知道赵主任现在心里的想法,肯定挠死他的心都有了。你个臭流氓老流氓,我一个本本分分结婚怀孕的人是不知检点,那你个惦记别人家女人的又算个什么玩意,猪狗不如的东西。

  眼镜男和王彪都是跟着赵主任干过不少缺德事的人,所以光看着赵主任的脸色就知道要怎么做了,哼哼,只能是跟对面这个小媳妇说对不起了。

  眼镜男站了起来,“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给你坦白的机会你不要,那就别怪我们下狠手了。”(未完待续。)